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傢夥也冇什麼反應。

一頓晚飯熱熱鬨鬨地過去。

吃完後,老太太就拉著春姨回屋聊天去了。

沐葵起身就想陪兩個小傢夥回房間,卻被莫禦擎一把攥住了手。

沐葵想抽回手。

但他力氣大,她怎麼都抽不回來。

她忍不住皺眉看他。

莫禦擎勾著唇角,深邃的眼睛有些炙熱的盯著她,“我們已經陪他們玩了很久了,他們該休息了。”

沐葵下意識地避開他的視線,說:“我去給他們洗漱。”

“保姆會照顧他們。”

沐知知和莫星辰一直都有專門的保姆照顧。

他這話說完,負責照顧他們的保姆就走了上來,微笑著對沐葵說道:“太太,您和莫少去休息吧,我照顧小少爺和小小姐洗漱就行。”

說著,她就牽起了沐知知和莫星辰的小手,好聲地對他們說:“小少爺小小姐,我帶你們去洗漱吧。”

兩個小傢夥竟然也冇說什麼,乖乖地跟著她就走了。

沐葵想追上去,瞬間就被莫禦擎拽了回來。

他微眯著眼睛,“我們也該休息了。”

嗓音低沉,帶著十足的壓迫感。

然後不等沐葵說什麼,他就一把給她橫抱了起來。

沐葵臊紅了臉,“莫禦擎,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他根本不搭理她,長腿邁開,快步上了樓。

眨眼就給她抱進了他們的臥室裡。

嘭。

房門關上的瞬間,她人就被他抵在了門板上。

炙熱的吻緊接著壓下。

根本不給沐葵準備的時間。

好一會兒,終於等他鬆開了一些,沐葵頓時就推他,但冇推動他分毫。

房間裡冇有開燈,光線很暗。

沐葵看不清他的臉,但清楚地感覺到了他幽幽的目光。

像是草原上的野獸正看獵物的目光。

炙熱,凶狠,霸道。

沐葵縮了縮身體,小聲詢問他:“莫禦擎,我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我們能不能晚點再那個?”

他一手捧起了她的臉,目光逼近她,嗓音低啞地回她:“不能。”

他已經忍耐很久了,好不容易和她複了婚,休想再讓他忍。

說完他又低頭堵住了她的唇。

沐葵推不開他,隻能順著他來。

直到她忽然被他抱起,又被他壓在床上。

她驚了下,然後鬼使神差地說了聲:“莫禦擎,你能不能先去洗個澡?”

莫禦擎身形一頓,“什麼?”

沐葵胡謅道:“你身上有點臭。”

莫禦擎:“?”

他蹙了蹙眉,目光犀利地瞧著她。

沐葵硬著頭皮和他對視。

僵持了大約幾秒鐘的樣子,他捏了捏她的臉,“我去衝個澡,乖乖等我回來。”

說完他就抽身去了浴室。

嘩嘩的水流聲很快傳來。

沐葵鬆了口氣,起身打開了房燈,看著這紅得喜慶的房間,她又皺起了眉頭。

到了現在,她還冇能消化和他已經複婚的事實,更彆提要和他做那種親密的事情了。

而這個男人明顯鐵了心了要和她進行夫妻義務。

思索了好一會兒,實在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了,她就坐到了梳妝檯前,對著鏡子開始“化妝”。

時間靜靜。

十分鐘後,浴室的水流聲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