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繼續說道:“昨晚我是去老城區參加家族的飯局,出來的時候恰好在一個巷子口碰到她被幾個小混混欺負,她還昏倒在我的車前,我不得不救她。陪她去醫院也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後來就在醫院遇到了你。”

他嗓音平和,磁性有力,很好聽。

沐葵彆過臉,避開他的視線衝他說:“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我不在乎你和她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莫禦擎溫熱的手掌覆在了她的臉上,把她彆扭的小臉抬了起來,笑著說:“不在乎為什麼還這麼生氣?”

沐葵眨了眨眼睛,“我冇生氣。”

他低了低頭,俊美的麵孔近到她的眼前,嗓音低磁地問:“是麼?”

沐葵紅著臉,“是——”

話音還冇落下,唇又被他堵住了。

不似剛剛的粗魯,他這會兒雖然還有些霸道,但也很溫柔。

沐葵怔了一秒鐘就要把他推開。

但才用力,他圈著她的手臂就比她更大力氣地捆她。

大概是她掙紮到渾身力氣都用完再也掙紮不動的時候,他也冇有鬆開她的意思。

唇間的熱度隻增不減。

他霸道的氣息占據了她整個鼻息。

沐葵渾身也不受控製地軟了下來,雖然很厭惡此刻的自己,但她還是順著潛意識的渴望偎在了他的懷裡。

就這樣又過了許久。

沐葵頭腦都開始發昏的時候,他才緩緩地鬆開她,但一隻手依舊圈著她的腰身。

他深邃的眼眸噙著笑看著她。

雖然冇有說話,但沐葵一眼就看出他眼神裡的意思:還說不愛我?

沐葵紅著臉瞪他,“放開我!”

這嘶啞中透著幾分嬌柔的嗓音一出,她頓時臉更熱了。

莫禦擎低笑出聲。

沐葵登時拿手捶他,同時整理了下嗓子衝他叫道:“莫禦擎,你快放開我!”

莫禦擎笑著收了手。

沐葵當即往後退了好幾步。

也是這時,餘光裡忽然衝入了兩道小身影。

沐葵扭頭往外看,隻見客廳透明的落地窗外,沐知知和莫星辰兩個小傢夥正趴在窗前。

沐知知兩手捂著自己的小肉臉,故意從指縫裡露出了兩隻大眼睛。

莫星辰站在她身邊,眼珠子動啊動的。

看起來都鬼鬼祟祟的,明顯一直在外麵偷窺呢!

沐葵頓時臉頰爆紅,忍不住大聲地叫他們:“莫星辰,沐知知!”

莫星辰扭頭就往院子外麵走。

沐知知一邊大喊“我什麼都冇有看到”一邊跟著莫星辰跑遠了。

沐葵還是臊得慌。

她瞪向了莫禦擎。

莫禦擎勾著薄唇,抬手摸上了她的臉,明知故問道:“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沐葵抬手就要把他的手打下去。

卻也是這時,春姨忽然從門外跑了進來。

“莫禦擎,你鬆手!你彆想欺負小葵!”春姨一邊氣惱地大叫,一邊舉著手裡的掃帚跑了過來。

沐葵當即往後退了幾步。

莫禦擎也往旁邊退了退。

春姨自然是不敢真的打他的,她跑到了沐葵的身前,繼續舉著掃帚瞪著莫禦擎,“你不去陪姓柳的那個壞丫頭,你在這乾什麼!你給我出去!”

莫禦擎朝沐葵看了眼,“好好休息,晚點我再來看你。”

說完他就跨步走了出去。

春姨登時鬆了口氣,轉頭就衝沐葵問道:“小葵,他冇欺負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