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雪一愣,轉頭盯著李萬峰,冷冷道:“李董,什麼事?”

見李萬峰也介入來,呂雪心裡很不滿。

“呂雪,我兒子的視頻在網上傳了個滿城風雨,令我李家淪為所有人笑柄,這一切,都是拜葉風所贈,今天就在這裡算清恩怨,所以他還不能走。”李萬峰滿眼仇恨,咬牙說道。

葉風一聽,這才知道這箇中年男人原來是李龍斌的父親李萬峰。

嘴角馬上勾起一絲嘲諷的笑意,戲孽的比劃著雙手:“原來你就是李龍斌那個小畜生的老畜生父親?”

“父子同心,你兒子已經償過了五百斤胖女人的滋味,你要不要也嘗試一次?”

李萬峰看不懂啞語,一臉懵逼,但從葉風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好像一點也不把他放在眼裡。

呂媚兒一見,立即幫他翻譯起來,“李董,那個廢物說你兒子李少侮辱他老婆倆姐妹,問你也要不要,”說完咯咯笑了起來。

她故意把胖女人換成了呂雪姐妹,明顯是在對呂雪言語汙辱,發泄對呂雪夫妻的不滿。

他的話一說完,鄭元和趙少俊立即鬨笑起來。

鄭元嘻笑著道,“姨父,不錯啊!那個廢物居然要您嘗試他的老婆和妻妹,這麼好的事,您可不要拒絕他的好意啊!”

被呂媚兒扭曲意思汙辱,呂雪頓時氣得漲紅了臉,瞪著呂媚兒和鄭元暴了粗口:“你們這對狗男女,太無恥了。”

呂雪話音剛落,一道人影飛閃。

“啪!”

“啪!”

葉風已在電光閃石之間,扇了呂媚兒和鄭元各一巴掌。

呂媚兒和鄭元相隔也還有點距離,但葉風在所有人還冇弄清怎麼回事就扇了倆人各一巴掌。

這身法之快,簡直不可思議。

鄭元和呂媚兒一臉呆滯,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葉風扇了倆人各一巴掌,就像冇發生過什麼事一樣,一言不發,滿臉寒意站在呂雪身邊。

半晌,鄭元回過神來,怒不可遏,厲聲狂吼:“廢物,居然敢打我,你是在找死,你可知道我是誰?我是江海一流家族的少家主,惹上我,你完蛋了。”

呂泰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鄭元今天是來談合作加提親的,也是他想巴結的對象,如今在他的公司被葉風扇耳光,要是鄭家怪罪下來,他可無法交代。

葉風一再冇把他當存在,一張老臉再也無法放下去了,忍無可忍,咆哮著道:“你這個廢物,居然當著我的麵打鄭少,你真是狂妄到逆天了,我宣佈,從這一刻起,你被逐出呂家,立即給我滾。”

呂雪一聽,急紅了眼,呂媚兒和鄭元對她汙言穢語,老爺子明明知道,卻專門針對葉風。

心裡很是氣憤,立即抗聲道:“事情是他們倆人挑起的,為何你就隻針對葉風一人?”

老爺子正在氣頭上,見呂雪居然也對他不服氣,立馬厲聲喝道:“閉嘴,你再敢幫他說話,我連你也逐出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