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從煉獄場走出來,需要完成三場毫無人性的廝殺,還有即便出來也是貴族人的護衛,冇有自由。

所以在和男孩打鬥時,故意讓他打自己一掌,然後,借力飛出去,在跌倒在地的同時將自己的命脈封住,製造出假死的模樣。

鳳雲瑤從屍體堆裡跳出來,快速爬上離她最近的一棵樹上。

周圍都是狼,現在她可冇力氣和這些野狼打鬥。

還好這裡的樹木比較密,在樹與樹之間行走並不費力。

經過一處由山泉彙集而成的一灘幽泉,看了看身上滿是血汙泥濘的衣服,就從樹上跳下來,想去洗個澡清洗下。

她剛落地就聽身後傳來一道冷喝,“誰!”

接著幾道黑影閃來,四名黑衣男子瞬間將她圍住。

這幾人的衣著和煉獄場中收屍的人穿的一樣,無疑肯定是煉獄場中人,他們的實力更在她之上,更何況她現在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之境,哪裡還有力氣和這些人打鬥。

鳳雲瑤往後退了幾步,隻是後麵便是石壁根本冇有退路。

“你是什麼人,在這裡做什麼,不知道此處是禁地!”其中一名黑衣人打量了下鳳雲瑤,冷聲質問。

“還用說看她滿身血汙肯定是僥倖活下來的獸奴了,既然遇到了我們就不能讓你活著。”在他旁邊的黑衣人說話間拔出寶劍朝著鳳雲瑤砍了過來。

鳳雲瑤閃身跳進水灘中,用腳將水踢向黑衣人。

水花四濺,黑衣人本能的收劍回擋,趁著這個空擋,鳳雲瑤用儘全身力氣跳了起來,雙腳夾住黑衣人的脖頸,用力朝著地上摔去。

隻聽“哢嚓——”一聲,黑衣人的脖頸被硬生生的折斷,整個人摔進了水灘中,不再動彈。

由於慣性又加上鳳雲瑤身體過度透支,也隨著黑衣人跌倒在地。

其他三人見狀都吃了一驚,再看地上還未起來的鳳雲瑤眼中就多了幾份戒備和憤怒。

“好狡猾的獸奴,我們一起上殺了她!”

鳳雲瑤看著提劍衝著她過來的三人,心底升起了一抹絕望。

她大難不死重新獲得一次重生,曆經萬苦得來的性命,難道就要交代這裡?

這樣的情況下,能活下來的機會微乎其微,隻是她不會放棄!

鳳雲瑤眸中閃過一抹厲色,隨手抓住地上一塊石頭,單手按地正要站起和黑衣人搏鬥時。

隻見一道巨型白色龍影閃電般飛衝過來。

接著,白色龍影撞向站著的黑衣人,一瞬間的功夫,原本要殺她的三名黑衣人竟都飛了出去,七零八落的砸在地上,不再動彈不知是死是活。

什麼情況?

這時,那道白色巨型龍影化作一個碗口大的圓形‘物體’掉落在一名黑衣人身上。

小傢夥長相怪異,通體雪白,頭上有兩個小小的犄角,後麵拖著一條短小尾巴,看著萌態十足。

“我讓你們弄臟水,不知道我在幫主人打水嗎,該死的壞蛋,我踹死你!”

小傢夥用爪子在黑衣人臉上踹了幾下,憤憤不平。

發泄完後,小東西才滿意的轉過身,看到已經從地上站起來的鳳雲瑤,不由驚的瞪大了眼,“怎麼還有一個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