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張小臉都十分嬌媚。

莫禦擎喉嚨滾了下。

不等沐葵緩過氣來,他又捧起她的臉吻上了她。

沐葵:......

他大爺的!

終於等到他再次鬆開她,她忙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就罵他:“莫禦擎,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莫禦擎就彎著唇角,笑得魅惑地瞧著她。

沐葵暗暗碎了聲神經,然後就拎起揹包朝外麵走。

莫禦擎隨即跨開長腿跟了上去。

無論沐葵走得有多快,他都能跟在她身邊。

最後沐葵隻好小跑了起來。

一口氣小跑到了停車場,來到了自己停車的位置,然後拿出鑰匙打開了車門。

卻也是這時,另一邊傳來了車門被拉開的聲音。

沐葵抬眼就見他人已經坐在了副駕上,還朝她勾了勾唇。

已經到這一步了,沐葵也不好再把他趕下去。

瞅了他一眼,她就快速坐進車裡,雙手轉動方向盤,將車開出了學校。

辦公樓上,她辦公室隔壁的辦公室窗前,莫雲修頎長的身影正站在這,清冷的目光眺望著那輛開出校門即將消失在拐彎口的小車。

一會兒後,他拿出手機,發了一條訊息出去。

......

三天後。

這天沐葵在美院還有兩節課。

和之前一樣,早上她把兩個小傢夥送去幼兒園後,就來到了美院。

一個白天充實地度過。

傍晚,她拎著揹包走出辦公室,朝著停車場走去,打算回家。

卻也是她才走到停車場的時候,一個穿得挺整齊但頭髮有些淩亂的陌生男人忽然冒了出來。

沐葵來不及反應,他就到了她的身邊,還把一把手槍抵在了她的腰上。

沐葵渾身一僵。

他目光凶狠,壓著嗓音說:“不許叫,敢叫我現在就殺了你!”

沐葵渾身冒了一層冷汗,嘴上小聲地說:“你想要錢嗎,我可以給你。”

男人卻冷笑著盯著她的臉看,“我不要錢,我隻想要姓莫的去死。”

沐葵目光一變,“什麼姓莫的?我不認識,你找錯人了吧?”

“少跟我裝蒜,我知道你是莫禦擎的老婆。”

沐葵強作鎮定,嘴上繼續說道:“我和他早就離婚了,現在和他冇有任何關係。”

“少廢話!”他又加重力氣拿槍口抵著她的腰。

沐葵忙閉上了嘴。

男人見她老實了,冷哼道:“跟我出去,敢耍什麼花樣,我立刻殺了你。”

停車場旁邊就是美院的一個出口。

他逼著沐葵朝出口走。

槍口就抵在腰上,他隻要摁下扳手,沐葵的肚子估計就要被擊穿,沐葵還不想死,隻能配合他走了出來。

很快就走出美院,來到了一條僻靜的小路上。

沐葵正想再勸勸他,忽然後頸被狠狠捶了下。

她兩眼一昏,頓時冇了意識。

......

莫氏大廈。

莫禦擎剛剛結束一個重要的會議,正從會議室出來,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

是沐知知打來的電話。

他將手機放到耳邊,小丫頭甜甜脆脆的嗓音很快響起:“臭壞蛋,我和哥哥都在門口等了大半天啦,你和媽媽怎麼還不來接我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