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沐向蘇瑾年倒苦水,蘇瑾年也配合她,一臉心疼,“辛苦我們阿沐了~”

戚百草的培育難就難在發芽之前,稍微有個不注意,便是一片心思都白費。

不過好在它的發芽週期短,隻要流程對了,發芽不過兩三天的事。

蘇瑾年一直都知道阿沐能乾,所以將戚百草交給阿沐來培育,蘇瑾年還是很放心的。

隻是......儘管蘇瑾年心裡早有猜想,但在當看到後山腳下滿滿一片的戚百草時。

蘇瑾年還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天呐!這這這,這些都是戚百草?!”

不等蘇瑾年開口,莫東就跨了好幾步來到最前頭,滿臉震驚的望著眼前的一幕。

他在齊國公府的時候見到過一株戚百草,是齊三爺拿回來的,他一個外行人都看得出來。

那株戚百草的品相併不怎麼好,可齊三爺還是斥了巨資纔將其購回。

現在在他眼前的,可是滿滿一片的戚百草啊!少說也有四五畝了!

而且,不僅數量多,就連品相比起齊三爺購回的那株都要好上數十倍!

若是把這些拿去賣錢......那蘇姑娘不得成個大富婆?

若是樓主能夠拿下蘇姑娘......那他們銘瑄樓不是人人都可以躺平了混吃等死?

想想都是美滋滋!

莫東看蘇瑾年的目光越發熾熱了......

蘇瑾年皺了皺眉,不就是一點戚百草,也不知道莫東在激動什麼。

阿沐也納悶兒,“你也認識戚百草?”

戚百草是治療肺病專用的藥,珍貴非常,也鮮少有人見過戚百草到底長什麼樣子。

她記得在蘇瑾年交給她那株戚百草的時候,莫東並未看見,那他是怎麼知道的?

莫東興奮的點頭,“在齊國公府看見過!”

阿沐‘哦’了一聲,卻又帶著些許疑惑,轉而看向蘇瑾年。

“齊國公府的小公子到底得了什麼病?竟還需要用到戚百草。”

“就是中了個蠱毒,我小時候研製出來的焱,你知道的。”

蘇瑾年又接著道,“焱在他體內久了,傷了心肺。”

阿沐瞭然的點點頭,原來如此。

“你洗澡的時候我已經將藥房打掃出來了,那爐子也細細擦拭過,隨時可以用。”

蘇瑾年瞬間來了精神,一把抱住阿沐,甚至在阿沐的臉蛋兒上吧唧一口,“愛死你了~”

說完,蘇瑾年一溜煙兒的跑得飛快。

對於製藥,蘇瑾年很有興趣,但對於打掃許久冇有用過的藥房,蘇瑾年可就冇那個心思了。

本是想著今兒先休息,明日再打掃,誰曾想阿沐已經為她將前期工作都準備好了。

不愧是她肚子裡的小蛔蟲~

想什麼阿沐都知道~

“蘇姑娘這是......”

莫東一臉懵,自跟隨蘇瑾年以來,蘇瑾年做什麼事都是不急不慢,狀態始終淡淡定定的。

儼然一個清冷美女,他什麼時候見蘇瑾年跑這麼快了?

這......和他認識裡的蘇姑娘好像有些不太一樣。

阿沐踮起腳拍了拍莫東的肩頭。

“姑娘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事,一向如此,你纔來,習慣就好了。”

“對了,姑娘製藥不喜歡有人打擾,西邊那間藥房周圍這幾天可彆去哦~”

“至於你住的地方,神醫穀還有幾間空屋子,你喜歡哪間就住哪間吧!”

莫東眨巴眨巴眼,還有幾間空屋子......

他閒來無事的可是轉悠過,看見的可不是有幾間啊!

各種風格的屋子加起來少說也有五十間了!光是從屋子的數量上來看,神醫穀可就不小啊!

莫東的本性是個話簍子,現在蘇瑾年又不在,他便隻能逮著阿沐一人追問。

“阿沐姑娘,我有一事不解,你說你們神醫穀也就你們兩三個人住,為什麼穀內卻有那麼多屋子啊?”

“屋子都是前穀主安排建造的,最初的神醫穀隻有兩三件竹屋。”

“後來前穀主養了姑娘,怕姑娘住不習慣,在姑娘小的時候就擴建了好多屋子,想著等姑娘長大了自己選一間合心意的,再後來前穀主就迷上了擴建屋子的活動,最後就成了這樣。”

提起那老頭兒,阿沐心裡就是一陣歎息。

他可是這世上最疼姑孃的人了,因為有他,姑娘從未受過欺負。

“那前穀主呢?”

阿沐愣了片刻,吐出兩個字,“死了。”

莫東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在姑娘及笄後的一年裡。

經曆了太多太多,心上之人死了,緊接著一直拉扯她長大的師傅也走了......

“這些事情彆在姑娘麵前提,她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是難受的。”

莫東點頭,感受到阿沐的情緒也有些低落了,便自發的轉移了話題。

“話說,蘇姑娘製藥需要多久呀?”

“我聽說要將草藥製成藥丸一般需要好幾天的功夫,工序複雜得很呢,而且就算做出來了,品相和效果都不會太好。”

阿沐一臉驕傲的仰起頭。

“我們姑娘可不是一般人,製藥對於姑娘而言是熟事兒,也就一兩日的功夫。”

藥房裡有些是姑娘為了製藥專門琢磨出來的小工具,很是有用。

“好了,我要去曬剛剛摘回來的草藥了,你先自己玩兒啊!”

神醫穀裡的藥材庫可不能空,過段日子還有人會上門來取藥的。

那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呀~

......

天色漸漸暗了,阿沐整頓好一切後開始下廚房做飯。

姑娘回來了,她自然是要下廚做一頓好吃的。

神醫穀占地上百畝,除了種藥材外,自然還種了其他菜,溪裡還有幾條魚,足夠日常吃食了。

莫東很自然的就開始幫阿沐打下手。

飯做好了,蘇瑾年也冇從藥房出來,阿沐歎了口氣,看來是又陷在藥房裡了。

“我們先吃吧!等會兒你吃完了,廚房有一碗粥,去餵給楚厲琛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