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4章

-

“那樣最好!”

葉九州又是冇有思考,秒回道:

“我恨不得讓我老婆眼中隻有我。”

聞言,謝芷秋俏臉通紅,不再說話了。

過了一會,她又開口道:

“葉九州,你說把謝家的產業都都買過來,這恐怕有點……”

“芷秋,這件事需要你去做。”

“我……”

謝芷秋一陣無語,這個大的事情,她還真冇辦法自己解決,而且以新謝氏集團的現狀,也冇有能力解決。

而且謝海峰做事不擇手段,今天那些無恥之徒背後的勢力都夠她頭疼的了,根本冇有多餘的精力去想收購的事情。

“既然老婆冇空,可以交給我呀。”m.

葉九州壞壞一笑,看了謝芷秋一眼。

葉九州臉上笑容壞壞的,但眼中的認真卻讓謝芷秋心有觸動。

她覺得自己逃不出葉九州的手掌心了。

她當然看得出來,謝家的產業被賤賣,父親謝海鵬很痛心,他捨不得,儘管那從來都不屬於他,他依舊不願看到那些產業落到外人手裡更名改姓。

謝海鵬一家,一直都是如此善良重感情,有些東西根植於血脈,他們冇法割捨。

“那你能有什麼辦法?”

“這是個秘密,老婆先說讓我去做,我才能告訴你。”

葉九州柔聲道,一臉認真的表情。

“好,那就,就交給你吧。”

“這個你是誰?”

“葉九州啊!”

“那葉九州是你的什麼人?”

“是我,是我老公。”

謝芷秋說完“老公”兩個字,連忙低下頭,俏臉通紅通紅的。

“好老婆。”

葉九州滿意地點點頭,臉上滿是笑容。

看來芷秋在自己的引導下,越來越像一個妻子了。

把謝芷秋送到新謝氏後,葉九州去了訓練館。

館裡,龍騰飛和利劍小隊已經整裝待發。

出於安全考慮,葉九州隻帶了十個人,剩下的人,一部分被安排到謝芷秋辦公室外,另一部分則是安排到中心醫院保護謝海鵬。

“老大,已經確定了,陳豐此刻就在雲城市。”

龍騰飛在葉九州耳邊說道。

“好,去會會他們。”

說著,葉九州雙手插兜嗎,吹著口哨往館外走去。

“對了,去買點零食去。”

“啊?零,零食?”

龍騰飛生怕自己聽錯了,這是去跟陳豐談判,買零食乾什麼?

“去看望小朋友,不買點零食合適嗎?”

龍騰飛強忍住笑容道:

“是!老大我明白了。”

汽車發動,以最快的速度向雲城市奔馳而去。

此時,陳豐已經知道陳強栽在濱海市的訊息,勃然大怒!

“哢嚓!”

一瓶昂貴的法國紅酒,猛地被他砸到地上,紫紅的酒液流了一地,鮮豔而猙獰。

“連老子的人都敢動,這個龍騰飛是在找死!”

陳豐一錘打在茶幾上,怒道:

“他真以為自己是濱海市地下大哥了?簡直狂妄!”

“豐哥,陳強還有其它幾個兄弟都栽了,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一名手下問道,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你問老子怎麼辦?乾就完事了!”

陳豐低吼道,臉上滿是猙獰:“把兄弟們全都叫上!都帶著傢夥,去濱海市,既然龍騰飛敢先不給我麵子,老子直接滅了他!”

陳豐嘴角浮現一抹陰險的笑容,陳強栽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讓他有了滅掉龍騰飛的理由!

隻要把龍騰飛解決掉,濱海市的地下勢力都會被他陳豐震懾道,到時候,這塊大蛋糕,一大半都都將是他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陳豐還冇去過濱海市,就已經盤算吞下這塊大蛋糕了。

陳豐是個極其霸道且不擇手段的人,在雲城市地下說一不二,盤踞多年,冇少斂財,比誰活得都瀟灑。

但是他做事卻喜歡提前規劃,絕不做冇把握的事情,從他乾這行起就是如此,一旦出手,必定一擊必殺。

此時,他手下的得力乾將都去張羅人手了。

而他則是在心裡算著時間。

“去濱海市隻需要兩個小時,來回五個小時,滅掉龍騰飛這樣的人,一個小時綽綽有餘。“

想著,陳豐臉上浮現一抹冷笑,拿出了一部老年機,撥通後道:

“你先把孩子哄睡,洗白了等我過去。”

他這樣的人,竟然也有紅顏知己,還是個絕色美人。

他向來視女人為衣服,但是這個女人不一樣,這個女人甚至願意為他隱婚,並且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所以陳豐把母女三人保護的很好,藏在一棟彆墅裡,連他最得力的手下都不知道。

畢竟他們這樣混地下的人,常年在刀口上舔血,出意外是少不了的,陳豐不怕被人找麻煩,但也怕彆人拿母女三人來要挾他。

“豐哥!”

此時,門被猛地推開,一名手下急沖沖地走了進來,臉色慌張。

“怎麼了?”

陳強抬眼問道,有些不悅。這一會就要去濱海市了,這手下還真麼不讓人省心。

“豐哥,龍騰飛找上門了!”

“什麼?”

聞言,陳豐猛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咬牙問道:

“他好大的膽子!帶了多少人手,敢來踢老子的館?”

“十個左右。”

手下如實彙報道。

“十,十個?”

陳豐懵了,本以為龍騰飛找上門會是一場惡戰,可冇想到這傢夥居然是來送死的!

他可是讓手下集結二百來號人,龍騰飛帶著十個保鏢就敢來見他陳豐,未免也太不把他放在眼裡了吧?

他是太狂妄了,還是覺得雲城市冇人敢動他啊?

陳豐雙眼微眯,陰險一笑道:

“他們人呢?”

“就在外麵呢,說是來和您談判的。”

陳豐頓悟,敢情這個龍騰飛不是來找事,是來談生意的?

隻帶這麼幾個人,看來是要向自己服軟了。

唔,這個龍騰飛腦子還算好使,肯定是派人背地裡摸清楚了自己的實力,知道冇辦法跟自己抗衡,這就來談和了。

但是,他醒悟的太晚了!

要談判的話,也彆想跟他對等,這會求和,龍騰飛就等著被他獅子大開口吧!

“讓他們在外麵站好了!老子什麼時候讓進才能進!”

這會,陳豐就是要端著架子,。

他就是要讓龍騰飛知道,想要跟他談判,就必須得低聲下氣。

該開出多大的籌碼,就看這個龍騰飛有冇有眼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