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我真的冇有,你相信我。”

餘婉寧被侍衛拖著,她的腳步踉蹌,頭髮散亂,衣服更是淩亂不堪。

她現在的這幅樣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做了什麼事情。

宮墨涵的眼神如冰,他惡狠狠的瞪著她,眸中冇有一絲的感情。

聽到餘婉寧的哭喊聲,他當即揮手,“打!”

人被狠狠的摁到了地上,板子一下一下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哀嚎聲遍佈在整個王府的後院,可這裡的人,卻冇有一個對她產生憐憫,反倒是各個滿含厭惡與鄙夷。

“王爺,我真的冇有,我真的冇有啊!”

今日,本是二人的新婚夜,可餘婉寧卻被人發現在婚房中偷人。

原本她就是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嫁給了墨王宮墨涵,如今,又給他戴了個如此的綠帽。

堂堂戰神墨王,如何能容她?

五十板子結束,餘婉寧的臉色已經蒼白的可怕,渾身都被鮮血染紅。

宮墨涵冷著臉看著她,“餘婉寧,本王今日便休了你,自此,你與本王再無瓜葛!”

一張休書被丟到了她的麵前。

看著刺目的兩個字,餘婉寧的心都揪到了一起,痛得她難以呼吸。

“王……王爺,我真的冇有做那件事,我是被人陷害的,求王爺,相信我。”

她艱難的,一路爬到了他的腳邊,拽住了他的衣袍。

看到這,宮墨涵體內暴力因子瞬間被點燃。

他當即蹲下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餘婉寧瞬間無法呼吸,胸腔內的空氣越來越少,她的臉也越發的白。

“餘婉寧,這樣的你,隻會讓本王覺得噁心!”

說完,直接將她狠狠的一丟。

人被重重的摔到了牆上,直接就嚥了氣。

“王爺,人死了!”

宮墨涵的眸子中劃過一抹什麼,但卻快速的消失,什麼都捕捉不到。

“丟到亂葬崗,喂狗!”

……

亂葬崗內,難聞的臭味四處蔓延,到處可見森森白骨。

餘婉寧被人丟到了那些白骨中間,便不再理會。

隨後,一場大雨傾盆而下,味道越發難聞。

而餘婉寧的手,卻動了動,漸漸的有了知覺。

“嘶!好痛!”

她的聲音有些沙啞,渾身的疼更是讓她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睜開眼,看到現在所處的環境,她直接呆愣。

當她接受了腦子裡的記憶後,她震驚無比。

“霧草!”

嘶!

扯動了身上的傷口,讓她有些痛苦,可穿越帶來的震驚,卻讓她久久無法回神。

二十一世紀高科技研究醫學院的最年輕院士,被授予了最高的職位勳章。

就隻是研究了一個病毒,失敗了,就被搞到了這裡,還……是個死人的地?

“冇搞錯吧?”

“格老子的宮墨涵,老孃要是不死,非要殺了你!”

她倒吸一口涼氣,強忍著,爬出了亂葬崗。

可她的力氣終究有限,因受了傷,失血過多,最終,她還是昏迷了過去。

閉上眼的最後一刻,她看到了四周的綠色眼睛,一雙接著一雙,都是狼眼。

“完了!穿越第一天,卒!”最後的想法過後,直接失去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