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身後遠處林丁邪惡的叫罵聲,錢朵朵嚇得雙腿發軟。

她抹黑向前不辯方向的奔跑了很久,不小心滾到了河邊。

正好不遠處有一座橋,她連滾帶爬的躲在了橋下方。

稍微喘息,她就聽到了橋上奔跑的聲音,以及手電的光芒,向著橋下照射過來。

她嚇得捂住嘴,躲在了橋下最為隱蔽的位置。

“賤人,給我滾出來,我看到你了!”

橋上林丁虛裝聲勢的叫喊著,卻想著彆處找尋去了。

錢朵朵哆嗦著掏出手機。

她真的好害怕,也好後悔不聽媽媽的勸阻,不聽林易的話。

稍微冷靜,她還是給林易打過去電話求助。

如果,打電話給媽媽和爸爸,他們除了擔驚受怕,幫不上什麼忙。

林易畢竟年輕體壯的,比爸媽到來要強多了。

很快電話接通,錢朵朵帶著哭腔道:“林易快來救我!”

“你在什麼地方?用薇信給我發個定位!”

“好!”

不得不說,現代高科技時代,方便了人類。

隻要有信號,定位一發,另一個人要想找來真的很方便。

另一邊。

林丁追出去很遠,他的手電不停晃動著。

前方似乎,有一個人影一直在跑。

他誤以為是錢朵朵,興奮的追呀追。

在追到一片楓樹林的時候,那人影突然站定,轉身!

林丁的手電光一照,愣住了。

因為,眼前的人,不是錢朵朵,而是一個陌生女人的麵孔。

不過,這個女人除了臉色有些白的過分之外,真的很漂亮。

荒郊野外,又是林丁邪火上身的時候。

他稍微定神,就飛一般撲了上去。

“啊!”

淒厲的慘叫聲,在黑夜裡顯得如此的恐怖。

隔著很遠,錢朵朵清晰的聽到,頓時感覺脊背發涼。

那種恐懼感,讓她的頭髮稍都飄了起來。

半個小時之後,林易已經開車衝到了小橋之上。

定位顯示,錢朵朵就在這裡。

不過,他的車燈光照射出很遠。

卻在燈光的儘頭,突然看到了一個女人,消失在黑暗裡。

他心頭猛烈一顫,雖然很遠,而那個女人的身影也消失的很快。

可,他卻可以肯定,這個女人的背影像極了葉清雪。

“清雪!”

林易快速下車,對著黑暗裡喊了一聲。

橋下麵的錢朵朵,聽到林易的聲音,有些生氣地走了出來。

“我在這裡,你怎麼叫葉清雪的名字?”

林易將手電的光對著橋下一照,看著錢朵朵狼狽的模樣,皺了皺眉頭。

“你的‘林神醫’去哪了!”

“我怎麼知道!你厲害行了吧,他確實是個騙子。”錢朵朵爬上橋依然心驚肉跳。

“剛……剛纔,我好像聽到了,特彆嚇人的叫聲,好像就是那個騙子發出的。”

“走去看看!”林易其實,是想找尋葉清雪。

他真的感覺很奇怪,葉清雪的身影,已經在他前麵出現不是一次兩次了。

他懷疑過是幻覺,可問題是,自己冇有精神問題。

那麼,真相就隻有一個,葉清雪確實冇死。

自己看到的她,可能真的是她。

但是,這荒郊野外的,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錢朵朵聞聽林易要去看看,嚇得大叫起來。

“啊!不要,我害怕。要去你自己去!”

林易道:“一起,萬一那騙子趁我不在你身邊過來了怎麼辦?”

“啊!那……那我還是陪著你去看看!”

很快林易和錢朵朵來到了楓樹林附近。

畢竟是早春,楓樹林還冇有冒出小葉,顯得光禿禿的。

正因為如此,視野上就變得開闊了一些。

林易的手電照過去,可以穿透小樹林很遠。

很快,他在地上發現了許多血跡。

而且,血腥味越來越濃。

再向前尋找。突然,他的手電光芒之中,一個女人正在蹲著。

而地上,躺著一個人不知男女。

地上全是血。

隨著,林易的手電光芒照射。

那女人,猛然抬頭,轉頭看向林易這邊。

林易瞬間看清楚她的臉。

不是葉清雪還能是誰。

“清雪!”

林易聲音顫抖,激動的向前衝了過去。

而女子卻嗖,像是幽靈一樣,快速的衝進了黑暗之中。

她的速度之快,讓林易都驚得咋舌!

林易快速向前衝,錢朵朵哆嗦著跟著。

“你彆跑這麼快!我害怕!”

等林易來到躺著的人跟前,林易看到男子的胸膛一個血窟窿。

那鋸齒狀巴掌大小的血窟窿,和王大坤的一模一樣。

瞬間,他傻眼了!

難道,是看上去像葉清雪的怪女人殺人?

“啊!”

錢朵朵看到林丁死的好不淒慘,胸口那麼大一個血窟窿,中間被掏空了。

她驚嚇的一屁股軟癱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