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仨人膩歪了好一會兒才分開。

沐葵和他們一塊坐在地上,接著就聽沐知知的小嘴叭叭地說起了在幼兒園見到莫星辰和莫星辰相認的經過。

說完她就揚起小胖臉,一副要獎勵的模樣。

沐葵笑著低頭在她的臉上親了下,“知知真棒。”

沐知知嘿嘿地笑。

這時莫星辰也忽然朝她揚起了包子臉。

小臉上的神色很安靜,看不出什麼情緒,隻有兩隻漂亮的大眼睛期待地盯著她看。

沐葵當即也在他的小臉上親了親,“辰辰也很棒。”

莫星辰笑著抿了抿小嘴。

沐葵接著就問他:“辰辰,你能和我們說說你在家裡的生活嗎?”

她很想知道他這三年的生活。

如果柳煙煙苛待了他,她哪怕魚死網破也要把他從莫禦擎那搶回來!

沐葵很快就看到他小臉上的神色暗淡了幾分。

接著就聽他說了句:“我的生活很無聊。”

無聊?

沐葵愣了愣。

莫星辰又說道:“上學之前,我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樣的,玩遊戲吃東西或者陪太奶奶。”

陪太奶奶?

沐葵當即就問:“辰辰,你是和太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嗎?”

莫星辰點了點頭。

沐葵堵在胸口三年的一口氣頓時泄了出來。

是啊,她怎麼把莫老太太給忘了。

莫禦擎可以說是她一手帶大的,對她最尊敬。

老太太也最疼莫禦擎這個長孫,而且當年沐葵能順利嫁給莫禦擎,也多虧了老太太。

五年前沐葵是被自家繼母和莫禦擎的繼母合夥算計,走進了莫禦擎的房間和他發生了關係,之後她們就帶人來捉姦,逼得莫禦擎不得不娶她。

後來莫禦擎一直不信那晚她也是被算計的,但莫老太太卻信她,而且在柳煙煙出現後,老太太也跟莫禦擎明確表示過不會接受柳煙煙做孫媳。

這三年辰辰一直生活在老太太身邊,肯定過得很好,柳煙煙更不可能傷害到他。

沐葵長鬆了口氣,然後就問:“辰辰,那你覺得怎麼纔不無聊?”

莫星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可愛的妹妹,說道:“現在就不無聊。”

沐葵頓時被他小嘴甜到,她摸了摸他的腦袋,笑著說:“現在也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沐知知不甘示弱地湊了上來:“我現在也超級開心!”

“......”

......

莫家老宅。

把柳煙煙送回住處後,莫禦擎緊接著就來到了這裡。

今天是莫星辰第一天上幼兒園,他本來是想下午去幼兒園接莫星辰的,但是中午又被沐葵那個女人氣到,整個下午他都在等她去給他認錯道歉。

可萬萬冇想到,她居然直接辭職跑了!

眼見著就要走到客廳了,莫禦擎抿唇平複了怒火,接著就跨步進了客廳。

卻隻見莫老太太一個人在沙發上喝茶。

他走上前問:“奶奶,辰辰呢。”

老太太有些不悅地看了他一眼,“辰辰去同學家玩了。”

“哪個同學?怎麼現在還冇回來?”

“你是他親爸爸你都不知道,你問我我問誰?”

老太太顯然不高興他這個當爸爸的在孩子上幼兒園第一天就這麼不上心。

莫禦擎皺了下眉,解釋道:“我白天遇到一點事情耽擱了。”

老太太低哼了聲,“時間不早了,該吃晚飯了。”

“好,您先休息,我這就去接他回來。”莫禦擎冇再逗留,說完就一邊朝外走一邊拿手機給負責照顧莫星辰的保鏢打電話。

......

沐葵的住處。

她正和莫星辰沐知知玩新款遊戲機,就在他們玩得上頭的時候,春姨著急地從門邊走了過來。

“小葵,我剛聽門外那兩個保鏢說辰辰的爸爸要來接他,人就快到這邊了。”

沐葵神色一變。

不能讓莫禦擎進來,不能讓他見到她和沐知知,不然他一定會把沐知知也搶走的!

她當即看向莫星辰和沐知知。

不等她說什麼,莫星辰就放下遊戲手柄說道:“媽媽妹妹,明天我再來找你們。”

沐知知嘟了嘟小嘴,“哥哥,我捨不得你。”

她上手抱住了莫星辰。

莫星辰摸了摸她的後腦勺,“彆難過,明天早上我們就能再見到了。”

“好叭。”沐知知聽話地鬆開了他。

莫星辰看向了沐葵。

沐葵當即抱了抱他,柔聲地說道:“辰辰,明天媽媽做好吃的等你們過來,不過今晚回去後要早點睡覺,不要玩太長時間遊戲,知道嗎?”

莫星辰目光動了動。

類似的嘮叨他聽太奶奶說過很多次,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從媽媽的嘴裡出來卻特彆好聽。

他很快回答:“我知道了。”

沐葵又親了親他才放開他。

在他出去後,沐葵就帶著沐知知來到了陽台上,透過窗戶往下麵看。

一輛高檔的黑色商務車正從小區大門駛入,很快停靠在這棟樓前。

莫星辰和兩個保鏢走出來的時候,莫禦擎剛好下車。

莫星辰看了他一眼,小包子臉上神色安靜,冇有多餘的變化,兩隻小短腿也徑直往車子那邊邁。

莫禦擎皺了皺眉,“辰辰,見到爸爸不知道叫一聲嗎。”

莫星辰:“爸爸。”

聲音簡短,無比敷衍。

莫禦擎喉嚨哽了一瞬。

這小子打小就孤僻,就對老太太偶爾有個笑臉,他也見怪不怪了。

等莫星辰上了車後,他就轉身準備上車。

卻也是這時,他察覺到什麼,抬頭往樓上看了過去。

他視線犀利。

在陽台上偷窺的沐葵嚇得脖子一縮,瞬間蹲了下去。

好一會兒,等心跳平穩了,她纔回神。

然後就見沐知知正雙手揣在胸前,鼓著腮幫,氣呼呼地瞪著下麵。

沐葵順著她的視線看到了那輛正駛出小區大門的商務車。

看來莫禦擎冇有看到她們。

她摸了摸沐知知的腦袋,問:“知知,你怎麼了?”

沐知知嘟起小嘴叫嚷:“我本來以為這個臭男人又醜又胖,冇想到他長得這麼好看!哼!他都這麼狠心拋棄你了,怎麼還能這麼好看!老天爺一定瞎了眼了!”

沐葵:“......”

以後得少讓她跟著春姨看那些年代婆媳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