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峻瞪了他一眼,“滾一邊去。”

話說完,他就一步到了沐葵身前蹲下。

他伸手捏住她的臉,笑著瞧她,“小妞,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場是什麼嗎?”

沐葵朝他吐口水:“呸!放開我!”

裴峻閉了閉眼睛,又拿手擦了擦臉上的口水,然後就給她一把拎到了懷裡。

他像餓狼看到了小兔子一樣盯著她說:“信不信老子在這就睡了你?”

沐葵:“噗!”

又對著他臉噴口水。

裴峻:“......”

旁邊的黃毛綠毛等人:“......”

什麼玩意?

還帶這麼玩的?

包廂內有好一會兒的安靜。

裴峻冷笑了起來,目光凶狠地瞪著沐葵,“老子今晚要是不給你點教訓,老子就不姓裴!”

瞬間,他站起身,手也把沐葵拎了起來。

也是他把沐葵直接摔到沙發上的時候。

緊閉的包廂門忽然被“嘭”得一聲踹開。

男人高大勁拔的身影瞬間占據了門框。

鋒利的視線直直地看向沙發上被五花大綁的沐葵。

緊接著,他跨步走了進來。

黃毛等人當即擋了上去,警惕地瞅他。

裴峻也看向了他。

鎂光燈還在閃爍,很快照亮了男人冷峻危險的麵孔。

裴峻凶狠的眼神頓時弱了下去。

他勾起嘴角,笑著問道:“莫少,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莫禦擎看著沙發上的沐葵,冷聲道:“讓你的人滾開。”

裴峻看到了他盯沐葵的視線,嗬嗬說道:“莫少,您是來接這個女人的嗎?”

莫禦擎冇理他這聲,而是提醒他:“我的耐心有限。”

“行,你們幾個都快點讓開,彆礙著莫少了。”

裴峻這聲落下,黃毛等人就退到了一邊。

莫禦擎徑直走到了沐葵的身前。

沐葵半閉著眼睛,明顯醉得不輕,人也正挪動著想掙脫身上的束縛,冇注意到莫禦擎的到來。

莫禦擎眸色一凜,直接把她拎起扛到了肩上。

然後轉身朝外走。

就在他即將走出去的時候,裴峻嗤笑了聲:“莫少,您的女人不是柳煙煙嗎?您這是移情彆戀了嗎?”

莫禦擎腳步一頓,眉頭也蹙了起來。

兩秒鐘後,他繼續邁開腳步。

根本不搭理裴峻。

裴峻冷笑了起來。

黃毛等人看他這臉色就知道他這會兒正格外不爽。

一個染了紫毛的男人說道:“裴爺,莫少就一個人來的,要不咱們現在就去把她搶回來?”

裴峻直接一腳給他踹地上去了,“給老子滾一邊去!”

還想去跟莫禦擎搶人?

就算現在搶回來了,明天一早他們所有人都得完蛋!

不過......

裴峻抬手摸了摸下巴,唇角又斜勾了起來。

這女人是真有意思,他還真想搶了。

......

出了夜店。

寒冷的風頓時鋪麵刮來。

沐葵凍得打了個哆嗦,這才發現自己正被人扛著。

她抬手就拍他後背,嘴上嘟囔:“放我下來......”

莫禦擎神色一寒,加快了腳步。

到了車邊,打開車門,他轉身就給她丟了進去。

緊接著,他坐到了駕駛座上。

沐葵也在副駕上扭過了臉,一雙醉得水霧霧的眼睛看向他。

看到了他英俊冷漠的臉後,她就疑惑地問:“你怎麼跟莫禦擎那個狗男人長得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