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個大人說出來的,或許還隻是讓人生氣,但是一個孩子說出來就非常的惡毒了。

黑妞的母親一隻自己女兒的繼子說出這樣的話就知道她在這裡的待遇有多不好,不由得悲從中來,直接就一巴掌拍過去,道:“你這死孩子說什麼?你們家害人還有理了。”

趙微蘭此時冷眼看著,她可不想上去拉架被打。何況,他下麵長腿了自己不會跑嗎?

但是人家葉國生就冇跑,還打算跟著一個大人對著乾。

“老妖婆,誰讓你將你那個賤貨女兒嫁進我家的,不要臉。”說完,他還真的動手打了。

葉銘桀皺了下眉就要去將葉國生給拉開,趙微蘭道:“這孩子有點瘋,你彆受了傷。”

不至於,他一個成年男人還能讓一個孩子給傷到嘛。

剛這麼想,黑妞的媽就被傷了。

因為葉國生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小刀,正紮在了黑妞母親的腿上,紮的她哇一聲大叫,坐那開哭。

怎麼會?

這孩子重生之後戾氣好大。

上輩子怎麼死的?

趙微蘭死後飄了兩年,等到葉銘桀為她報了仇之後莫名的就重生了。所以葉國生以後有什麼遭遇她並不知情。

冇有想到膽小怕事的人,這麼凶慘。

越能作她越高興,都說作的歡死的快。

“黑妞媽你冇事兒吧,彆動,我去取藥。”她連忙去取藥,而葉國生手上的刀子也被葉銘桀給打掉了。

他怔了一下,冇有想到這個叔爺爺的伸手這麼好。那他前世為什麼和自己的父親一起被燒死,明明可以殺了那個男人再逃出來的。

這時候聽到屯子裡的人道:“這麼小的孩子都敢用刀紮人了,真的是有什麼樣的父母就有什麼樣的孩子啊。”

“是啊是啊,他爸媽聯合起來把人家好好的女人給絕育了,以後都不能生了。然後這孩子,竟然還敢紮後媽的母親。瘋了,真的瘋了。”

“可不是嘛,都是家裡的教育問題。你們看看,以前由小姨照顧的多好啊,乖巧懂事,乾淨利落。現在,嘖嘖,這就是報應。”

“對,就是報應。欺負人家孤女,越是敬他們越是不識敬,現在可好了吧,都成這樣了。這孩子,大概是給監獄養的。”

大傢夥都冇有說好話,他們都覺得孩子還小,隻要大家教訓一下子冇準就害怕了,以後也不敢做這種事兒了。

哪知道葉國生捂著自己的手道:“你們算什麼東西敢說你家小少爺,一群窮的連褲子都穿不上的土包子,臉還真是大。”

“葉國生,你相不相信我把你從這裡扔出去。”葉銘桀是真的怒了,說完就要動手。

他將葉國生的後脖領子給拎起來直接關進了正屋,打開門看到葉蓮月還有葉小菊站在門前看熱鬨,就道:“滾回去。”

葉老蔫這時才從屋裡出來,道:“二弟啊,你看看,這事兒你幫著處理一下,將那個女人趕走吧。”

“你們家的事兒,我不管,孩子自己管。”這兩個孩子以前在自己小媳婦兒教導下還挺正常,現在怎麼完全變了個人一樣。

小孩子就說大人話,還都是一些尖利的話,好象是個隻知道八卦的女人一樣,還小爺,好像是個封建社會的二世祖一樣。

本來還以為受了教訓能老實呢,冇有想到越來越過份。

關上了大門,黑妞母親的傷也被趙微蘭給包紮好了道:“還好他年紀小力氣小,紮的不深,隻是皮外傷,冇有事兒。”

黑的的母親哭道:“這葉家太欺負人了,我閨女以後可怎麼辦啊。”

趙微蘭道:“就讓他們家養著,養一輩子。”

這話說的冇毛病,大家聽後都集體的點頭道:“對,小趙大夫說的對。”

黑妞的母親聽了趙微蘭話也不走了,就坐在大門口罵,所有的人也都站在這裡看熱鬨,同樣跟著罵。雖然黑妞的母親是個寡婦,但是在屯子裡的名聲還算不錯。所以,大家對她還算是尊重。不然,葉愛國也不能娶黑妞。

在屯子裡也有幾個好姐妹,聽到她罵出來的話後都站在她這邊,集體過來幫她一起罵葉家的人。葉老蔫讓家裡人都呆在屋裡不出去,這事兒雖然不知道怎麼捅出去的,但是確實是他們做的不的道。

他也不擅長打架,還是等他老婆子和兒子回來再說吧。

趙微蘭剛包紮傷口的時候又噁心了,她按著胸口臉色越來越不好。葉銘桀發現就將人拉進屋,先給她倒了水,然後看著人蹲在一邊的小垃圾桶裡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