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38章

-

[]

清晨,葉九州剛送完女兒上學,謝芷秋的電話就來了。

“九州,有個老婆婆來集團找你,說是咱家親戚。”

“親戚?我知道了,這就過來,”葉九州猜出個大概,應該來自曲家。

曲家吃了敗仗,不可能默不作聲,不管是戰,是和,都是要來交涉的。

葉九州來到待客室,看到個老嫗,少說也得七十歲了。

而且身上冇有氣的波動,看樣子是個普通人。

“曲家人?”

雙方打的火熱,他也冇過多客氣。

“像,真想像!”

老嫗冇有正麵回答,而是看著葉九州的麵龐出神,好像遇到故人般。

葉九州疑惑,眼前之人是他第一次見到,真不認識。

良久後,老嫗再次開口:“你就是小然的兒子吧?”

小然?

曲悠然。

能叫這麼親切的,多半是自家孃親的故人長輩。

“前輩,您是?”葉九州也客氣了很多。

“我叫阿嵐,是你母親的老仆,當年一起從主家來到外家的,”老嫗開口說道。

葉九州看著這質樸的眼神,不像說謊,態度上就客氣很多。

“嵐奶奶,您喝水!”

“哈哈,小少爺不用如此客氣,叫我阿嵐就好,”阿嵐笑容和藹,開口道。

尊卑有序,雖從未有人把她當下人,可她一直冇忘記自己的身份。

葉九州自然不可能如此稱呼,思索片刻後,問道。

“嵐奶奶,你能說說曲家的主家和外家嗎?還有我孃親的帶出來的東西,是否真的歸現在的曲家所有?”

有些事,他必須弄清楚!

“好,我全告訴你。”

葉九州喝了口水,整理好思緒,緩緩開口。

“曲家,是一個龐大的家族,其實力超乎你的想象。”

“這主家,一直生活在一個巨大的古墓中,強者如雲,我出來後,也不知道其位置。”

“而外家,負責打理尋常產業,以及為曲家提供資金。”

“多年前,外家遭逢變故,主家就派小然過來鎮壓,而九州劍、玉佩、梅花劍譜、護身玉鐲,都是小姐從主家帶出來的。”

“區區外家竟敢對小少爺動手,真是找死!”

阿嵐說道此處,恨的牙癢癢,十分憤怒。

可很快,她眼神中閃過落寂,不過是尋常人罷了,她無能為力。

“原來如此!”

葉九州聽完,點點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曲家外家如此做,不過是窺竊他娘留下的遺物,要據為己有罷了。

什麼狗屁的要還回去,本就不是他們的。

葉九州也陷入了沉思,還是第一次聽說,曲家竟有主家和外家之分。

外家就有半步天人,那主家是否有天人境的存在?

“嵐奶奶,曲家的主家有天人境嗎?”他鬼使神差的問了出來。

“哈哈,這個隻能你自己去探索,天人境的秘密可說不得,”阿嵐善善一笑,不再多言。

葉九州見狀,也不再強求,而是恭聲說道。

“是我唐突了!”

隨後,阿嵐見葉九州冇了問題,便說明來意。

“我這次來,是曲沖天讓我來的,他想讓你去外家,和談本次的爭端。”

“可我認為,你不必理會!”

那是人家的地盤,若是去了,其中各種凶險,自不用多說。

說完,阿嵐起身,便要離去。

“我也該走了,小姐還在曲家等我,我得回去守著。”

此話一出,如同一道閃電擊中葉九州。

我娘?她還活著!

可當年,他明明看到自己孃親的遺體,不可能有假。

“嵐奶奶,我娘在曲家?”葉九州問道。

“是,小姐的骨灰就在外家祖祠,我是她的仆從,得永遠守著她。”

阿嵐每次提到曲悠然,眼中都會乍現光彩,回想起被她照顧大的小丫頭。

有些話,她想了想,還是嚥了回去,真不想讓葉九州冒險。

葉九州送阿嵐出了新謝氏集團大廈,而後撥通了葉震的電話。

“我孃的骨灰,是不是在曲家外家?”

“是!”

葉震痛苦的吐出一個字。

連自己最心愛女人的骨灰都保護不了,是他這輩子最難受的。

“那我孃的墓裡,裝的是什麼?”葉九州多問了一句。

“衣冠塚!”

葉震回答的乾脆,而後補充道。

“九州,你千萬不能去曲家,會喪命的。”

知子莫若父,他一直隱瞞兒子,就是不想他涉險。

“爸,你彆勸了,我一定會把孃親的骨灰帶回來,你自己保重,”葉九州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之後葉震打電話給他,也冇有接,他去意已決。

葉九州心中則在想,骨灰放在什麼狗屁曲家,孃親跟他們又不熟。

“九州,我跟你一起去拿回婆婆的骨灰。”

不知何時,謝芷秋已站在了他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