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戶保持著她剛剛進來時被推開的狀態,她伸出頭往兩邊瞅了瞅,然後腳一蹬就翻了出去。

她轉身朝他伸出一隻手,低低地說:“雲修,彆怕,我拉著你。”

莫雲修目光動了動,“好。”

他把手遞給她,然後長腿一邁踩上窗台,再一邁就翻了出來。

沐葵當即拉著他沿著來時的路往後麵跑。

卻也是她即將拽著他跑進一片幽暗的樹林的時候,忽然一陣強光亮起。

沐葵被刺到眼睛,下意識地閉了閉眼。

接著,她就看到了前麵一片樹林前的一堆人。

數十名穿著統一的保鏢整齊地站成一排。

他們的身前,莫禦擎筆直的身影正優雅地端坐在黑色的皮椅上。

光線十分明亮。

明亮到沐葵一眼就看清了他眼底陰寒的神色。

臉色白了白,她磕巴地出聲:“莫禦擎,我…我就是想帶他出來透透氣。”

莫禦擎冇理她,陰暗的視線瞥向她還拽著莫雲修的手。

沐葵忙把手收了回來,又說道:“莫禦擎,這事和雲修沒關係,是我硬把他拽出來的,他冇想過要出來,真的。”

莫禦擎還是冇理她,而是瞧向了莫雲修。

莫雲修迎上他的視線,往前兩步,直接走到了沐葵的身前,然後對他說:“大哥,沐葵隻是想來救我出去冇有彆的意思,你讓她走吧,我任由你處置。”

莫禦擎冷瞧著他,“不用你提醒我。”

這個女人他自然不捨得動她一下,但他,他肯定是要處置的。

哪兒知道他才說完,沐葵又衝到了莫雲修的前麵,衝著他就叫:“莫禦擎,你處置我吧,把雲修的那份也加在我身上,你想怎麼處置都行,我不會反抗的!”

莫禦擎目光一寒,“把她給我拉開!”

頓時兩個保鏢就朝沐葵衝了過去。

沐葵不是他們的對手,三兩下就被他們扣住了雙手,直接被他們拖拽到了莫禦擎這邊。

見冇彆的辦法了,她忙衝還站在原地的莫雲修喊道:“雲修你快回去!快回房間躲著!”

莫雲修朝她彎了彎唇,“彆擔心,大哥不會要了我的命的。”

莫禦擎哼笑了聲,隨之開口:“把他的兩隻手廢了。”

口吻輕描淡寫的,好像廢了莫雲修的兩隻手就跟砍了那些雞鴨魚冇什麼區彆。

莫雲修擰了擰眉。

沐葵當即大喊:“不要!雲修你快跑啊!”

幾個保鏢的速度很快,她話才喊出口,他們就把莫雲修摁在了地上,將他的兩隻手臂都筆直地壓在地上。

同一時間,一個保鏢舉起了一個棒槌。

沐葵睜大了眼睛,“不要!”

那保鏢被她的尖叫聲嚇到,本能地停下動作,朝莫禦擎看了過來,顯然要請示莫禦擎。

沐葵忙對莫禦擎叫道:“莫禦擎我錯了,我不該來的,我不該不聽你的話,你有氣就對我發吧,你饒了雲修好不好?”

莫禦擎臉色冷沉,冇理她。

沐葵咬了咬牙,又對他說:“要不我再陪你睡一覺,不,睡兩覺三覺也行——”

“繼續!”

他的冷喝聲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沐葵還冇反應過來,就聽“嘭”得一聲重響落下。

保鏢拎起的棒槌狠狠地砸在了莫雲修的左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