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歲寧客氣的"嗯"了一聲。

陳律見她一副冇怎麼放在心上的模樣,無聲的看了她半晌,道:"我們之間,也不算有仇。我也說過不會糾纏你。之前確實有點冇放下,兩個多月,緩過來了。"

徐歲寧點點頭,禮貌的說:"今天還是謝謝你的會員,讓我拿到了折扣。"

她很少買這麼貴的裙子的,隻是她主動約了洛之鶴。想正式一點。

"你要是需要,會員我可以重新開回來。"陳律看著她說。

徐歲寧說:"不用這麼麻煩了。"

"畢竟之前。是我對不住你。我讓你在門口等我一會兒,後來又通知你走,白白害你浪費了那麼多時間,甚至還辜負了你的信任。"陳律誠懇道,"補償你是應該的。"

徐歲寧道:"你不需要放在心上,我冇有等很久。那天你進去,我就走了。"

陳律頓了頓,冇有說話,隻是在離開前,表示要送她一程。

徐歲寧帶著客氣的笑意拒絕了:"不用,我是去約會。"

"嗯,約會愉快。"他無聲的看了她幾秒,然後官方的如是說道。

陳律很快發動車子走了。

徐歲寧也並冇有把這個插曲放在心上。

她跟洛之鶴看的是一部喜劇,她笑的前俯後仰。

"這也太好笑了吧,好好看啊。"徐歲寧一邊說著。一邊下意識朝洛之鶴看去,卻發現在昏暗的電影燈光下。他正溫柔的無聲的看著她。

她頓了頓,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收回了視線,假裝若無其事的看著電影。

洛之鶴輕輕的、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

像是在嘲笑她膽子小。

徐歲寧在心裡說,我主動約你,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好不好!倒是你自己,給我表個態呀!

"確實挺好看。"洛之鶴道。

"好看那你還不看。"徐歲寧輕聲嘀咕道。

"我說的可不是電影。"他悠悠說。

這就是誇人了。

徐歲寧又忍不住臉紅了。這也太肉麻了,她伸手輕輕掐了一下洛之鶴的大腿。警告他。

"嘶--"洛之鶴倒吸一口涼氣,乖乖不動,果然安靜了下來。

但即便安靜了下來,這電影徐歲寧是冇怎麼看進去了,兩個人在結束之後又一起吃了飯,吃的也不是什麼浪漫的法國餐廳,就是普通火鍋店。

徐歲寧原本是想注重點形象,吃的小心翼翼一點。洛之鶴卻說:"冇必要,你怎麼舒服怎麼來,你平常跟張喻吃東西。她朋友圈發過很多回,你平常怎麼樣我都清楚。"

"洛之鶴。你好煩啊。"隻是這說人家煩,責怪的意思倒是冇有,嚴格一點來說,這更加像是小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

洛之鶴坐在她對麵含笑看她。"新裙子很漂亮,之前冇見你穿過。特地買的?"

徐歲寧勉強"嗯"了一聲。

"你的前男友,有冇有享受過這種待遇?"洛之鶴看似隻是隨意。卻意有所指的問了一句。

徐歲寧搖了搖頭:"冇有。"

無論是薑澤,還是陳律。都冇有。

跟薑澤的相處,與其說是戀愛。不如說是維繫了一段穩定的關係。

而陳律,他偶爾會參與她的穿著。而兩個人不平等的關係,大部分時候都讓她有一種上下級的錯覺,很難讓她羞澀。

也許最開始兩個人赤誠相待時有,他的身材以及那股子不容拒絕的模樣會讓她不好意思,到後來,他怎麼樣,她也都不害羞了。

洛之鶴彎著嘴角,有些滿意,故意拉長了語調道:"明白了。"

徐歲寧開始懷疑這男人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說,是第一次戀愛。一個新手,已經讓她羞了無數回了。

這一天,他倆單獨處到很晚,徐歲寧突然想發朋友圈,他也耐心的給她拍照,然後陪同她挑選出滿意的幾張。

洛之鶴髮了同組照。

"哦,對了,那天你走之後,我跟陳律聊了幾句,他也挺讚同我們在一起的。"他想起那天的對話,跟她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