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穿越成太子》 小說介紹

唐羽穿越成太子(唐羽蕭玉淑楚凝玉)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唐羽穿越成太子》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嫁唐羽為妾?

此話一出,大楚公主楚凝玉雷霆大怒,為了成功拿下大唐兩城楚凝玉含憤答應,此事一出天下嘩然。

訊息傳到大楚帝國,楚皇怒髮衝冠,並第一時間召集人手奔赴大唐,欲將三日後一雪前恥。

唐羽一巴掌拍在了楚凝玉豐潤臀部上,大唐朝野震動,無數官員目瞪口呆,他們都知道這下子大唐跟大楚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唐皇為了迎接大楚三日後的反擊,下令讓文武百官選賢舉能,整個大唐朝野都陷入了震動之中。

天下七國無數奇人異士聽聞此事,立刻啟程前往大唐京城,他們無比期待著兩國三日後的朝堂對戰。

一時間,波瀾四起,風起雲湧。

而身為罪魁禍首的唐羽則是冇有一點負罪感離開了金鑾殿,他知道自己所作所為完全符合唐皇心意。

唐皇早就想跟大楚乾一架了,三日後的朝堂對戰大唐要是勝了還好,若是不勝,這便是兩國開戰的導火索。

......

“殿下,大事不好了!”

唐羽剛剛離開金鑾殿冇多久,一道靚麗身影便火速趕了過來。

仔細一瞧,來者正是自己的音律老師蕭玉淑,她身穿皇家特供的菊紋絲綢上裳,水芙色紗帶束著腰肢,經過昨晚一夜洗禮,蕭玉淑一張精緻玉容充滿了成熟韻味。

盯著蕭玉淑,唐羽一雙眼眸逐漸呆滯,他重生到大唐,為了快速保住自己太子位,他剛剛火速前往金鑾殿,倒是忽略了眼前這個絕代佳人。

被唐羽直勾勾看著,蕭玉淑嬌靨火紅,她情不自禁回想起昨晚之事:“殿下,戶部侍郎之子王修又來找太子妃了!”

“什麼?”聽到這話,唐羽這纔回過神來。

通過記憶唐羽得知,太子妃名為寧婉兒,唐皇當年親自將寧婉兒許配給自己。

殊不知,唐皇唐政本不是太子上位,而是發動一係列政變,弑兄殺弟這才榮登帝王寶座。

發動政變需要大量的錢跟物,當初寧家是京城第一大家族,財力富可敵國,為了得到寧家扶持,唐皇當年親自承諾,隻要自己登基上位,寧家千金便是當朝太子妃。

唐皇一諾千金,在兩人成年那一日,他親自為二人舉辦了婚禮。

隻是在寧婉兒心中,她未來夫君必然是人中之龍,而非唐羽這種典型紈絝,兩人成婚以來,寧婉兒對唐羽深惡痛絕,更是冇有讓唐羽碰過一根手指,近些時日,寧婉兒更是跟戶部侍郎之子王修走得很近。

蕭玉淑焦急說道:“殿下,妾身看的清清楚楚,王修真的又來找太子妃了!”

“混賬,回東宮,隨我去看看!”唐羽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這寧婉兒身為太子妃,瞧不起自己也就算了,竟然還敢公然勾搭野男人,這是要明目張膽給自己戴綠帽子嗎?

原太子能忍,他唐羽重生到大唐絕不能忍。

此時此刻,東宮境內,王修正在跟太子妃寧婉兒花園漫步。

王修麵如冠玉,一身白衣,他手拿紙摺扇盯著眼前滿園桃花道:“世人儘說桃花風流,卻不明白她春天之後的寂寞。婉兒妹妹,我就像這桃花一樣,對你日思夜寐,這份情愫可悲,可歎啊!”

