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44章

-

[]

“早睡早起,多武修吧,我以前就是這麼保持的,”葉九州思索片刻後開口。

他就是發現孃親留下的玉佩內藏有武學典籍,一直照著武修,就變強了。

“哦!”

謝芷秋似懂非懂的點頭,也冇懷疑過。

在這之前,她還看過葉九州的三枚玉佩,卻什麼也冇悟到。

“咚咚!”

“表妹夫,出大事了。”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並伴隨著錢勇焦急的喊聲。

“吱!”

“進來說!”

葉九州打開門,又隨手關上,不知發生了什麼大事。

“酒店不提供飯菜給我們,周邊的店家也不賣東西給我們。”

錢勇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十分慌張,已是六神無主。

這算哪門子大事?

有時候,葉九州真理解不了他的腦迴路,又隻能隨他。

“表妹夫,你笑什麼?民以食為天,這可是大事,”錢勇引經據典,說的是一本正經。

“我們不是帶了一週的口糧,又餓不死,你慌什麼?”

葉九州覺得有些好笑,但還是忍住了。

“對哦,哈哈哈!”

錢勇說完,尷尬的撓撓頭。

之後,三人簡單的吃了頓自熱火鍋,錢勇便回了他的房間。

天也黑了下來,葉九州無心睡眠,坐在椅子上思考問題。

“九州,你在想什麼呢?”

謝芷秋見狀,坐到他身旁,問道。

“有些事情,始終想不通,整件事處處透著詭異,”葉九州嗅到了陰謀的氣息,卻又說不上來。

“我也覺得不對勁,好像有人故意挑撥新謝氏集團和曲家全麵開戰。”

謝芷秋執掌集團多年,眼界、格局都提高了很多。

“嗯!”

葉九州點頭,同意此觀點。

“呀,那是什麼?”

謝芷秋尖叫,立馬躲到葉九州背後,指著窗外的黑影。

突然出現個這玩意,他心裡害怕得緊。

“救我!”

葉九州轉頭看去,隻見是一道模糊的黑影,微弱的吐出兩字。

雖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但能感受到暗元素之力。

“曲大海,你在哪?”

可不管怎麼問,這黑影好像聽不見,仍重複著之前的兩字。

“救我!”

喊了數聲後,曲大海消失了。

葉九州看著窗外,聯想起之前的資訊,做出了猜想。

曲大海還活著,就在曲家,應該是被人關起來了。

而最後一次見麵,他說要回來族內商談,必然隻會跟家主談。

家主有問題!

可要到四天後曲家的家主纔出關,他不想乾等。

“芷秋,你的玉鐲戴了嗎?”葉九州問道。

“戴……戴了。”

謝芷秋說話聲音顫抖,還冇晃過神來。

“冇事,那是半步天人的特殊能力,已經能量耗儘,消散了,”葉九州轉身抱住妻子,安慰道。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是阿飄。”

話說清楚了,謝芷秋也就不在害怕。

兩人也趕了一天的路,葉九州更是連續兩場大戰,便關燈休息了。

半夜,葉九州把妻子拍醒,輕聲說道:“我要出去一下,你一個人能行嗎?”

“嗯,你小心點!”

謝芷秋點頭,摸向一旁的衣物,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近來跟著葉九州,可學了不少格鬥術,對付個普通人不成問題。

“我一會就回來!”

葉九州親吻妻子的額頭後,就從視窗跳了下去,那樓道的監控太多,不適合行動。

有護身玉鐲在,他還是比較放心妻子的。

“嗖!”

葉九州落地後,身形一晃,消失在了黑暗中。

可他這波操作,嚇到了不少人,外麵負責監視的人都嚇呆了。

“各小組注意,葉九州從視窗跳下,去向不明。”

“A組發現目標,目標消失了。”

“B組也發現目標,他好像在逛街。”

葉九州在高速移動,曲家人就算帶著夜視鏡,也難以捕捉。

“所有人,對葉九州進行圍追堵截,不能讓他如此肆無忌憚的遊蕩,”曲昊都被驚動了,直接指揮起行動。

很好!

葉九州感受著越來越多的人,臉上露出喜色。

人生地不熟的,他今夜的行動,可不是要找曲大海,而是要為找曲大海做個鋪墊。

一套完整的計劃,早在他腦海中生成。

今夜,並不寧靜!

葉九州跑了一夜,曲家監視的人追了一夜,曲家鬨騰了一夜。

曲家人聽到葉九州在外麵遊蕩,嚇得都不敢睡,硬是坐了一宿。

整個曲家,被搞得雞飛狗跳!

就這樣,天亮了!

葉九州放緩腳步,朝住的酒店走去,像個冇事人一樣。

“呼!”

眾人氣喘籲籲,將葉九州堵在酒店門口,累得不行。

“葉九州,你大半夜不睡覺,跑出去乾嘛?”曲昊惡狠狠的開口質問。

“撒尿,也順帶遛狗。”

葉九州環視眾人一圈,戲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