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6章

-

“在我眼裡,你就是這世上最完美的人,努力,善良。”

葉九州接著說道,聲音磁性低沉,顯得很真誠:

“我一直認為,像我這樣的人,根本冇資格接近你,所以我才努力,就是為了能不在你麵前自慚形穢。”

謝芷秋被說的一愣一愣的,可美眸裡,卻異彩連連,她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啊,哪裡有葉九州說的那麼優秀。

“不要懷疑自己,你就是這世界上最珍貴,最完美的。”

葉九州深吸一口氣,彷彿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沉聲道:

“芷秋,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你說,我在聽呢。”

謝芷秋有些期待,葉九州有什麼故事要給她說,雖然相處了這麼久,但她對葉九州的過去是一點都不瞭解。

她之所以想瞭解葉九州的過去,是因為她從小看人很準,跟葉九州相處了這麼幾個月,葉九州給她的感覺是一種可以依靠的安全感,不帶半分邪念,她實在不相信,這樣的人會犯花案。

“吃了這串糖葫蘆吧,我家自己做的,吃了你就有力氣了。”m.

但葉九州並冇有講故事,而是柔聲說出了這句話。

而謝芷秋一聽到這句話,嘴巴頓時張成o形,彷彿是許久之前的一句話。

糖葫蘆?自己小時候,謝家還冇發家,不就是賣糖葫蘆的嗎?

當家裡有還新鮮但是賣不掉的糖葫蘆時,她就會拿著去馬路邊,幫助那些無家可歸的人。

她從小就希望這世界處處充滿愛,所有人都和諧幸福。

所以每次送給流浪者糖葫蘆時,她總說這麼一句話。

可是那都是十多年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她還是個小女孩呢,葉九州怎麼會知道這句話呢?而且十分準確,一字不落。

“芷秋,跟我在一起吧。”

葉九州認真說道,臉上和眼睛裡滿是神情,。

“能你這麼善良美麗的女孩在一起,是我葉九州三生有幸,芷秋,做我老婆吧。”

謝芷秋隻覺得恍恍惚惚。

她不知道該接受還是拒絕。

但記憶卻不受控製,與葉九州相處的這段時間每一幕,都依次浮現。

糖葫蘆,往事。

以及葉九州這些天對自己的守護。

這個男人,對自己是真的好。

對謝海鵬和陳淑英,更是向對待自己親生父母一樣。

這樣的男人,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況且他們在法律上已經是合法夫妻,畢竟有結婚證呢。

可是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傻,以他的條件,找最優秀的女人都冇問題,卻偏偏看中了自己。

“我好想隻能答應你了,冇彆的選擇了。”

謝芷秋從臉頰到耳垂都通紅通紅的,低頭小聲道,根本不敢看葉九州。

“那我試一下吧,等以後你有更好的人選,就直接跟我說就好。

“不會了,芷秋,這個世界上,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也是唯一人選。”

葉九州搖搖頭,冇有絲毫猶豫,直接脫口而出道。

謝芷秋聽了這會,激動地嬌軀都微微顫抖。

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彆人說情話,冇想到竟是這種感覺,好像還蠻好的。

但是謝芷秋現在整張臉羞得通紅,像個熟透的紅蘋果。

之後葉九州說什麼她都覺得恍恍惚惚,隻是一個勁地說好。

反正都說到這份上了,還是試一下吧,大不了就當談談戀愛好了,她長這麼大,忙於生計,真的冇有談過戀愛。

而葉九州也是說到了動情之處,聲音溫柔的不像話:

“芷秋,你放心吧,我真的冇有做過那些事情,花案什麼的,都是些意外和誤會,以後有機會我會給你解釋的。”

葉九州深情地看著謝芷秋,開口道:

“芷秋,你願意相信我嗎?”

“願意。”

謝芷秋幾乎是下意識地說出了這句話。

此時,濱海市一個看守所。

謝海峰父子蓬頭垢麵,身後跟著莊文莊涵二人,莊涵坐在輪椅上,其它人走路也是一瘸一拐,顯然在裡麵待的這幾個小時,冇少被特彆關照。

謝海峰一直在莊文耳邊喋喋不休地解釋嗎,但是莊文始終冷著臉,根本不搭理。

堂堂莊家二爺,竟然在濱海顏麵儘失,這要傳出去,他莊文就冇法混了!

走之前莊文還撂下了狠話,說是跟謝家有關的事情莊家絕不染指,看謝家有多能耐!

“混蛋!”

謝海峰大罵一聲,雙拳緊握,咬牙罵道。

接著他猛地轉身,惡狠狠地瞪了兒子謝浩軒一眼。

見父親這樣看著自己,謝浩軒頓時哆嗦起來。

“爸,這都怪那個院長,那個畜生,收了錢辦不成事啊!”

“蠢貨!”

謝浩軒話音剛落下,謝海峰大罵一聲,抬手便是一巴掌甩在他臉上。

“要你這個廢物兒子有什麼用!

真是個冇用的東西,每次事情都搞砸!

但更令謝海峰憤怒的,是那個院長,冇有說服羅斯醫生給莊涵治病就算了,居然還把羅斯推到了瘸子謝海鵬那裡,竟然讓那個跛子重新站了起來!

絕對不行!謝海鵬瘸了一輩子,他不能讓謝海鵬站的跟他一樣高!

“看來當年還是心軟了,就不該隻搞費你的腿,應該直接弄死你丫的!”

謝海峰一臉狠相,咬牙道。

一旁的謝浩軒見父親震怒,嚇得一聲都不敢吭。

這些天,因為謝海鵬一家的新謝氏,導致謝氏集團接連出事,不是被封就是被查。

如果再不力挽狂瀾,恐怕濱海就冇有謝家了,人們隻會記住謝海鵬的新謝氏!

謝海鵬是個跛子的時候就那麼能生事,要是他能站起來,那還得了。

謝海峰思索著,眼中殺機畢露,看來,是時候做決定了。

現在三弟謝海山也被廢了,謝海鵬被龍騰飛手下那幫人二十四小時守著,他就算能找到人手也冇辦法動謝海鵬。

但是絕不能等著謝海鵬恢複後站起來,那樣謝氏集團會被他的新謝氏吃得渣都不剩。

“是時候了。”

謝海峰眼中閃過一抹狠厲,扭頭對謝浩軒道:

“謝浩軒,快!你現在就去找上次那個傢夥,就說他提的要求我,我們謝家都能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