-醫院。

急救室外的走廊上十分安靜。

隔了許久之後,林好好又給閻嶺打去電話。

電話還是打不通。

林好好抿了口氣,轉而給小劉打去了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她問:“小劉哥,你帶遙遙回到家了嗎?”

小劉回她:“剛剛回到家了,娟姨現在在陪遙遙小姐,保鏢也在旁邊看著呢,您彆擔心。”

娟姨?她不是和她好姐妹出去逛街了嗎?

小成不也去休息了嗎?

難道他們後麵又回去了?

林好好覺得不對勁兒,想著再給娟姨打個電話問問。

卻也是這時,溫清柔和閻翹迎麵走了過來。

閻翹走在前麵,眼睛哭得通紅,但看她的眼神裡明顯有憤怒。

林好好疑惑地看她。

閻翹很快到她身前,瞪著她就說:“林好好,你為什麼要偷偷地帶閻小遙走?“

林好好懵了懵。她怎麼知道她偷偷地帶閻小遙走的?

閻翹看她這反應頓時得到了答案,她又難過又氣憤,幾乎下意識就揚起了手。

啪!

一巴掌打在了林好好的臉上。

林好好冇有任何防備,人往後退了半步,半邊臉火辣辣地疼。

閻翹哭著叫道:“就是因為你!如果不是為了去追你和小遙,媽媽根本不會出車禍!”

林好好睜大了眼睛,“閻太太出門是為了去追我?”

“不然呢!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大哥對你不好嗎?我對你不好嗎?你為什麼還要帶小遙走!”閻翹越說越氣憤,頓時又衝到林好好的身前推了林好好一把。

林好好還是冇有防備,一下被她給推到了地上。

地麵又硬又冷。

她摔得很重,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卻冇有任何知覺。

她滿腦子都是閻翹那句如果不是為了追她閻太太根本不會出車禍的話。

這時,溫清柔又上前抱住了閻翹,“翹翹你冷靜點,我們先等媽的訊息吧。”

閻翹吸了吸鼻子,紅著眼睛衝林好好叫道:“林好好,我媽媽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就跟你絕交!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林好好狼狽地地上,緊擰著眉頭。

閻太太是為了追她纔出的車禍?

是為了追她纔出的車禍......

是為了追她......

是她,間接地害了閻太太......

雲城機場,一架飛機穩穩降落。

廣播開始提醒乘客拿好隨身用品準備下飛機。

商務座上,男人拿出手機,關掉了飛行模式。

丁昂坐在他身邊,迅速打開手機打了兩通電話出去。

不一會兒,他就對閻嶺說道:“閻少,兩個機場的負責人都說冇有看到林小姐和遙遙小姐,她們應該冇去機場。”

冇去機場?

閻嶺狐疑了下,這時剛恢覆信號的手機也彈出了許多條來電未接的簡訊提示。

有溫清柔和閻翹打來的,也有林好好打來的,而且林好好還打了好幾通。

她不是要把閻小遙偷走嗎,怎麼給他打這麼多電話?

還有溫清柔和閻翹,她們怎麼也打來這麼多?

叮~

倏地,手機彈出來電資訊。

是溫清柔打來的。

他把手機放到耳邊,問:“清柔,我剛下飛機,你找我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