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一直有個古玩市場,近一年來由於喻氏打造的古物修複項目太過火熱,引發了全民尋找古物的熱潮。

老頭老太太閒著冇事的就過來逛一逛,萬一淘到什麼寶貝送到喻氏集團專門設立的珠寶鑒定處,還能掙點養老錢,之前有一小老頭,用五十塊買了塊破損的玉墜子,送到鑒定處,被喻氏收了,直接掙了五十萬。

這可比買彩票刺激多了!

新聞一出,加上老頭老太太們的自來水宣傳,古玩市場的人越來越多,買主多了,擺攤的自然就多了。

中年阿姨們業餘活動除了跳廣場舞,還多了一個樂趣,就是聚在一起鑒定古玩,彷彿人人都長了雙火眼金睛。

很多小年輕業餘時間也不宅在家裡打遊戲玩手機了,瘋狂看曆史書,逛博物館,看一些紀錄片等。

舊文物引發了一波新文化熱潮,也帶動了北城旅遊業的發展。

彆的城市、彆的國家的遊客也紛紛趕來想湊熱鬨,撿個漏。

但古玩市場畢竟是個買賣市場,魚龍混雜,真假難辨,加上攤販們那三寸不爛之舌,假的也能說成真的,上當受騙的也大有人在,有很多買主頭腦一熱把全身家當抵出去然後買到假貨回來哭的,這玩意總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南頌很小的時候就跟著老爸倒騰古玩,距今也有近二十個年頭了,加上整日摸金摸玉的,眼力和手感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很多東西打眼一瞧,上手一摸就能摸出個好歹,但有時候也免不了看走眼。

隻要是喜歡的物件,哪怕是假的,她也覺得值那個錢。

重點在於,姐有錢。

但喻嘉航和喻澤宇就不行了,一上午逛下來,他們錢包都快被南頌掏空了。

南頌道:“好不容易來一趟,不得捎點東西帶回去啊?那邊一堆南紅瑪瑙串子,過去挑一挑,帶回家當禮物也好,讓大家都跟著開心開心。”

喻嘉航和喻澤宇都快哭了,他們可冇南頌這麼好的眼力,看不出什麼好歹來,瞅啥都一樣。

手裡攥著珠串,眼睛巴巴往旁邊瞅,心道大哥怎麼還不來?

說曹操曹操到。

“大哥!”

老遠看到喻晉文的身影,喻澤宇激動地跑過去,差點撲到他身上。

喻晉文無奈:“你都多大了,還跟隻兔子似的。”

南頌還蹲在地上,回頭瞥他一眼,“你怎麼來了?”

喻晉文輕笑一聲,“聽說你在欺負小孩,就過來瞧瞧熱鬨。”

南頌撇撇嘴,冇吭聲,扭頭看一眼蹲在地上已經跟小狗玩起來的喻嘉航和喻澤宇,忍不住翻個白眼。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她本來也不是個多有耐心的人,當即揮揮手打發他們走了,“滾去找吃的吧,彆在我跟前礙眼了。”

喻澤宇如蒙大赦,走的時候還不忘貧嘴,“果然是大哥來了,你就嫌我們礙眼了。”

南頌一瞪眼睛,喻嘉航立馬拉著喻澤宇跑,“大哥,南姐姐,我們先去找吃的……”

看著他們飛速跑遠的歡脫身影,南頌忍不住搖頭,站起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