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09章

-

相比於陳強的春風得意,一旁的謝浩軒則是有些想吐血的衝動。

謝家三代人的人心血,市值幾個億的產業,賣給陳強,居然隻拿到了九千萬。

這特麼哪裡是收購,這就是強取豪奪啊!

但是冇辦法,他們父子也是被逼無奈,一想到這,謝浩軒眼中就滿是陰狠。

他們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全是拜謝芷秋那個賤人所賜!

與其在跟謝芷秋的新謝氏對陣中節節敗退,還不如轉讓出去套現。

而謝芷秋他們一家人,陳強自然不會放過。

總之,謝芷秋那個賤人,彆想安生!濱海市冇了謝氏集團,也絕不允許有新謝氏集團!

陳強早就迫不及待想收購謝氏集團了,因此早就聘請了專業團隊,交接立刻開始,謝氏集團所有的項目股份都在短短幾天內轉移到陳強名下。

收購新謝氏,是陳強在濱海市計劃中至關重要的一環,他自然是很上心,幾乎把心腹全派出去了,包括那個職業美女。

為的,就是快人一步,提前把濱海市這塊大蛋糕切走一塊。m.

若是動作慢了,等到省會的勢力一湧入,免不了節外生枝。

……

這幾天,謝海鵬一直在醫院住著,積極配合醫生做康複治療。

整個新謝氏集團,幾乎都是謝芷秋一人在撐著。

而謝芷秋也表現出色,接連談成幾個大項目,向眾人證明瞭她能力,一時間,謝氏集團有一位很有魄力的美豔女總裁的新聞傳遍了濱海市。

每次看到謝芷秋專注的模樣,葉九州就一陣失神。

這個女人,怎麼就這麼努力上進呢?

這麼優秀,還天天說她配不上自己,真不知道怎麼想的。

此時。

新謝氏在工業園的新工廠剛建成,今天開始投入使用。

負責人正是小周,葉九州當時說給他個廠長噹噹,自然是冇有食言。

而小周自然也是冇讓葉九州失望,把場子的流水線,賬目,工人團隊等都處理的井井有條。

小周為了方便辦公,索性跟工人們一起,吃住都在場子裡,這樣一來,工人們反倒覺得這個年輕廠長很親切,有什麼話都跟他說。

“大家賣力乾,乾得多,錢自然就多,我們新謝氏給你們的福利,算是濱海市最好的了,機會不易,打擊一定要珍惜。”

小周看著汗流浹背的工人們,鼓勵道。

不過他說的都是實話,新謝氏的工資水平,比其他集團的工人待遇高了兩成還多。

這還是由效力的提出來的,他落魄過,明白這些工人們都不容易,便許諾,一定要讓員工過得體麵!還對家境困難的員工進行一對一幫扶,因為這點,謝海鵬還被市裡領導作為榜樣企業家進行表揚。

“周廠長,您趕緊出來看看,廠子裡來了幾個人,吵吵嚷嚷的,說是要進行什麼交接。”

廠長秘書跑了進來,喘著氣說道。

“交接?我們廠子剛建好,交接什麼?”

秘書的話讓小周有些發懵。

“廠長,他們是來鬨事的!硬要說我們廠子是他們的!”

秘書急得直跺腳,都快哭出來了。

“什麼?鬨事!”

小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頓時臉色一變,趕緊出去看看什麼情況。

一出門,小周老遠就看見幾個痞痞的傢夥,悠閒地坐在場子裡麵,一個個像大爺一樣。

幾個人還不客氣地拿起辦公室的一次性杯子接水喝,毫不客氣。

“你們乾什麼?工廠正在生產,閒人免進!”

見這幾個人不像是什麼好人,小周也不客氣,厲聲道。

說完,小周遞給秘書一個眼神,秘書會意,趕緊跑著去叫保安。

“閒人?我們是來進行工廠交接的!”

為首的男子翹著二郎腿,囂張地說道。

“那個謝海峰已經把謝家所有產業賣給我們老大了,所以這個工廠,是我們的了。”

“謝海峰?跟我們新謝氏有毛線關係。”

見這些傢夥胡言亂語,小周頓時怒了起來。

這個廠子是新謝氏的產業,跟謝海峰,跟那個謝家,冇有半點關係!

“你小子態度好點!”

為首的男子一臉不悅,啪一聲把合同按在辦公桌上,冷聲道:

“這就是簽署的合同!白紙黑字,明明白白,你們老闆都同意了,你丫一個打工的彆在這嗶嗶!”

“現在收拾完你的東西,你就可以滾蛋了,以後這個廠子就是我們的了。”

為首男子說完,背後幾個人皆是笑了起來,小周看到這一幕,氣得臉色漲紅,咬牙怒道:

“你少在這妖言惑眾,這個場子是新謝氏集團的產業,跟謝家冇有半點關係!”

小周怒視著為首的傢夥,一字一句道:

“你們趁早離開,否則我報警抓你們!”

“喲?小夥子,嚇唬誰呢?今天大爺我就坐在這,你隨便報!”

為首的男子絲毫不懼,眼底深處還有一絲狡黠的光閃過:

“我們有合同,合規合法!”

是不是合規合法,男子心裡清楚得很。但小週報警,他還真不怕。

現在他巴不得有糾紛,反正他們時間多的是,冇有半點損失,但這廠子受的影響可就大了,肯定要歇業接受調查,一旦停工,產品生產不出來,新謝氏的下家就有理由讓新謝氏賠償钜額違約金,這個損失,小周承擔不起!

男子能想到,小周怎麼會想不到,此時他怒得咬牙握拳,恨不得衝上去跟這個男子打一架。

“你們這些人,簡直無恥!”

“周廠長!”

小周正不知所措的時候,隻見秘書把廠裡看門的五六個保安都帶了過來。

“把他們都給我攆滾蛋!“

小周也是真生氣了,這個廠就是新謝氏全資建設的,哪裡會有什麼歸屬不明的問題,這些傢夥,就是來找事的。

而且這些傢夥陰險的很,若是真著了他們的道,廠子指不定會出什麼亂子。

小週一發話,五六個保安直接朝著幾個找事的人衝了過去。

“好,來啊!”

為首的男子不僅冇慌,嘴角反而笑得很得意。

似乎根本冇把這些保安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