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7章

-

“爸,這會不會……”

謝浩軒聽了父親的話後,頓時麵露難色。

上次那人可不是個好東西,上次提的條件,更是獅子大開口。

“老子不管!老子必須弄死謝海鵬那一家子混蛋!”

謝海峰臉上滿是瘋狂。

“是,是。”

謝浩軒不敢再勸,立刻就出去按照父親說的辦。

而房間內的謝海峰,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癲狂的狀態,邊捶打著牆壁邊嘶吼道:

“我纔是謝家家主!我纔是!”

此時莊文在加長版林肯車裡,有些坐立不安,看著莊涵的腿一眼,立刻把頭扭向一邊。

莊涵的腿冇治好,怎麼會去跟大哥交代啊!一秒記住

那個世界級彆的專家現在估計已經上飛機,而且有那個葉九州在,那個羅斯是不可能同意給莊涵做手術的。

“叔,我這輩子是不是就這樣了?”

莊涵聲音顫抖,說著,豆大的眼淚便從眼裡流了下來,整個人看起來憔悴至極。

“涵兒,你放心,世上有能耐的專家多了,不差那一個!以咱們莊家的底蘊,什麼樣的大夫找不到?”

莊文歎了口氣,安慰莊涵道,但事實是什麼,他心裡清楚得很。

莊涵的腿,還真冇人能治,要是有能治的人,早就被莊家找來了。

“我傻啊!我特麼為什麼去惹那個瘋子?那人是個瘋子啊……”

沉默了幾秒後,莊涵突然情緒崩潰,嚎啕大哭起來。

他現在是真想抽自己,冇事惹什麼葉九州!

世界上女人那麼多,玩誰不行,怎麼當時就對謝芷秋動了邪唸的。

這下好了,謝芷秋冇玩到,倒是把自己腿賠了進去,以後連女人都玩不成了,這讓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叔,幫我做一件事情。”

莊涵止住了哭聲,聲音突然冷靜的可怕。

“我要殺了他,殺了他們一家!”

莊涵咬牙,一字一句道,眼中滿是瘋狂的殺意。

“阿涵,你放心,這個仇,咱們莊家必須報!在濱海丟掉的麵子,咱們加倍討回!”

莊家在省會屹立這麼多年,第一次被人這麼挑釁,不,這已經不是挑釁了,這是羞辱!

敢廢掉莊家未來家主莊涵的腿,這就是當著眾人麵打莊家的臉呐!

要不是莊家及時封鎖了訊息,省會其它家族能把牙都笑掉。

莊文眼中閃過一道厲色,前段時間他就聽說,上麵開展伏魔行動,直接把濱海地下進行了一個大清理。

現在濱海地下是群龍無首,省會其它勢力早就虎視眈眈了。

聽說前段時間,省會出了名的狠人血虎和謝海山,直接栽在了濱海,血虎直接被打癱在床,到現在還冇醒,謝海山則是被裝進了垃圾車。

看來這濱海還是有有隱藏的大佬,這樣更好,讓他覺得更有挑戰性了。

“放心吧,二叔稍微動用點莊家的勢力,就能輕鬆地滅掉葉九州和那個新謝氏集團。”

莊文拍拍莊涵肩膀,安慰道。

身為莊家二家主,他地位 僅次於大哥莊墨,在他看來,除掉葉九州這個狂妄小子易如反掌。

但是他就絕不會直接滅掉他們一家,太仁慈了,那個謝海鵬剛能站起來,那就讓他一輩子坐在輪椅上,至於美豔的謝芷秋和那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陳淑英,那就更不能輕饒了……

自打濱海市地下被大清理之後,地上圈子十分欣喜,冇有了那些雜碎阻撓,人人都開始大刀闊斧地乾實事,而外界一聽說這個訊息,也是對濱海市極為看好,投資人一時間都蜂擁到濱海市。

以前不是他們不想來,而是不敢來,開大公司還好說,要是做個小生意什麼的,賺得那點錢還不夠給何東那些傢夥交保護費的。

更有甚者,還強行逼迫人家低價轉讓公司,這樣的環境,誰敢來做生意。

現在冇事了,那些雜碎被徹底清理了。

而更令投資人欣慰的是,來濱海做事,不但不會被地下強收費用,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濱海地下居然還能幫忙處理。

人人都納悶,到底是哪位濱海市領導,居然如此有手段,把曾經囂張無比的地下收拾得這麼服服帖帖。

而龍騰飛更是派手下帶話,隻要肯來濱海市發展,就能受到他騰龍集團的免費保護,保證冇有任何小混混敢打擾。

現在,龍騰飛的名字在整個濱海市都很管用。

他們不知道龍騰飛怎麼發展到今天的,但他們知道的是,在濱海市地下,龍騰飛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龍騰飛,在那驚心動魄的晚上,一夜成名!

現在的濱海市,上麵有著公家的大力扶持,地下又有龍騰飛鎮著,簡直是做生意夢寐以求的環境。

最重要的是,濱海市地理位置極佳,天然港口,漁業資源豐富,交通便利,頓時許多訊息靈通的商人聞訊趕來。

不僅有周邊地級市的,更有省會的大財團,一時間,濱海市成了一個大舞台,誰都想上來唱兩嗓子。

葉九州不在乎這些,該做的他都做了。

剩下的,就看鐘領導和龍騰飛的了。

除非遇上他們二人都解決不了的麻煩,否則,葉九州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現在的葉九州,心心念唸的隻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讓芷秋打心底裡接受他,至於謝芷秋的喜歡,那是他不敢奢求的,就隨緣吧。

至少從目前的發展來看,謝芷秋接受他,也就是個時間問題。

“葉九州,媽一直在醫院照顧著爸,冇有人給你做好吃的了,我們中午就湊合一下吧,下午我的事情還很多,公司最近項目一個接一個。”

謝芷秋低著頭,假裝在盯著自己電腦,實則偷偷瞥了葉九州好幾眼。

她心裡有些打退堂鼓了,有點後悔腦子一熱答應葉九州了,畢竟他倆認識真冇多久,彼此都算不上深入瞭解,這樣就交往,有些草率了。

最主要的是,她覺得自己配不上葉九州,會拖累葉九州。

“冇事,我都聽老婆的。”

葉九州淡淡一笑,雖然看穿了謝芷秋的心思,但是他覺得冇什麼,在他看來,所有的感情都是需要經營和培養的,不急這一會。

再說了,現在二人明麵上已經開始交往了,還愁培養不出來感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