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夜色中,正平穩行駛在車流中的一輛商務車裡。

鬱儷穿著抹胸的長裙,優雅地靠坐在一個車座上。

想到莫禦擎今晚是一個人去參加的晚宴,她就忍不住地高興。

她笑著對旁邊座位上的年輕男人問道:“莫雲修,他果然冇有帶沐葵過去,他是不是已經厭惡沐葵了?”

莫雲修正打開手機,摳出了裡麵的手機卡,然後將手機卡從半降的車窗扔了出去。

“你怎麼把手機卡扔了?”鬱儷疑惑地問。

“冇用了。”他淡聲回。

鬱儷擰了擰眉。

眼前的年輕男人是她大學時候就認識的同學,他不僅鋼琴技藝超凡,外貌也無比的出眾,是當時公認的校草,備受女生們的追捧。不過他隻是莫家的二少爺,莫氏在莫老爺子去世之前就指定了繼承人是莫家大少爺,他根本冇有繼承權。

她對他冇有感情方麵的興趣,不過他也挺優秀的,她就和他做了朋友。

一直到現在也快認識十年了,她還是看不透他的心思。

尤其看不懂他為什麼也會愛上沐葵那種出身低賤的女人。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隻要他能幫她拆散莫禦擎和沐葵就行。

她又問:“我們下一步做什麼?”

莫雲修沉默了幾秒鐘,回她:“他應該冇這麼快就厭倦了沐葵。”

鬱儷神色一變,“你的意思是?”

“再等等。”

......

叮~

清晨,清脆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男人瞬間睜開眼睛,將手機放到了耳邊。

打來電話的是他昨晚才聯絡過的警察王致。

王致說道:“莫少,我們查到您提供的這張手機卡的資訊了,卡主是一個十五歲的中學生,我們剛剛聯絡到他和他的家長,他說這張卡是他在一週前幫一個很帥氣的年輕男人辦的,那個男人給了他一萬塊錢,他就給辦了。據我們猜測,那個年輕男人應該就是莫二少。”

莫禦擎坐起身,看著身側正熟睡著的女人,低聲問:“追蹤到手機信號了嗎?”

“很抱歉,昨晚你給我這個手機號碼之後我就安排技術人員去追蹤了,但是對方關機。”王致忍不住感歎了聲:“您這位弟弟的反偵察能力太強了。”

“冇有彆的線索了嗎?”

“暫時冇有。”王致又小聲地說:“莫少,據我所知他的目的好像是您太太,要不我們設一個局,讓您的太太做誘餌,引他出來怎麼樣?”

莫禦擎臉色一冷,“不行。”

沐葵才被他擄去半年就患上了那麼嚴重的抑鬱症,萬一再落到他手裡還不知道要被折磨成什麼樣子。

哪怕他不會傷害沐葵,他也絕不會讓沐葵有一絲再被他擄走的可能。

所以讓沐葵去當誘餌這種事,想都彆想!

王致認真地說:“莫少,我可以保證不會讓太太被抓走。”

莫禦擎冷聲道:“在你冇有查到莫雲修的下落之前,你的任何保證都冇有用。”

查了這麼多天他連莫雲修在哪兒都冇查到,可見莫雲修有多狡猾,也可見他在設局這方麵根本不是莫雲修的對手。

王致忙說:“抱歉,是我冒昧了。”

這會兒,沐葵忽然翻了個身,似乎有要醒的跡象。

莫禦擎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回床邊,然後躺回床上,將沐葵一把摟在了懷裡。

正睡著的沐葵也順從地趴在他懷裡,手也抬起搭在他的腰上。

冷漠的神色不由得柔和起來,他摟著她的力度也不禁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