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望拿出了手機,將電話打給了蔡豐毅。

在得知顏君昊被林望救下後,蔡豐毅心裡懸著的石頭也落了下來。

蔡豐毅提出跟顏君昊通電話,兩人聊了幾句之後,顏君昊又將手機還給了林望。

“林望,現在顏家的情況很嚴峻,你們回了海安之後,這些天幫我多照顧照顧君昊。”電話那頭的蔡豐毅說道:“另外,你跟小雪是好朋友,也替我多撮合撮合他們。”

聽得蔡豐毅這話,林望苦笑了一聲:“我儘力吧。”

說完這話,林望偏著頭看了顏君昊一眼,後者的眼神裡也充滿了無奈。

很顯然,他也聽到了蔡豐毅在電話裡說的那番話。回到海安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鐘安誌比林望更早到海安,所以林望讓他立刻去千鳳樓定了一桌飯菜。

等到了千鳳樓後,飯桌上菜都已經上齊了。

幾人一起吃了個晚飯,中途,顏君昊則一直在打電話。

一直到晚飯快吃完,顏君昊的電話纔打完,他一邊吃東西,一邊低著頭看手機,表情顯得有些奇怪。

而在他打電話的途中,林望一直安靜的聽著,他在電話裡提到了杜昌盛和倪春江,其餘的人他似乎並不認識。

過了好一會兒,顏君昊才放下手機,他抬頭看了看林望,眼神顯得有些奇怪。

剛纔他在跟自己母親和爺爺通電話,電話裡,他也提到了林望,說是林望救了他一命。

而在掛斷電話之後,不到五分鐘,就有一份資料發到了他的手機上。

這份資料,正是林望的個人資料。

“顏先生,看樣子,顏家這是要有大動作了?”林望似笑非笑的問道。

從顏君昊剛纔打電話的口吻就可以聽出,此事他倒是很坦然,能撿回一條命,他感到慶幸,也冇想過對杜昌盛那幾家人實施報複。

但是電話那頭的人明顯不想善罷甘休。

顏君昊苦笑了一聲:“我跟我母親說了,讓她彆管此事,但是她和我爺爺的態度都很堅決。”

“之前在太都那幾家人,除了倪春江和杜昌盛之外,其他的我都不認識...”

林望笑了笑,開口答道:“我隻知道有兩家人是孟家和徐家,這兩家的資料在剛纔那輛車上,顏先生要是需要,過會兒拿去就好。”

顏君昊開口問道:“那林先生覺得,此事,我應該報仇嗎?”

聽得顏君昊這平靜的問題,林望不由得挑了挑眉頭。

他思索了好一會兒,隨後開口答道:“之前在那個包間的通風管內,我聽了顏先生和那幾位的談話。”

“杜昌盛是對顏家懷恨在心,同時又想要顏家商號一半的份額,而且還妄圖想要四方亭的鑰匙。”

“這個人不除掉,必然會成為後患。”

“而徐家的徐婧,其最大的目的是為了林紅花七年前放入四方亭的那個東西,說白了,她是想要天穹宮。”

“而其餘幾家嘛,都是被杜昌盛攛掇來的。”

聽得林望這番分析,顏君昊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當他得知林望聽到了這些對話,他並冇有感到很意外,同樣,他第一時間也冇對林望心生警惕。

因為,林望能大大方方的將這番話說出來,就足以證明林望冇彆的壞心思。

更何況,雖然和林望第一天認識,但他覺得林望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

“杜昌盛在中省勢力太大,不好動。”顏君昊輕輕搖頭:“至於徐家和孟家,這兩家我不太清楚,但既然林先生說徐家的目的是天穹宮,那顏家就自然不會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