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得到了三名假嬰級彆的精血滋養,噬魂大陣,又恢複了幾分威勢!

其餘的邪派門眾,眼見自己的同伴被殘忍的祭了旗,一個個嚇得麵如白紙,渾身都都不由在的抖了起來。

雖然滿心怒憤,但是卻也知道,此刻,隻有穩定噬魂大陣,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因此,儘管心裡又怒又怕,卻也隻能拚儘全力,一個個咬破舌尖,噴出一口口精血,來穩住大陣的運轉。

然而,在他們的努力之下,也就維持了兩三分鐘後,在秦洛等人的猛烈攻勢之下,噬魂大陣又變得一陣搖晃。

哢嚓一聲響起,噬魂大陣的最上方,出現了一個裂縫。

陣內的陰魂,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般,爭相恐後,狂吼著,湧向了五行輪迴陣。

看到陰魂狂湧向五行輪迴陣,醜女人的心頭便閃過一抹絕望之色。

知道無論施展任何的手段,噬魂大陣也都無力迴天了,一張醜臉上,滿是無限的怨毒,醜女人心裡開始琢磨著,該如何跑路?

那些邪派門眾,一個個也都是心頭慌慌,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們都知道醜女人的做事風格,為了自己活命,可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危急時刻,搞不好還要拿他們當擋箭牌。

秦洛等人,一看無數陰魂湧入五行輪迴陣,各個都是精神為之一振,向著那噬魂大陣開始,發出最猛烈的攻擊。

噬魂大陣,劇烈的搖晃起來,其內的黑氣也愈發地稀薄,十杆漆黑的陣旗,漸漸地露出了原本的麵目。

破陣一刻,近在眉睫!

然而,就在這時,天地間突然傳來了一陣嘯聲,那嘯聲悲淒低沉,如泣如訴,從遠方的黃泉鬼穴,遙遙傳來。

刹那間,整片天地都為之色變,整個上古廢墟的上空黑氣翻滾,陰風怒吼,大地都為之一震顫抖。

“啊,是什麼東西來了?”

秦洛聽到嘯聲乍起之時,便凜然一驚,轉頭向那個出聲的方向看去。

一息之間,那嘯聲便來到了內城的附近。

隻見,一道虛無縹緲的影子,淩空踏步,眨眼間便來到了內城。

那毛骨悚人,令人難受至極的嘯聲,便是從那人口中發出的,更有一股滔天的屍體,從此人身上滾滾而來。

此人一頭白髮,長相清瘦,身穿一身道袍,腰間掛著一塊黑玉玉佩,看起來像個道士,不過卻是詭異地帶著一身的屍氣。

眾人看到這人淩空而來,一時間全都目瞪口呆,有種極為不詳的預兆,籠上心頭。

而秦洛,在看清那人腰間所掛的那黑玉玉佩之後,臉色瞬間就是钜變,一顆心跌落穀底。

“秦洛小友,你知道來者是何人?”

天靈子看到秦洛臉色钜變,不由得急忙問道。

“這恐怕並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什麼東西,占據了一具上古修士的屍體!”

秦洛盯著那腰間掛著的玉佩,那玉佩與黃有龍那塊,幾乎一模一樣。

在感受此人身上那無邊的屍氣,秦洛便可斷定,定然是那黃泉鬼穴中青銅巨棺內,無緣無故消失的那具上古古屍。

眾人聽了秦洛的提醒,細看之下,果然發現,雖然此人周身柔軟,行動之間,不見任何滯澀,如活人一般。

但是,其頸部卻是不能轉動自如的,眼神亦是一片空洞,顯然不是正常的活人。

不過觀其修為,卻是已經達到了化神期級彆。

現場頓時一片死寂。

一具化神期修為的古屍,被噬魂大陣引到了這裡,這個念頭一出現,眾人就如同跌落到了冰窖中一般,渾身冰冷。

那是一種發自骨子裡的寒意。

以及麵對懸殊實力時的深深無力感!。

然而,此人從現身到現在,卻是一直臉現迷茫,一雙空洞的眼睛,卻是始終的打量著八卦圖和噬魂大陣,好似在回憶什麼事一樣。

秦洛見此人異狀,卻是一聲大喝:

“諸位道友,此古屍似乎是神誌不清,我們不要去管他,儘早破掉這噬魂大陣!”

一語驚醒眾人,眾人打起精神,奮力一搏。

然而,噬魂大陣之內原本已經絕望的醜女人,看到來人之後,也是一陣的錯愕,不過片刻之後又是狂喜不已。

顯然,此人的突然到來,是在醜女人意料之內,眼珠子一轉,便見醜女人從懷中掏出一支骨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