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鬆,反而又往前一小步,把她死死地壓在身前,抵在牆上。

然後低頭到她耳邊,嗓音冰冷又低啞:“你如果想和他在一起,就彆想帶走知知和辰辰!”

沐葵目光一驚。

他是故意把知知辰辰扣在這,故意要引她來的?!

不,這不是重點。

她好心帶知知和辰辰來看他,他卻扣了兩個孩子,反過來要威脅她?

這是人乾的事?!

沐葵忍不住罵道:“莫禦擎,你就是個混蛋,早知道我就不該帶他們來找你!”

莫禦擎低笑了聲,“我是不是混蛋,你不早就知道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冷峻的麵孔又到了她的眼前,鼻尖蹭著她的鼻尖,淺薄的唇就在她的唇上,隻要稍一動,就能吻上她的那種。

而同時,他掐著她腰的大手忽然放輕了動作,指腹有意無意地磨搓著她的腰。

沐葵渾身一麻,“你住手!”

他繼續磨搓,同時噙著她的唇,一邊吻一邊問:“你們睡了多少次了?”

沐葵當即咬牙抿緊了嘴。

“每天都睡在一起麼?”他又問,嗓音陰鷙得嚇人。

沐葵目光顫了顫,但這點恐懼根本比不上她此刻的氣悶。

要是能打過他,她一定把他揍成豬頭!

“莫禦擎,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是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沐葵強製自己冷靜下來,又對他說:“你現在都自顧不暇了,你把知知和辰辰留在這你也照顧不好,你要是還是個做父親的,就趕緊放了我,讓我把他們帶走。”

“把他們帶去哪兒?去和他們的小叔叔生活在一起嗎?讓他們去認他做父親嗎!”他嗓音驟寒,冷得嚇人。

沐葵渾身哆嗦了下,吸了口氣,她鎮定地回他:“你彆激動,我不會違反離婚協議的內容再婚的,我和雲修就是普通的戀人,我不會讓辰辰和知知認他做父親的,他們以後依舊是你的孩子。”

“嗬。”他陰鷙地笑了聲,“沐葵,你到現在還覺得我不讓你再婚,隻是因為不想讓孩子認彆的男人做父親嗎。”

“不然呢?總不能是因為不想讓我嫁人吧?”沐葵很不解,又忍不住冷笑,“莫禦擎,你是覺得我不知道你的真愛是柳煙煙嗎?”

她說完,這封閉的包廂就安靜了。

光線太暗,沐葵看不清他的臉色,隻能感覺到他的呼吸似乎很壓抑。

但他這樣的沉默也足以說明他被她給說中了。

不一會兒,見他還不吭聲,沐葵掙紮了兩下,不耐煩地說道:“莫禦擎,你快鬆開我,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得帶辰辰知知回去了。”

他依舊把她摁在牆上,嗓音低沉地說:“他冇你想得這麼好。”

‘他’說的明顯是莫雲修。

沐葵當即懟他:“他再不好,也比你對我好一萬倍!”

空氣又變得安靜。

沐葵才鎮定下來的情緒又忍不住煩悶起來,“莫禦擎,你是忘了你之前對我做過的那些事了嗎?雲修他可不是你,他尊重我照顧我,每次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都是他出現救了我,如果冇有他,我早就死透了!”

空氣寂靜了幾秒鐘,他沉聲地問:“所以你就要和他在一起?”

“不然呢?難道還要和你這個差點把我折磨死的狗男人在一起嗎唔——”

不等她罵完,嘴就被狠狠地堵住。

他強吻著她,比之前的力氣更大。

哪怕她又咬破了他的嘴唇,他也冇有鬆開她的意思。

甚至,還一手扯開了她背後的衣服拉鍊。

沐葵渾身一個激靈,頓時拚儘全力地掙紮,用力地咬他。

但即便這樣,他還是冇有鬆開她的意思,反而將她更用力地抵在了門板上。

一直到,門外忽然響起猛烈的打鬥聲。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