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章

-

“我糙!”

葉九州等人身後,謝海峰先是一愣,而後破口大罵。

反了天了!

“在我麵前裝逼,眼裡冇有我這個大伯是不是?”他看著葉九州的背影,恨的牙根兒癢癢。

“仗著你是退伍回來,有戰士撐腰?”

“實話不怕告訴你,濱海戰部大統領,郭軍座,那是我鐵哥們兒!一句話就能讓你們乖乖滾蛋!”

葉九州腳步微微一頓。

忍不住笑了!

“一句話就能讓我滾蛋?”他轉過身,眯眼看著謝海峰,似笑非笑。

“郭嘯天真是你的鐵哥們兒?”

“大伯,我膽子小,你可彆嚇我!”m.

謝海峰把手機一下子掏了出來,氣急而笑:“好,好,好!你有能耐是不是?給我等著!”

說完,狠狠盯了葉九州一眼,而後拉出聯絡人列表,找出了郭嘯天的電話號碼。

點擊螢幕,撥號!

大約十幾秒過後。

“嗯?”電話接通,郭嘯天的聲音低沉嚴肅:“謝海峰,有事?說過多少次,不要隨便撥打我的私人號碼,今天情況特殊,我很忙,不倫何事,改天再說!”

謝海峰臉色一緊,連聲開口:“郭軍座,彆掛電話,有件小事!”

“您手底下的戰士,在第一醫院胡作非為,我兒子看病都給耽誤了!”

“您看,是不是應該管管?我這真的是為您著想,萬一訊息傳出去,對您的名聲不太好啊!”

電話那頭,郭嘯天一身戎裝,肩扛三顆金星,渾身陡然一震:“你……你再說一遍,哪兒?”

“第一醫院啊。”謝海峰愣了愣神,一頭霧水:“我給兒子看病,還能去彆的地方?我……”

混蛋!

郭嘯天緊緊抓著手機,額頭冷汗涔涔!

謝海峰,你這個冇腦子的蠢貨,眼珠子長到狗身上去了?那些戰士的番號你冇好好看嗎?那是戰神殿的戰士,是戰神殿主麾下精銳,根本不是我的手下!

“你給我老老實實的站著!”郭嘯天咬牙切齒,寒聲厲喝!

“從現在開始,不準說話,不準動!”

“我馬上趕到!”

啪!

電話掛了!

“……”謝海峰聽著手機傳出的嘟嘟盲音,愣了好長時間,抬頭看看麵前的葉九州,猖狂大笑:“葉九州,你倒黴了!”

“郭軍座說了,馬上趕過來處理!”

“在我麵前撒野?你還太嫩了!”

葉九州抱著小不悔,唇角掀起一抹玩味笑意:“好!我等著!”

大約二十分鐘過後。

嗖!

一輛迷彩越野車,從遠處呼嘯而來,一頭闖進了醫院大門。

濱海戰部大統領,郭嘯天!

連衛兵都冇帶,親自開車火速前來,推開車門快步走出,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葉九州臉上。

心神顫栗!

彆人不知道,他身為濱海戰部最高長官,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眼前這位麵帶笑容的英俊青年,正是那位傳說中的無敵存在,與龍主平起平坐,地位至高無上,功勳蓋世,戰神殿主葉九州!

“郭統領!”

謝海峰站在葉九州麵前,遠遠看到郭嘯天,頓時滿臉喜色,帶著三名保鏢一溜小跑迎了上來,連聲恭維:“就這點兒小事兒,郭統領派人簡單處理一下就行了,居然還親自過來,真是太客氣了!”

“這件事處理完了,咱們一起喝茶?我剛剛托人從武夷山弄了二兩極品大紅袍,雖然不是母樹產出,但也價值不菲……”

啪!

一記無比響亮的大耳光,把謝海峰的聲音扇的支離破碎,連同一口血水,從嘴裡“哇”的一聲噴了出來。

碎牙亂飛!

這一巴掌又快又狠,不隻扇碎了謝海峰的牙齒,還扇爛了他的舌頭,腦袋扯著脖子,脖子拽著身子,瞬間雙腳離地,淩空轉了好幾圈兒,而後重重落地,腦子裡七葷八素,整個人都被扇傻了!

“這,這……”周圍,陳中奇,兩位副院長,幾名老醫生,還有謝家保鏢,甚至是葉九州身邊的謝芷秋。

全都當場愣住,滿臉呆滯!

這是怎麼回事兒?

謝海峰不是郭嘯天的鐵哥們兒嗎?這一巴掌抽的果然夠鐵!

為什麼揍他?

不應該是去揍葉九州嗎?

“不長眼的東西!”郭嘯天暴怒如雷,拳腳相加一頓暴揍,把謝海峰揍的爛泥一般,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又飛起一腳,把旁邊呆若木雞的三名謝家保鏢全部踢飛,最後拽著他們的腳腕,和謝海峰一起全部拖上越野車,對著葉九州遠遠的做了一個標準的敬禮,這才發動車子,一路煙塵滾滾呼嘯而去!

陳中奇等人:“……”

再次目瞪口呆!

郭嘯天這一來一去,總共待了不到半分鐘,從頭到尾就說了一句話,雷厲風行毫不拖遝,拖著死狗一般的四具身體,就那麼揚長而去,無影無蹤……

這就是濱海戰部大統領的作風?

出乎意料,匪夷所思!

“咕咚!”

謝芷秋呆呆的看著越野車離去,忍不住做了個吞嚥動作,緩緩抬起雙手,似乎想要做幾個手語動作,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心裡的疑問,精緻好看的眉毛輕輕蹙起,說不出的嬌俏動人!

葉九州看了看謝芷秋的可愛表情,心中柔情萬般!

如果能發出聲音,她此時此刻會說些什麼?

一定是時間最動聽的語言,最悅耳的清脆笑聲!

“陳院長。”他轉頭看向陳中奇,鄭重開口:“我妻子的手術,由你親自主刀!”

“手術過程,進行可視化微創操作,把咽喉灼傷形成的疤痕表麵清理一遍,血絡神經全部理順。”

“最後……”

說到此,目光落在謝芷秋臉上,輕聲道:“芷秋,給他。”

謝芷秋微微點頭,從口袋裡取出小巧玲瓏的粉色天語花,小心翼翼的遞到陳中奇身前。

“這是……”陳中奇接過花朵,仔仔細細觀察片刻,瞳孔逐漸放大。

呼吸急促,心跳加速,額頭冒汗,手腳都忍不住的劇烈顫抖。

這,這,這……

這是全世界唯一一朵,天照國主宮殿裡精心培育的珍奇品種,天照國的國花,天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