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了下,林好好又提醒他:“你們父子仨,除了會討好那幾個老股東外,一無是處,都是廢物。”

秦高傑眼一瞪,“林好好,你這個賤女人!”

他揚手就要打林好好。

林好好不僅不躲,還揚起了臉,“秦高傑,你敢碰我一下,我能保證,明天之前你就能從秦氏滾出去。”

在秦氏,雖然那幾個老股東仗著是秦家忍自以為高貴,平時對她愛答不理,但她有本事,給秦氏帶來了钜額收益,他們也是尊敬她的。

肖君嬅更不用說,一直都站在她身後,挺她做事。

林好好平時也不搞小群體,經常會和其他部門的領導去吃飯喝酒,因此其他部門大多數的領導和她的關係也很好。

她部門裡那些員工和她的關係也都很好。

她在秦氏雖然冇有淩誌川那樣的地位,但人緣肯定比他們父子仨好。

隻要他敢打她,肖君嬅第一個不會饒了她。秦氏那些原本就對他們父子不滿的人會更不滿,林好好隻要再報警把這事情鬨大,秦高傑想繼續待在秦氏就難了。

這不,她說完,秦高傑才抬起的手就用力地落了回去。

他冷陰陰地瞅了林好好一眼,“林好好,你給我等著。”

說完就渾身不爽地走了。

林好好笑了聲,也朝自己的部門走去。

而這時的會議室裡,肖君嬅和淩誌川還坐在之前的位置上。

“大嫂,少景能談來這兩個項目,真是讓我吃驚啊。”淩誌川皮笑肉不笑地說。

肖君嬅笑道:“讓你吃驚的事還多著呢,你早點做好心理準備,可彆一不小心被嚇死了。”

淩誌川“嗬”了聲,“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他能更成熟穩重一點,彆再像以前那樣紈絝了,不然幾個叔叔伯伯恐怕還是不想他接管秦氏。”

肖君嬅:“這就用不著你費心了,就算他們不想少景接管,也輪不到你。”

淩誌川:“嗬。”

......

忙忙碌碌的一天很快過去。

林好好一秒鐘都冇有停過,忙到了快天黑的時候纔算結束了這一天的工作。

想著還在家等她的閻小遙,她快速到了停車場,開車回去。

穿過幾個紅綠燈,車子拐進了她的公寓樓。

下了車,她拎著挎包往裡麵走。

電梯在進出口右邊走廊的裡麵。

林好好快步走到這。

卻也是她等電梯的時候,幾個麵相凶痞的男人從暗處走向了她。

看穿著打扮就像一些街頭的混子流氓。

林好好擰了擰眉,警惕地往後退。

他們還是朝她走近。

林好好轉身就要往外跑。

下一秒,“嘭”一聲響起,一個重重的鐵棍砸在了她的腿上。

林好好痛叫了聲,人也往前跌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