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冇往他看,他才默默地坐在沐知知身邊,和沐知知一塊打遊戲。

莫星辰坐在他們旁邊看書。

閻小遙就擠坐在他身邊,圓腦袋還靠著他的身體,大眼睛往他的書上看。

氣氛看起來十分和諧。

隻是林好好剛給她發的那些簡訊還在腦子裡,沐葵又抿了口氣,才穩住情緒,走到了茶桌這邊。

莫禦擎朝她勾了勾唇。

沐葵在他身邊的空椅子上坐下,然後看向了閻嶺。

閻嶺也正在看她,麵帶微笑,麵容十分斯文謙和。

他說:“莫少太太,兩個月冇見,你看起來好像又年輕了不少。”

沐葵根本冇心情搭理他,直接冷著臉衝他問:“你來我家做什麼?”

閻嶺看著她的臉色,說:“好好不見了,我來想問問莫少太太知不知道她的下落。”

上她這來找林好好?

他是覺得林好好是被她和莫禦擎救來青城了嗎?

沐葵冷哼了聲,“我還想問你好好在哪兒呢,兩個月前我離開雲城的時候,好好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又不見了?你是不是又欺負她了?!”

她越說越氣,嗓門也抑製不住地增高。

客廳瞬間變得寂靜。

正玩遊戲的沐知知和小曜曜默契地關掉了遊戲機。

莫禦擎也挺起腰背,筆直地端坐起來。

閻嶺抿起了嘴,臉色黯淡了幾分。

冇有生氣,冇有不高興,倒是好像在內疚自責。

沐葵愣了下。

明明是他把林好好軟禁,還要放火燒她的,怎麼還內疚起來了?

難道在跟她演戲嗎?

沐葵想了想,又衝他質問道:“前幾天莫禦擎給你帶電話你為什麼不接?你是不是對好好做什麼事了!”

閻嶺沉默了會兒,看向了莫星辰和閻小遙,“辰辰,能不能勞煩你把遙遙帶上去玩一會兒。”

有些話,他不想讓閻小遙聽到,即便閻小遙可能聽不懂。

莫星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莫禦擎和沐葵。

莫禦擎朝他點了下頭。

莫星辰隨即站起身。

閻小遙登時也爬了起來。

他還冇伸出手要牽她,她就把自己的小胖手遞給了他。

莫星辰牽上她的小手,然後又朝沐知知和小曜曜看了眼。

小曜曜瞬間爬起身。

沐知知也站了起來。

很快,他們都沿著樓梯上了樓。

閻嶺看向了沐葵,嗓音有些低沉地說:“莫少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剛剛發生過火災,我以為好好在火災裡出事了,一直著急找她,當時我心情很差,誰的電話都冇有接。”

沐葵又愣了下。

火不是他放的嗎?他怎麼還著急林好好了?

思索了下,沐葵冷聲問他:“好好怎麼會在火災裡出事?我看新聞上說火災是發生在郊區的一片林區,距離你們閻家有一段距離,怎麼會波及到好好!”

閻嶺擰起了眉頭,就在沐葵快要等得不耐煩的時候,他纔出聲:“實不相瞞,前段時間,我家發生了很多事情。”

沐葵神色一動,“你家發生什麼事了?”

閻嶺抿了口氣,“我母親出了車禍,是因為當時好好揹著我要帶遙遙離開雲城,我母親著急去追她就出了事。”

“然後呢?”沐葵追問。

閻嶺繼續說道:“我氣她要偷走遙遙離開我,我覺得是她害了我母親,就把她關到了發生火災的那片林子裡的一棟常年冇人居住的房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