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5章

-

在這方麵,葉九州可是很自私的,纔不會跟彆人分享。

能讓葉九州護著的東西,都是他的逆鱗,觸之必死!

“行了,手術做完了,你趕緊走吧,不歡迎蹭飯。”

葉九州瞥了羅斯一眼,有些不耐煩,對待謝芷秋一家之外的人呢,他一向是冇什麼耐心。

見到葉九州這樣,羅斯隻能尬笑兩聲。

接著他看了謝芷秋一眼,眼中滿是敬佩,在他看來,能把葉九州這等人物降服,謝芷秋一定不是一般的女人。

“葉,叔叔的後期療養,我已經做好了,你隻要找個康複方麵的專家,按照我的方案來,一定冇問題。”

羅斯冇法親自給謝海鵬做康複的,他事情太多,行程排得滿滿噹噹,這次來濱海,他還是強行壓掉了一些事情,否則根本就抽不出身來。

這世上,能讓他羅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恐怕隻有葉九州了。

羅斯交代完,就趕緊走了。

葉九州說了不可能讓他蹭飯,那他是絕對不敢去的,否則去了,真不一定能出來。m.

謝海鵬躺在病床上,被幾個護士推了出來,雖然做手術的過程十分痛苦,但此刻他扥臉上滿是興奮和激動。

他的雙腿嗎,有感覺了!

有了感覺,還愁站不起來嗎?

“葉九州先生,我已經安排本院最好的康複專家為令尊進行後期的康複治療了,vip康複理療室等康複場所都已經備齊,隨時都可以使用。”

院長舔著臉笑道,剛剛羅斯醫生一發話,他立刻就跑到角落裡打電話安排,生怕怠慢了葉九州等人。

“葉九州先生,您是羅斯醫生的好友,而羅斯醫生使我們醫院的貴賓,那麼您和您的家人,也是我們醫院的貴賓!把謝總交給給我們!您儘管放心!”

院長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嗯,麻煩你了。”

葉九州微微頷首,然後有加了一句:

“你們隻負責康複治療就好,至於安保工作,我自己來安排就好。”

畢竟謝海峰和省會莊家對謝海鵬懷恨在心,把安保工作交給醫院,葉九州很不放心。

“當然可以!葉九州先生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院長諂媚道,十分激動。

葉九州能同意濱海市中心醫院為謝海鵬做康複,他就已經很滿足了,要不是羅斯醫生,他連有認識葉九州的機會都冇有。

畢竟羅斯醫生對葉九州那麼恭敬,以後聯絡羅斯醫生,就全靠葉九州了。

說完,院長迅速去安排,還為此專門召開了一個小型會議進行討論。

“葉九州,真是太感謝你了。”

謝海鵬深吸一口氣,對葉九州說道。

他活了半輩子嗎,什麼事情不明白?

能得到世界專家的治療,全是葉九州的功勞。

他是患者,比誰感受的都要真切,在手術室裡,十多個一流專家在給羅斯打下手。

那些全都是中心醫院最好的一聲,大多已經頭髮花白。

可在羅斯麵前,他們不冇有架子,還主動請教,那謙遜的表情,像極了見到老師的學生。

可見那個羅斯醫生在醫學界地位有多高。

“爸,您跟我還客氣什麼,我們都是一家人。”

葉九州笑笑,接著說道:

“女婿就跟乾兒子一樣。”

“是親兒子!”

半晌,謝海峰開口道,依舊激動地聲音發顫。

看著葉九州,謝海鵬嘴角浮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以前葉九州為他們做的,還能一件一件理出來,可這次手術過後,他們家欠葉九州的,真還不清了,而且他們也不可能還的上。

想到這,謝海鵬不禁看了自家閨女謝芷秋一眼。

謝芷秋看到父親看向自己,先是一愣,隨後俏臉變得通紅。

難道父親覺得家裡虧欠葉九州太多,要把自己抵債給他?

想到這,謝芷秋覺得臉更燙了,一抬頭,陳淑英已經把謝海鵬推走了。

空曠的走廊,隻剩下她和葉九州兩個人。

“走吧。”

葉九州起身道,謝芷秋連忙跟上。

隨後,葉九州讓龍騰飛以最快的速度把利劍安排到醫院,二十四小時輪班保護陳淑英和謝海鵬。

“葉九州,我……”

葉九州開著保時捷gt,一旁的謝芷秋臉扭向他好幾次,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那緋紅的臉頰,似乎還有些嬌羞。

“老婆,跟你老公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葉九州戲謔道,笑得壞壞的。

“唉,我認栽了。”

謝芷秋歎了有一口氣,彷彿是心有不甘。

“認栽?誰能讓我老婆認栽?”

葉九州有些懵,冇聽懂謝芷秋的話。

“葉九州,我覺得我爸媽現在很想讓你娶了我。”

謝芷秋看向葉九州,無奈道。

葉九州手一抖,車子差點偏離道路。

“怎麼,你不願意做我老婆啊?”

但葉九州依舊是滿臉含笑,以開玩笑的語氣問道。

“我,我我們這種家庭,配不上你的。”

謝芷秋支吾道,低下了頭,平日林要強的她,此時竟一點自信都冇有。

葉九州噗嗤笑了一聲,然後把車子開到路邊停好。

“葉九州,我是認真的,我是真配不上你。”

謝芷秋抬頭看向葉九州,認真說道:

“你們一起蹲過號子的,也都是很厲害的人,我真的,配不上你,以你的條件,跟誰在一起都不困難吧,我們家真的會拖累你的?”

“芷秋,我不缺錢的。”

葉九州看向謝芷秋,開口道。

“我知道,所以我們家欠你的,恐怕一時半會還不上。”

謝芷秋咬了咬嘴唇,她還是逞強了,他們家裡欠葉九州的何止是還不上這麼簡單,根本就還不起,也不可能還的清楚。

謝芷秋不知道葉九州個人財產有多少,但就憑他隨意拿出的至尊黑卡來看,至少是億級彆的。

“我認識很多人。”

葉九州接著說道,眼神漆黑如墨,深邃迷人。

“嗯,你蹲號子的時候認識很多人才,都是人才,說話還好聽。”

冇遇到葉九州之前,謝芷秋覺得自己是精英,可現在知道葉九州的實力後,她覺得自己彷彿一個冇見過世麵的鄉巴佬。

母親陳淑英說的對,自己確實攀不起葉九州這個高枝。

“但剛剛我說的那些,在我眼裡,都是狗屁,而你,纔是對我最重要的,也是唯一重要的。”

葉九州眼神灼灼,一句話的反轉,讓謝芷秋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