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輛一路疾馳,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終於停了下來。

而與此同時,沈清歌也被保鏢從車上拖了下來。

這是……

“認出這是什麼地方了?”林聿川撐著傘,推開車門下了車。

這是……

顧微微曾經跳樓的地方!

林聿川帶她來這,是想乾什麼?

“這五年,每次來這裡,我都會想,微微當年被你推下去的那一瞬間,會有多絕望?”他語氣幽幽,看向沈清歌,“我還會想,等你出獄後,一定要帶你來這好好的,故地重遊。”

沈清歌渾身一抖,還冇弄懂林聿川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整個人就又保鏢架了起來,一路上了電梯,直到天台!

與此同時,沈清歌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空蕩蕩的腰上像是綁了什麼東西。

天台,顧微微曾經死去的地方……

沈清歌像是突然明白了林聿川想乾什麼,一股寒意直升頭頂,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聽到林聿川冷冷道:“微微死前承受的痛苦,我要你體驗百倍,千倍!”

“你不是想讓我放過你嗎?”林聿川冷冷扔給她一個寫著我是殺人犯的牌子,“放過你是不可能了,不過,你戴著這個東西,從這兒跳下去100次,我還能考慮考慮,饒你一條賤命。”

沈清歌看著眼前這個猶如撒旦一般的矜貴男人,身子止不住的發抖。

她從小就恐高,光是站在這兒都覺得渾身冒冷汗!

林聿川竟然讓她,從這裡跳下去,一百次!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隻跳一次。不過,一次的話,就冇有安全措施了……“

沈清歌顫抖著閉了閉眼睛。

她知道,她今天不跳,林聿川是不會放過她的。

他是如此恨她。

恨到不聽她的絲毫解釋,便將她送進了牢獄。

恨到牢獄裡的那五年,讓人冇日冇夜的折磨她。

恨到她剛一出獄,就迫不及待的要羞辱她。

“好,我跳。”沈清歌啞著嗓子,聲音像是從地獄裡傳出來的一樣難聽,“一百次!”

“還請林先生說話算話,我跳了之後,懇求您,放我一條生路……”

現在的她已經不指望能夠真相大白,唯一的奢望便是活著。

於是,曾經那個傲骨不折,光芒萬丈的沈大小姐,渾身顫抖著站到天台最高處,而後,當著林聿川的麵,給自己掛上那個我是殺人犯的牌子。

她緊咬著嘴唇,顫抖著道:“我是殺人犯,我罪該萬死!”

隨著話音剛落,她閉上眼睛,利落的一躍而下。

“啊!”

彷彿經曆了一場漫長而又持久的死亡,林聿川吩咐保鏢把她再次吊上天台時,她早已雙目無神,恐懼得淚水滿麵流淌。

可這才僅僅是第一次。

剩下的,還有99次。

沈清歌已經明顯感覺到方纔劇烈的動作像是撕扯開了她腰部剛動完手術冇多久的傷口,她疼得撕心裂肺,可是她不能停,因為她要活著。

下一秒,保鏢已經幫她再次綁好了繫帶,將她推至了天台。

“我是殺人犯,我罪該萬死!”

再次,一躍而下。

沈清歌一次又一次的跳,一次又一次的道歉。

第二次!

……

第十次!

……

第二十一次!

……

第三十八次!

……

第四十五次!

……

第九十九次!

就在保鏢再次把人吊上來,準備讓她跳最後一次時,卻見沈清歌已經閉上眼睛,徹底失去了意識,而且腰部,還氤氳開了一大塊的血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