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司皓宸應了一聲。

“估計是受了驚嚇,又在水裡著了涼,我去看看。”明若起身就往外走。

“我帶你去。”司皓宸攬住明若的腰,運起輕功直奔蘭苑。

小糰子明顯精神不濟,窩在金嬤嬤懷裡,蔫噠噠的。

明若上前診了脈,又用醫療係統測了體溫。從醫藥包裡拿出一瓶小兒退熱藥水,用調羹盛了半勺出來。

司皓宸聞到一股清甜的果香,微微挑眉:“這個是藥?”

“不然呢?”明若把藥水餵給小糰子,“瑄兒乖,吃了這個就不難受了。”

小糰子張嘴吃藥,也不用金嬤嬤拿蜜餞:“甜噠。”

“要多喝點水才能退燒。”明若給小糰子餵了半杯水。

小糰子揉了揉眼睛,似乎是困了。

“瑄兒夜間可能還會發熱。”明若想到手術室裡還有一個術後留觀的病人,“帶他回梅苑吧,這樣方便照顧。”

“好。”司皓宸點點頭,給小糰子裹上鬥篷,塞進明若懷裡。然後對金嬤嬤說,“收拾幾件衣裳帶去梅苑。”

“是。”金嬤嬤連忙應下。

司皓宸帶著明若和瑄兒回到梅苑,小糰子已經在明若懷裡睡著了。

明若小心翼翼地將小糰子放到羅漢床上,脫去外裳蓋好被子。

“我看著他,你去休息一會兒,用晚膳時叫你。”司皓宸看到明若眉宇間的倦色,十分心疼。

“好。”今晚對於旬邑來說比較關鍵,明若決定親自看著,“瑄兒晚膳隻能喝粥,讓董嬤嬤煮些牛乳粥。”

“嗯。”

明若睡了半個時辰,醒來後滿血複活。走到外間,就看到金嬤嬤在喂小糰子喝粥。

“我看看還發熱嗎?”明若用手摸了摸小糰子的額頭。

“世子好多了,剛纔還喊餓呢。”金嬤嬤笑著回話。

“一次不能吃太多,一會兒餓了再吃。”明若囑咐。

“老奴記下了。”

明若來到花廳,董嬤嬤連忙詢問:“王妃娘娘可是餓了,老奴這就擺飯。”

“王爺呢?”明若在飯桌前坐下。

“王爺去地牢了,說王妃要是餓了就先用膳。”

“哦,那擺飯吧。”明若確實有些餓了。

董嬤嬤剛端了兩道菜上來:“王爺回來了呢。”

“那就等等他。”

司皓宸換了衣裳走進花廳,就看到桌上擺著飯菜,他的小妻子正百無聊賴地用手指在桌子上畫圈圈:“怎麼不吃?”

“等你啊。”明若用手撐著下巴,看向白衣飄飄的男朋友。

“不是告訴你不用等嗎?”司皓宸坐下,夾了一塊魚肚放到明若碗裡。

“你是一家之主嘛,等等也是應該的。”明若垂首吃飯。

好不容易承認他一家之主的地位了,必須要獎勵一下:“明晚帶你去看花燈去。”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那種嗎?”明若笑問。

“嗯。”司皓宸耳尖微微泛紅。被自己王妃撩了怎麼辦?除了忍著還能怎樣?

明若冇有逛過古代的元宵燈會,心裡有些小期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