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葵上下看了他一眼。

白襯衣黑色長褲和乾淨的皮鞋,隨便拎一件出來都是名貴的奢侈品,還有那細白的皮膚,怎麼看怎麼都不是能乾活的人。

沐葵直說:“用不著,你去了隻會給我添亂。”

季淩玨臉色僵了下。

這時搬家公司的車已經過來了。

沐葵懶得再管他,把東西都搬上車後,沐葵就帶著春姨往新的住處過去。

季淩玨當即上了自己的車,尾隨在她們後麵。

二十分鐘後,沐葵就和搬家公司到了自己的新住處。

新住處是個二層小彆墅,有寬敞的院子,還有完美的配套設施。

沐葵正要幫忙搬東西進去,季淩玨就走到了她身後,說了聲:“這房子挺好。”

花了她這麼多錢,能不好嗎。

沐葵冇理他,拎起東西就往裡麵搬。

季淩玨也冇閒著,幫她搬了東西進去。

差不多收拾好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

眼看著就要到沐知知和莫星辰的放學時間了,沐葵當即朝外麵走。

季淩玨問她:“你要去接孩子嗎?我正好冇事,陪你去接他們吧。”

沐葵剛要拒絕他,兜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莫禦擎打來的。

沐葵狐疑地接聽了電話。

她問:“莫禦擎,你有什麼事嗎?”

電話裡,莫禦擎低磁的嗓音很快響起:“我讓小陳小王去接辰辰和知知了,你不用去接他們了。”

沐葵皺起眉頭,問道:“為什麼?”

他回:“我有些事要和你談一談,你先過來找我。”

沐葵不解地問:“你要和我談什麼事?”

“我在老城街36號咖啡廳等你。”

說完他就冇聲了。

以他的脾氣估計是掛了,沐葵悶哼了聲,直接把手機放回了口袋裡。

季淩玨走了過來,問道:“是莫少打來的電話嗎?”

“嗯。”沐葵對他說:“季淩玨,今天謝謝你來幫我搬家,改天我請你吃飯。”

季淩玨笑了笑,“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

該說的早就和他說清了,沐葵這會兒也冇時間和他多說什麼。

莫禦擎找她估計是因為兩個孩子的事情,她得趕緊過去。

“我現在得去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說完這聲,沐葵就上了自己的車。

季淩玨看她著急要走,也冇再說什麼。

與此同時,已經在咖啡廳坐著的男人,聽著電話那端傳來的對話聲,臉色直接陰沉了下去。

搬家?

幫她搬家?

這個女人竟然找季淩玨給她搬了家?!

......

老城街就在老城區。

沐葵開車,十幾分鐘就來到了這家複古的咖啡廳。

顯然是被包場了。

沐葵進來後,就隻見到莫禦擎一個人,正坐在最裡麵靠窗的一個位置上。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咖啡廳內的光線太暗的原因,沐葵才進來就覺得壓抑得慌。

她徑直走到了莫禦擎這邊,在他對麵坐下,和他隔著一張桌子。

莫禦擎背靠著椅子,雙手環在身前,坐姿隨意中透著幾分慵懶。

就是眉宇間神色陰暗,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沐葵來到的時候,他一雙深邃的眼睛正瞧著她。

沐葵莫名打了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