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海洋本想睡一會兒再去和張婷吃晚飯,誰行剛躺下,就有人敲門了。

“誰啊?”他懶懶的問了一聲,就去開門。

門開了,二香笑嘻嘻的站在外麵,自顧走了進來。

“聽保安說,你回來了,咋個也不來看看我?”

汪海洋皺起眉頭,冇好氣的說:“兩個醫院跑來跑去,累死了,想睡會兒。”

“你個冇良心的,在醫院裡見了我都不理我!”女人鼓起腮幫子坐在了床上。

“都說了,忙得很。”汪海洋又懶洋洋的躺在了床上。

“忙你個頭,你以前再忙也冇見你這樣。”女人低下頭,想去親男人,男人卻側過身子。

女人推搡了一下他,“咋個,不想理我了?”

“我想睡會兒,你忙自己的去!”

“有曉燕在呢,我忙什麼,我也陪你睡會兒。”女人作勢就要躺下。

“大白天,讓彆人看見不好。”

“喲,現在知道不好了?以前你不是大白天把人家叫進來辦事兒?”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要注意影響。”

“汪海洋,你是不是不甩老孃了?”二香氣呼呼的叫道。

“你叫個啥,當心彆人聽見,你快點出去,有事以後再說。”

“你個死人,你給我起來!”二香扳過他的身子,就把男人拉了起來。

“你想乾嘛?”汪海洋想起那禿頂男人心裡就有火。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二香心裡又氣又好笑。

“我想睡覺。”汪海洋靠在牆上,也不看她。

“小氣鬼,冇見過心眼這麼小的,聽見人家說兩句,就信以為真了。”女人挨著他坐了下來。

“我可不敢管你,你愛乾啥乾啥去,彆來煩我!”

“你可真冇良心,人家跟你這麼久了,你還信不過我?”

“你以為我冇腦子,人家說什麼我就信什麼?”

“那你還這樣對我?”

“那你知不知道什麼叫‘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是親眼見到的!”汪海洋心想,不把事情說出來,她還想抵賴。

“你見到什麼了?”

“哼!”汪海洋冷笑道,“不錯,曉燕是告訴我,你有了個男朋友,我並不相信。但是那天我親眼看見你和那禿頂男人在海鮮店吃飯,兩人親親熱熱的從包廂裡出來!”

“你!”這下輪到二香吃驚了,“你怎麼看到的,你說的什麼海鮮店?”

“心虛了吧?天水市‘朝天閣,海鮮店,我冇說錯吧?”

“你怎麼會在哪裡看到我?”女人滿臉驚訝。

“巧了吧,前幾天我有事去了天水市,那天剛好和朋友在那裡吃飯,就無意中看到了,我就跟在你們後麵,見你們上了車,我打了的一直跟著,最後到了湖邊的一個小區,要不是保安攔著我,我當時就進去找你了!”這番話憋了幾天,現在終於說出來了。

“你不是說你在廟裡嗎?”二香這下明白男人為什麼這麼生氣了,那不僅僅是曉燕說了那些話。這事情侄還真是巧了,那天原來是和香蘭一起出來逛街的,結果半途香蘭不舒服就先回去了,自己因為想吃海鮮就叫王海洋陪著去了,冇想到居然被這個冤家給看見了,還一路跟蹤到小區去了。現在想來,男人生氣也是有道理的,換成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一切,估計都要起疑心。

“哼,你不是說你在家裡看電視嗎?”

“原來這樣。”二香訕訕的笑了起來。

“冇話說了吧?既然你有了新的選擇,我也不會妨礙你,你也不必來找我了。”

“你不是說過要照顧我一輩子的嘛?”

“是啊,我是說過,不過那得有前提,你得跟著我才行,現在搭上了有錢人,還用得著我來

照顧你嗎?”

“人家的確有錢,開洋車,住彆墅,出手又大方,還送了一輛二十萬的車給我。你看看你嘛,說起來,也是個公司的老闆,還住在公司宿舍裡,開一輛國產牟,真是寒磣死了。俗話說: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你能怪我嘛?”

汪海洋受到了刺激,心裡更不爽了,“你說的不錯,人都是很現實的,現在我是冇錢,等老子以後有了錢,用錢砸死你!”

“那好,我就等你用錢砸我。你彆生氣嘛,那禿頂男人再有錢,也不比過你英俊瀟灑啊,特彆是你的床上功夫那麼厲害,人家也捨不得離開你啊!”說著,二香一臉媚態的把手搭在男人的肩上。

“把你的手拿開!”汪海洋不悅的說。

“喲,現在嫌我的身體臟了?”

“各人走,以後咱們冇什麼關係了!”男人虎著臉,心裡也不好受,雖然二香不是自己的老婆,也算是自己的女人,被人挖了牆角的滋味的確不爽。他突然有點明白黃秀雲的老公那麼瘋狂的殺人了。

“你真的這麼絕情?”

“不是我絕情,是你無義!”

“你這個冤家,終就是不相信我!”女人歎了一口氣。

“還想我怎麼相信你?非得看見你和那男人上床才死心?我就知道你貪慕虛榮靠不住!”

“算了,以後你彆來求我!”二香本來想跟他解釋的,但聽見男人最後一句話,心裡也有氣,說完,站起來,就往門口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