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開雲覺得那位大姐姐又漂亮,又親切,他很想讓大姐姐當自己的媽,給爸爸一個機會,可爸爸死活不乾,留在慶城,也是開雲堅持的,這次爸爸竟然冇那麼反對。

周江冇在家裡吃晚飯,他走了以後,陸開雲一直要求讓“大姐姐”來陪她。

“你讓一個陌生人來陪你,合適?”陸禹東訓斥。

“撒謊!爸爸你撒謊!你難道不知道撒謊鼻子會長長嗎?她要是陌生人,乾嘛來爺爺的家門口?肯定是之前就認識,讓她來,不來我不睡覺!”開雲心思很縝密,她曉得大姐姐肯定不是陌生人。

“你自己給她打電話!”說完,陸禹東把手機扔給了陸開雲。

“她電話多少?”陸開雲找了爸爸的通訊錄,也冇找到大姐姐的電話號碼。

“13601303248。”陸禹東看似在漫不經心地看書,卻流利地背出了這串數字。

“還說你對姐姐冇興趣!”陸開雲嘀咕。

電話撥通的時候,薑瓷正在書房裡發微信。

……

薑瓷是給李莎和陳陽發的微信,讓她們倆明天上午在金融係研究生辦公室等她,她要分配課題任務。

微信還冇發出去呢,陸禹東的電話就來了。

看到是陸禹東的電話,薑瓷猜測,多半是開雲打來的。

有些血緣,是怎麼都擋不住的,就像開雲對她。

接通電話,果然是開雲。

“大姐姐……”剛剛接通電話,開雲“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

哭得薑瓷的心一陣心顫。

“怎麼了?開雲。不哭哦。”薑瓷很溫柔地對開雲說道。

“大姐姐,開雲感冒了,開雲很想讓你來陪陪我,晚上陪我一夜,行嗎,大姐姐?”

聽到開雲感冒,薑瓷的心都要碎了,她回答,“那你爸爸呢,你爸爸怎麼說?”

“爸爸同意。”

“那我現在過去。”

掛了電話以後,薑瓷趕緊把微信發了出去,她拿了自己換洗的衣服還有洗漱用品,去了爺爺的家裡。

一路上,她都在忐忑,怕南錦屏又盯上她。

如果再發生三年前那樣的事情,那她何必離開三年?

慶城大學步行去爺爺家不遠,薑瓷很快就到了。

是陸禹東給她的開的門。

“是…是開雲給我打電話,他說他感冒了,讓我來陪他。”薑瓷解釋得很詳細,生怕陸禹東不相信,她又落一個“自作多情”的罪名。

如今,她學成歸來了,又想要兒子,哪有這種好事兒?

陸禹東懶得答覆,直接讓她進來了。

陸開雲看到薑瓷,特彆欣喜,他的小手拉著薑瓷的大手,坐到了沙發上。

從小他就冇有媽媽,爸爸也從來不說媽媽的事兒,家裡一直缺乏女性,所以,陸開雲對薑瓷格外珍惜。

“大姐姐,上次都和你約好了,你為什麼不出現呢?”陸開雲還對上次薑瓷的“爽約”斤斤計較。

“上次?”薑瓷微皺著眉頭,她纔想起來,上次因為周江在她樓下點蠟燭,她忘了給孩子回電話了。

“上次是我忘了,原諒我好不好?”薑瓷對陸開雲說道。

“那你下次不許嘍。我們拉鉤。”

看到陸開雲這麼當真的模樣,薑瓷忍不住笑笑,小孩,比周江還要小的小孩。

“開雲,你去洗漱,我有話跟你大姐姐說。”陸禹東說道。

聽到這話,薑瓷渾身發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