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戰鳳仙還真的很有當狗仔的潛力。千嬌百媚的大小姐,就因為哥哥一句話,便不辭辛勞連夜守在錦繡城的小區門口。

這一夜,洛詩涵徹夜難眠。

戰寒爵限時讓她離開,可是她冇有辦法說服自己再次拋棄她的孩子。

這次,她決定勇敢的留下來。

隻是想到戰寒爵會找她麻煩,洛詩涵就不得不做出搬家的決定。

天矇矇亮的時候,洛詩涵就推著兩個巨大的行李箱下樓了。戰夙和童童則睡眼惺忪的坐在行李箱上。

洛詩涵剛出小區門口,戰鳳仙就從她的私家車裡鑽出來。“大嫂。”

也許是天色還不夠明晰,戰鳳仙將行李箱上的兩個瞌睡蟲當做了布偶娃娃。她的目光全神貫注的注視著洛詩涵。

看到戰鳳仙,洛詩涵微怔。她記得戰鳳仙,剛回國那天,她把這個豔麗風情的女孩當做是戰寒爵的新歡。不過昨天才知道,她竟然是戰寒爵的妹妹。

她們五年前應該是在她的婚禮上見過一麵的,洛詩涵貴人多忘事,竟然將鳳仙給忘記得乾乾淨淨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洛詩涵望著她胸前掛著的狗仔配備——攝影機。狐疑的問。

戰鳳仙撩了下微微淩亂的長髮,促狹的笑起來。“你猜?”

洛詩涵擠出看穿不說破的笑容。

幾年前她還留在戰家的時候,也曾聽人提及過這位豪門千金的趣事。她小小年紀就喜歡上了一位軍官,於是憑藉優異的成績考取了軍校的刑偵專業。隻可惜愛情冇有開花結果,這位千金小姐的學業也就荒廢了。

想必是戰寒爵利用她的專長,派她來監視她的行蹤。

怎麼辦呢,有戰鳳仙在,她冇有出國的事情豈不是就會被她泄密給戰寒爵?

洛詩涵望著戰鳳仙,心裡盤算著:她和戰鳳仙其實是一類人,豪門千金冇有吃過苦,所以滿腦子裡裝的都是詩和遠方。為了愛情將自己弄得一身狼狽,隻剩疲憊和苟且。

既然同是天涯淪落人,必有許多共同語言。

“我正在搬家,戰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就去我的新家坐坐吧!”洛詩涵很是光明磊落道。

戰鳳仙呆怔,“我大哥可是要你限時出境的,你如果違揹他的命令,後果不堪設想。”

洛詩涵苦笑,“我違揹他的旨意又不是一次兩次,瞧,我現在還不是活色生香的站在你麵前?”

戰鳳仙深知戰寒爵的脾氣,他那睚眥必報的奇葩性格在商場上禦敵無數。他的對手最後的結局不是瘋魔就是淪為毫無尊嚴的乞丐。

大哥明明那麼討厭洛詩涵,洛詩涵又屢屢違背大哥的旨意,可是洛詩涵還能活色生香的站在她麵前,戰鳳仙隻能感歎,一物降一物。

不過洛詩涵這種苦中作樂的性格折實符合戰鳳仙的味口。對這個大嫂,鳳仙竟然有一種相見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覺。

“大嫂,恭敬不如從命。那你坐我的車,我載你過去。”

洛詩涵微笑著點點頭。

戰鳳仙這時候纔想著為洛詩涵分擔一下行禮的負擔,她伸出手去接洛詩涵的行禮時,戰夙忽然動手,嫌棄的將她的手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