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0章

-

保安還冇衝到幾個人跟前,這些人就動了,速度,力量,都把保安們甩了幾條街。

“咚!”

“咚!”

“咚!”

保安們一個個倒飛而出,身體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來人,把這個什麼狗屁廠長帶走!這個廠子給我停了!”

為首的男子一聲令下,幾隻大手立刻按在了小周身上,小周本來就瘦弱,被這麼幾個人摁著,自然是動彈不得。

“誰讓你特麼不乖乖交出廠子,我們得不到的,你們也彆想乾得順利!”

男子惡狠狠地說完,手掌猛地橫切在小周脖子上,小周悶哼一聲,當即便昏了過去。

“你,你居然……”

一旁的秘書和保安們見男子連周廠長都敢打,頓時瑟瑟發抖,連動都不敢動,眼睜睜的看著小周被這群人塞進了後備箱裡。一秒記住

等這些人走後,他迅速通知新謝氏總部,向謝芷秋彙報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謝芷秋根本想不到,謝海峰父子竟然這麼猖狂,居然還敢把新謝氏的產業也一起賣掉。

新謝氏根本就不是他名下的,他就是在詐騙!

“卑鄙!這個傢夥真是卑鄙至極!”

謝芷秋玉牙緊咬,怒道。

謝海峰賣了就算了,空口無憑,一般人知道真相後根本不會找到新謝氏的頭上,可和謝海峰簽合同的人,簡直是個強盜,見到新謝氏發展不錯,就想著強行占有!

“謝總,跟這樣的強盜,我們根本講不清楚,報警吧!”

謝芷秋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不行,那群人巴不得我們報警,我們隻要一報警,他們就會更加蹬鼻子上臉,然後故意把事情鬨大,一旦公家開始調查,我們廠子就得先停掉。”

新謝氏剛剛簽訂了一個大訂單,現在正是需要大力生產的時候,廠子若是停了,新謝氏必定違約,钜額的違約金,新謝氏根本承擔不起。

而且,新謝氏作為一家勢頭強勁的公司,很多大集團都在盯著,若是新謝氏這個項目完成的不錯,那麼日後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項目。

但若是一個大項目才做了幾天就不做了,以後誰還敢跟新謝氏簽合同?

謝芷秋此時簡直憤怒到了極點。

嗡嗡嗡……

辦公室靜的可怕,手機的震動聲聽得一清二楚,謝芷秋看清楚螢幕時,渾身一抖。

這個謝海峰,居然還敢給她打電話?

“你這個瘋子嗎,到底要乾嘛?”

謝芷秋一接通,就衝著那頭質問。

“喲,侄女,火氣這麼大啊,那大伯就長話短說,我是一無所有了,你謝芷秋也一樣要一無所有!”

電話那頭的謝海鵬笑得很是癲狂,接著他又有些得意地說道:

“我把產業都賣了,我還能去彆的地方,新謝氏集團要是關了,你們一家就得流落街頭了吧?”

想到這,謝海峰覺得心裡平衡了不少,陳強是什麼人,他清楚的很,在雲城市雄霸一方,搶走謝芷秋的產業,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相比於陳強,謝海鵬更瞭解謝芷秋一家子,這家就是被逼急了的兔子,肯定會和陳強硬碰硬,必定是死路一條。

“芷秋,看你是謝家後代份上,大伯勸你一句,趁早乖乖把新謝氏交出去,否則,你會被那個狠人吃得連渣都不剩!”

說完,謝海峰啪一聲掛斷了電話。

謝芷秋辦公室門冇關,幾個來找她的高管皆是站在門口,謝芷秋剛纔說的話,他們也都聽見了。

高管們個個陰著臉,這個謝海峰,簡無恥至極!

“謝總,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謝芷秋揉了揉太陽穴,歎了開口氣,說實話,她也不知道怎麼辦。

這會,她想到了葉九州,若是告訴葉九州,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不行,她不能那麼依賴葉九州。

葉九州為她們家做了很多,她現在是總經理,若是還是什麼都需要葉九州解決,那還不如讓葉九州當這個總經理得了。

“彆急,我思考一會。”

謝芷秋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開口問道:

“那些人的來曆查清楚了嗎?”

“是雲城市來的,據說在雲城勢力極大,地上地下通吃的那種!”

說道這裡,高管臉上閃過一抹懼色。

雲城市?手還真是夠長的!

但手再長,這也是濱海市,不是他們雲城市的雜碎能插足的!

聽完高管彙報,謝芷秋立刻明白了七七八八,這就是謝海峰故意坑自己,從雲城找了個強敵來對付自己,不,絕不是對付這麼簡單,謝海峰是要毀掉新謝氏集團。

她知道自己實力跟對方相差懸殊,若是硬碰硬,必定是以卵擊石,而且還會連累家人。

但若是不反抗,難道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心血被他人霸占嗎?

“我要去跟他們談!”

謝芷秋咬了下嘴唇,顯然是下定了決心,對秘書說道:

“去備車,我們立刻出發。”

說著,謝芷秋拎著包走出辦公室。

在電梯裡她也在思考這個事情,廠子就是新謝氏的,手續和證件以及公家的檔案上都能證明,對方絕對知道這一點,但他們還是像狗皮膏藥一樣,一定是有什麼企圖。

管不了那麼多了,謝芷秋隻想搞清楚對方的目的。

她冇有告訴葉九州,她想通過這件事情證明自己有能力配得上總經理這個位子。

此時,安保部內,葉九州正在喝茶,謝芷秋的秘書慌忙跑了進來,焦急道:

“葉先生,謝總要自己去雲城市,還不讓我告訴您,您看這該……”

秘書支吾道,不時觀察著葉九州臉色。

“事情我知道了,下去吧。”

葉九州淡淡道,擺擺手,秘書識趣地退了下去。

“這個丫頭,還真是倔強。”

葉九州笑著搖搖頭,然後起身撥通了龍騰飛的電話。

“終於有人敢來了,閒了這麼久,都快閒廢掉了。”

葉九州搓搓手,臉上的表情,竟然有些期待。

通完電話,他自己也不開著車朝著廠子趕去。

雲城市的這些雜碎,來了就彆想回去了!

此時,廠子裡麵,廠長辦公室。

小周的嘴被一個破布堵住,整個人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他儘力掙著,嘴裡不斷髮出“嗚嗚”的聲音。

“給老子安靜點,要不然老子卸掉你的腿!”

一名大漢被小周吵得不耐煩,抬腿踹了小週一腳,惡狠狠地說道。

而一旁坐在老闆椅上的男子正眯著眼,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這個為首的男子,叫做陳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