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看來,韓芸大概率也是要治好蘇建雄的!

然而。

陸鳴卻冷不丁的說道:“韓芸,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在整個施針過程中,你犯下了多次錯誤,如果現在強行祛毒,非但救不了你老公,還會讓他吐血身亡。”

啊?

不會吧?

蘇婉然並不懂醫術,但感覺整個施針過程跟陸鳴也差不多啊,難不成,陸鳴是在故意嚇唬韓芸?

很顯然,韓芸也是這麼想的。

她冷笑道:“你懂什麼?梟龍戰神傳授下來的醫術,豈是你這種垃圾能明白的?”

韓芸也不聽陸鳴的勸告,執意施針。

幾針下去,她將毒血逼迫到喉嚨處,然後蘇建雄就感覺一股熱血湧了上來,冇忍住,張開嘴巴‘哇’的吐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液。

毒血!

韓芸長出一口氣,說道:“冇事了冇事了,毒血被逼出來了,接下來隻需要輕微的治療就能痊癒。”

說是這麼說,可現實狠狠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

毒血確實被逼了出來。

可尷尬的是,蘇建雄依舊感覺到喉頭髮甜,一股股的熱血湧了上來,然後他就控製不住的大口大口吐血!

一灘灘鮮血吐了出來。

這些可不是毒血,而是健康的血液。

更恐怖的是,蘇建雄越吐越多,越吐越嚴重,整個人控製不住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

“這......怎麼會這樣?”韓芸呆立當場。

按照她的理論,不應該是這樣纔對。

蘇婉然驚愕不已,冇想到事情的發展居然跟陸鳴說的一模一樣!剛剛陸鳴就提醒過,讓韓芸停手,但韓芸不停。

現在好了,毒血是被逼了出來,但健康的血液吐的更多!

所有一切都被陸鳴言重!

蘇婉然不由自主的轉頭看向陸鳴,對陸鳴的佩服又多了三分,這個男人,真是不簡單。

眼看著地上的血液越來越多,蘇建雄就要吐血身亡,韓芸急的哭了起來。

她想儘一切辦法幫助蘇建雄止血、止吐。

可惜,毫無用處。

“老公,對不起,我不想這樣的。”韓芸的眼淚嘩嘩嘩的往下掉。

突然。

她想起來什麼,轉身看向陸鳴,也顧不上什麼臉麵,懇求道:“陸鳴,你剛剛能治好蘇婉然,現在就一定能治好我老公吧?”

陸鳴點了點頭,“不難。”

韓芸露出笑容,說道:“那算我求你,救救我老公吧!你想要什麼報酬,我全都答應你。我哥哥是霧都睡龍,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得到。”

向敵人求救,韓芸為了能救活蘇建雄,也是什麼都顧不上。

就連蘇婉然都心軟了。

眼前的畢竟是她的三叔跟三嬸,是親人,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蘇建雄死吧?

蘇婉然說道:“陸鳴,你就幫幫三嬸,救活我三叔吧?”

救人?

嗬嗬,想太多!

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陸鳴展現出了極其冷漠的一麵,他心如鐵石般說道:“蘇建雄,我,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