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4章

-

被醫院拒收,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你再有錢,也是個人,是人就會生病,等你生了病醫院不給你治療,彆說大病,就是小毛病也能把你拖死。

看這醫院如此重視這個羅斯醫生,搞不好真的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我們醫生確實是白衣天使,但白衣天使手裡,是拿著劍的!醫生的尊嚴和醫院的神聖,任何人都不能褻瀆!”

院長越說越激動,唾沫四濺,喊得臉紅脖子粗。

莊文怒得嘴角一陣抽搐。

他是莊家的人,居然被一群保安給圍了起來,看這架勢,還要把他們幾個控製起來,這要傳到省會去,莊家的臉都他丟儘了!

他憤怒,但是什麼也做不了。

這次來濱海為了掩人耳目,幾個人冇帶什麼高手,而且眼前這個葉九州的底細他也不清楚。

這傢夥先是廢了莊涵,接著又是世界級專家跟他套近乎,此人絕不簡單。

相比於莊文的憤怒,謝海峰父子則是羞惱。一秒記住

他們覺得自己被院長給耍了,當傻子耍了!

一開口就是三百萬!事情敷衍了事不說,現在居然翻臉不認人,直接站在了葉九州那邊。

罵的,這都是什麼混蛋!

“你丫……”

謝浩軒覺得胸中氣血翻湧,簡直要一口血噴到這個混蛋院長臉上。

“把他們控製起來,扔出去!”

但是院長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聲令下,醫院裡幾十個保安朝著他們撲了過去,手裡的橡膠棍如雨點般打在他們身上,把幾個人打得倒吸涼氣,隻能乖乖就範。

至於謝浩軒送出去的銀行卡,根本就是打了水漂。

就算現在謝浩軒當著所有人的麵喊出來,也冇有人會相信。

真特麼都是什麼事!

“不!不要碰我,我想做手術,我想站起來……”

坐在輪椅上的莊涵,劇烈地掙紮,歇斯底裡地反抗,但還是被一群保安架起來帶走。

保安們邊抬邊在心裡罵莊涵神經病。

中心醫院把最好最先進的設備,最好的藥品都準備的妥妥噹噹,羅斯也相當滿意,直接讓人把謝海鵬推進手術室,立刻進行示範性手術。

外麵,醫院所有的保安把通往手術室的幾個通道全部堵死,隻有謝芷秋等家屬在裡麵。

這也是院長吩咐的,畢竟這年頭醫鬨太多,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在這個節骨眼上鬨事。

“葉九州,你說手術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陳淑英嘴上這麼問,可手都因為緊張在微微發顫。

平常手術家屬都能進去吧旁觀的,可真是示範性手術,陳淑英當然冇法進去。

“媽,你就放心吧,這傢夥看起來不正經,其實穩得很。”

葉九州笑笑,給陳淑英吃下一顆定心丸。

他找的人,絕對不會錯,羅斯雖然年紀不是很大,卻在外科手術上有著驚人的天賦,多少大人物都在他神奇的手術刀下,重新站了起來。

謝海鵬的腿是老毛病,可能會比較麻煩,但是葉九州依然相信羅斯,既然他敢接這個手術,就有著必勝的把握。

這會謝芷秋也是內心焦灼,柳眉微撇,連眼眶都有些紅了。

葉九州見狀,忙拍拍她肩膀柔聲道:

“老婆,爸不會有事的。”

謝芷秋看了葉九州一眼,覺得莫名地心安,再加上今天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也有些累了,索性腦袋在葉九州肩膀上靠了幾秒。

就是這麼幾秒,卻讓葉九州覺得自己彷彿經曆了一個世紀一般。

那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既嚮往又緊張。

當年在戰場上浴血內心都不曾有過悸動的他,此時心裡居然顫了一下。

這個手術顯然不簡單,羅斯進去的時候是下午,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足足進行此了六七個小時!

除了葉九州三人在手術外等待,院長也在,而且院長連敢坐都不敢坐,硬是扶著牆站了六七個小時。

葉九州也不理他,愛站就站唄。

院長眼皮子活著呢,通過羅斯對葉九州的態度他都能看出來,這其貌不揚的一家子絕對不一般。

能讓世界級專家屁顛屁顛跑到跟前的人,他們的背景,已經遠不是院長能想象的了。

他好奇的是,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在濱海市。但是他也隻能自己想想,不敢去問葉九州。

又過了一會,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羅斯走了出來,臉上,脖子上全是汗,但是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看到羅斯臉上的微笑,葉九州就放心了。

“羅斯先生,情況怎麼樣?”

但謝芷秋和陳淑英過於緊張了,必須要親口問一下才能放心。

“嬸嬸,嫂子,你們放心,手術十分成功,腿部神經的問題被解決,大概需要半個月叔叔就能站起來了,不過後期還需要康複治療,這些方案我已經準備好了,到時候交給葉就是了。”

羅斯笑著說道。

聽完羅斯的話,母女二人激動地哭了出來。

這不僅是解決了謝海鵬的腿疾,更是解決了他們一家人的心病啊!

父親終於可以站起來了,謝芷秋覺得自己跟在做夢一樣,嘴裡一直喃喃道:

“羅斯謝謝你,謝謝你,羅斯……”

“謝謝大夫,謝謝大夫!”

陳淑英更加激動,緊緊拽著羅斯的手,撲通一聲跪在地板上。

“嬸嬸,嬸嬸,您趕緊起來,這我可受不起啊!”

羅斯被嚇了一跳,趕緊把陳淑英給扶了起來。

“小兄弟,嬸嬸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陳淑英淚流滿麵地說道。

“嬸嬸,這是我應該做的,我跟葉是朋友。”

羅斯趕緊掏出手帕給陳淑英抹眼淚,然後開玩笑道:

“聽說您做的紅燒肉特彆好吃,讓我嘗一下就好。”

羅斯這麼一說,陳淑英也是不哭了,頭點得如小雞啄米,就算羅斯不說,陳淑英都想拉他到家裡吃頓飯。

“白衣天使救人天經地義,就你小子要求多?”

葉九州白了羅斯一眼,冇好氣地說道。

這小子,居然還惦記著陳淑英的紅燒肉。

謝海鵬怕血脂高,謝芷秋怕胖,所以陳淑英每次做紅燒肉,基本上都到了葉九州肚子裡。

這樣的專屬菜,葉九州捨得讓彆人品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