“唉!”寧婉兒幽幽一歎,一臉愁容。

王修是戶部侍郎之子,自幼飽讀詩書,才華橫溢,如今更被譽為京城第一才子,她對王修充滿好感,不料在成年那天她忽然被家族許配給了太子唐羽。

說實話,要是唐羽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成為太子妃她倒也心甘情願,不料太子唐羽風流成性,著實令她失望。

“可悲?可歎?王修你個王八蛋,竟敢來東宮調戲太子妃,真當我唐羽是空氣嗎?”就在這時,唐羽快速衝了過來。

“參見殿下!”

見到唐羽到來,眾多侍衛侍女紛紛行禮。

看到唐羽,王修如同老鼠見了貓般驚慌失措道:“唐羽,你...你怎麼回來了?”

“哼!我要是再不回來,我的頭頂是不是要頂著呼倫貝爾大草原?”唐羽一臉慍怒道。

王修生怕唐羽找事,他立刻躲在了寧婉兒身後,寧婉兒則一臉厭惡道:“唐羽,王修哥哥隻是給我送一點宮外的點心罷了,你少在這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寧婉兒,你那點小心思彆以為我不知道!”唐羽沉聲喝道。

在嗬斥的同時,唐羽也在打量寧婉兒,隻見寧婉兒一雙桃花眼,身著一襲雪白長裙,腰束玉帶,精緻鎖骨如凝脂白玉,水潤修長的秀腿十分吸睛,寧婉兒無疑是極其美豔的。

寧婉兒鄙夷道:“你知道又如何?跟王修哥哥比起來,唐羽,你真什麼都不是!”

“婉兒妹妹說的冇錯,雖然你貴為東宮太子,但論才華你遠不如我,當年要不是皇帝陛下親自主辦婚禮,婉兒妹妹早就嫁給我為妻了,像你這種不學無術的紈絝壓根配不上婉兒妹妹!”王修躲在寧婉兒身後叫囂道。

“我配不上,你躲在女人身後就配得上了?真是荒謬!”

唐羽被氣樂了,他嗤笑一聲道:“還有,誰說我不學無術?要不咱倆劃出道來比劃比劃?”

“唐羽,就你還想跟王修哥哥比劃比劃,知道自取其辱四個字怎麼寫嗎?”寧婉兒很是鄙夷。

王修則是幸災樂禍道:“婉兒妹妹,既然太子殿下想要跟我比劃比劃,何不成全他?”

他知道唐羽不受唐皇喜歡,要是不出意外,要不了多久唐羽這個太子就要被唐皇給廢了,並且他是三皇子唐書恒的人,有三皇子罩著,王修還真的不怕唐羽對他怎樣。

“王修哥哥說得對,唐羽,既然你要比劃,那就比劃比劃,我大唐以武立國,這樣吧,那你們就各自做一首邊塞詩論勝負吧!”寧婉兒低語道。

她對唐羽很冇好感,唐羽要自取其辱,她不介意成全他。

唐羽嗤笑道:“好!邊塞詩就邊塞詩!”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吟,身為現代人的唐羽早就立於不敗之地。

王修輕蔑一笑,他摸了摸下巴,在地麵上走了七步後,然後王修眼前一亮道:“有了!”

“這麼快?”唐羽有些意外。

王修一臉戲謔道:“這是自然!可不是人人都像太子殿下一樣廢物!聽好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荊城飛將在,不教楚馬度荊山!”

這首詩大意是還是當年的明月跟邊關,征人守邊禦敵離家萬裡未回還,倘若荊州城蓋世大將軍李廣今還在,絕不會讓荊州城淪落到大楚帝國手中。

如今,大唐第一道防線荊州城淪落到大楚手中,王修這首詩非常符合大唐如今的處境。

“妙,王修哥哥這首詩做的妙啊!”寧婉兒眼前一亮。

被寧婉兒誇讚,王修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他看向唐羽挑釁道:“太子殿下還在猶豫什麼?是不是被我七步成詩嚇尿了褲子?要是太子殿下作不出來的話趕緊投降認輸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