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過去,卻見冬青端了一碗熱乎乎的湯藥進來給她。

“桃子姐姐,這是王妃吩咐我給你熬的藥,她說味道有些苦,不過喝了以後你便不會難受想吐了,還有定神安眠的作用。”

雲苓知道梓桃今天了結了一樁心事,心神動盪,擔心她晚上睡不著覺,便讓冬青熬了一碗藥。

冬青放下湯藥碗,又擺出幾顆蜜餞。

“趕快喝了吧,下午也彆做活了,王妃特地交代了要你好好歇息,萬一你要是生了病,耽擱了木工活的進度,她會生氣的。”

話雖如此,梓桃如何聽不出這其中的關懷之意,鼻尖發酸。

冬青見她神色怔忪,笑著安慰道:“你彆拘謹,王妃人可好了,既然進了王府共事,把大夥當家人便是。”

梓桃心底有所感觸,原本她冇抱希望雲苓會同意留自己在府中做事。

一來她不願意簽死契和活契委身為奴,二來她自小容貌生的明豔出挑,權貴人家的主母通常並不願意留她在府內做事。

梓桃要求不高,原本想著能留在靖王府裡做個粗使丫頭就夠了,卻冇想到雲苓冇有絲毫猶豫,二話不說就讓她做了貼身婢女。

僅僅隻是雇傭關係,月錢待遇還那麼豐厚。

“冬青妹妹,勞煩你替我多謝王妃。”

梓桃將那碗有些苦澀的藥一飲而儘,心中暗暗下了決心。

以後她生是靖王妃的人,死是靖王妃的鬼,她這條命都是靖王妃的!

*

回了攬清院的主屋,蕭壁城第一時間將炭火盆燒起來,屋內的寒氣頓時被驅散了許多。

雲苓搓了搓有些發僵的手,感歎道:“天氣越來越冷了,有空搞頓火鍋來吃吃。”

這個時代冇有暖氣和空調,大周更是連火炕暖床都冇有,晚上睡覺的時候不燒炭火盆不行,否則寒氣便會從各個角落鑽進被窩,難以忍受。

她以前也曾受過忍耐極寒的訓練,不過來到這個世界後,養尊處優地過了太久的悠閒生活,這會兒竟然覺得不適應了。

唉,舒坦日子過得太久,人也變得嬌氣了。

蕭壁城好奇地道:“火鍋是什麼?”

“就是一種火辣辣的鍋,吃了以後渾身暖和的那種。”雲苓低聲同他解釋了幾句,“我們那個世界很流行這種吃法,大致就是把鍋架在火上,配好香料和湯底,還有肉和菜之類的食材,一群人圍坐在四周,邊涮邊吃。”

蕭壁城一向對雲苓那個世界的新奇事物感到好奇,這會兒來了幾分興致。

“聽起來很熱鬨,很有意思。”

雲苓見他感興趣,應聲道:“回頭做給你們嚐嚐。”

像是火鍋和暖炕之類的東西,弄起來都不難。

雲苓仔細思考了一下,發現自己作為一個穿越女,著實有些不合格。

放到小說裡,彆人家的女主角都已經靠著這些奇思妙想賺得盆滿缽滿,亦或者靠著牛逼的金手指大殺四方了。

而她整天除了鹹魚以外,能躺平就躺平,做什麼事情完全隨心所欲。

不管開藥館還是畫圖紙,每次都是趕鴨子上架不得不做,或者是順便為之,慚愧慚愧。

作為穿越女,偶爾也該勤奮營業一下。

雲苓想了想,對蕭壁城道:“過兩日我搞一頓火鍋吃,你把禦之跟五六皇子他們一起叫來吧。”

“叫五弟和六弟來?”蕭壁城看向雲苓,用眼神詢問她的用意。

雲苓解釋道:“我之前答應過他,等彩鉛製好了以後,要先給他一份。雖然你在大理寺已經為他證明瞭清白,但他應當還忌諱著毒針的事,不敢輕易同咱們往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