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向來安靜冇有任何情緒的小傢夥,在說到能和她一起生活一起睡覺的時候,不僅眼睛亮了,嘴角都翹了起來。

沐葵擰起眉頭,懵住了。

而沐知知顯然聽進了他的話,她噘嘴說道:“可是臭壞蛋要是又欺負媽媽怎麼辦?”

莫星辰說:“我們一起保護媽媽,不讓他欺負媽媽。”

沐知知:“可是萬一他趁我們上學的時候欺負媽媽怎麼辦?”

莫星辰想了想,說:“太奶奶和祝爺爺會幫我們看著的。”

沐知知抿起了小嘴。

沐葵也抿起嘴,斂下了思緒。

這時,老管家過來叫他們吃飯了。

沐葵應了聲,把他們帶了出去。

小丫頭握著她一隻手不放,莫星辰也軟軟地握著她的手。

老太太說:“小葵,吃過晚飯再回去吧。”

沐葵看著兩個不想和她分開的小傢夥,應了聲:“好的奶奶。”

豐盛的晚餐被端上桌。

沐葵和兩個小傢夥坐在一側。

莫禦擎坐到了她的對麵。

老太太看了看他們,笑著出聲:“快吃飯吧。”

沐葵應了聲,和兩個小傢夥一塊吃飯。

期間,莫禦擎給沐知知夾了一塊她愛吃的烤雞腿。

沐知知哼了聲,但還是把雞腿啃了。

一頓飯還算平和地過去。

飯後,沐葵陪他們玩了會兒,等他們回房休息了,她才離開。

就是快走出客廳的時候,坐在沙發上的莫禦擎叫了她一聲:“把花拿上。”

沐葵隻得折身回去,從茶幾上把那捧玫瑰花抱了起來。

莫禦擎瞧著她,又說道:“明天週六,我打算帶知知和辰辰出去玩,你要一起嗎?”

沐葵當然想陪孩子。

但他這邀請似乎有彆的意思。

她想了想說:“我明天可能有事——”

“明天早上九點,我帶他們到你那接你。”

她話還冇說完,他就打斷了她,口氣強勢,冇有拒絕的餘地。

沐葵喉嚨哽了下,忍不住瞅他。

莫禦擎勾了勾唇,問:“怎麼,你還有彆的問題嗎?”

沐葵冇理他,抱著花就走了出去。

......

然後隔天早上,還不到九點鐘,沐知知就在門口叫她了。

沐葵也早就吃過了早飯在等他們。

聽到叫聲,她當即走了出來。

隻見沐知知穿著嫩粉粉的毛絨小大衣,戴著一頂小帽子,歡快地朝她揮手。

莫星辰站在她的身邊,穿著藍色的小大衣,圍了一個小圍巾,眼睛也巴巴地看著她。

他們的身後,莫禦擎正慵懶地倚靠著車門。

他穿著深色的長款大衣,裡麵是休閒襯衣和修身長褲。

劉海隨意地落在鬢角,下方的麵容精緻又俊美。

沐葵看向他的時候,他就朝她彎起了唇角,“早上好。”

沐葵目光怔了怔。

好幾年前,大約是她剛懷上孩子的那段時間,那時候她還不知道他和柳煙煙的事,她很多時候都幻想過一個場景。

那個場景裡,他和可愛的孩子站在一起,一起等她,一起對她笑。

就如同現在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