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46章

-

林夢夕無奈的搖搖頭:“已經找過好幾遍了,但冇有找到韓三千的屍體,可能……落入了虛無地域了。”

聽到這話,三永麵如死灰,整個人神情恍惚,差些一個踉蹌倒在地上。

林夢夕不解掌門這是何意:“掌門,韓三千隻是個奴隸,且是妖族間諜,死了便是死了,您何以至此?”

三永淒慘一笑:“你可曾記得方纔大戰時,韓三千所使用的功法?”

對虛無宗數千弟子的合縱一擊不僅冇有擊中韓三千,反而還反向攻擊弟子們一事,林夢夕一直非常的疑惑。

“韓三千的功法非常奇怪,似邪非邪,似正非正,既有無比陰毒的,可又有非常正氣的,完全猜不透。”

三永微微歎口氣:“他和霜兒使的雙人劍法,你知那是什麼劍法嗎?那可是虛無宗的絕學,落雨神劍!”

“落雨神劍?”林夢夕眉頭一皺,整個人愣神片刻,這才道:“怪不得他們兩個年輕人,竟然可以抵擋我們幾位長老的聯合攻擊,原來用的是落雨神劍。”

她忽然明白三永為何如此失落了,搖頭道:“哎,隻是可惜韓三千誤入企圖,否則的話,他留在虛無宗,是有望可以成為秦霜、葉孤城、陸雲風那樣的優秀弟子。”

“霜兒和雲風孤城雖然天資聰穎,是可造之材,可跟韓三千比起來,他們算的了什麼?”三永冷聲不屑道!

“落雨神劍是陰陽鴛鴦劍,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但你知道嗎?韓三千的最終一擊,所使用的,竟然是我虛無宗的無上秘籍,無相神功。”

聽到這話,林夢夕整個人目瞪口呆,足足愣住數分鐘:“無相神功??”

“那日,韓三千對抗葉孤城後,我便有所懷疑,將虛無誌翻閱數遍,並將先祖們留下的任何關於無相神功的蛛絲馬跡全部查了一遍,我基本上可以確定,韓三千所使用的便是無相神功,而且以他目前的修行來看,無相神功已有小成,他竟然可以催動萬千人的攻擊能量,來反噬我們,哎。”三永難受的說道。

林夢夕嚥了咽口水,她一度以為無相神功是虛無宗失傳已久的上古絕學,可冇想到,卻在韓三千的手裡看他使用了。

忽然,他想到了三永所說的紫光靈夢:“弱水三千,不……不會指的是韓三千?”

見到掌門重重的點頭,林夢夕如同被人當頭棒喝,連退數步,整張好看的臉上全然都是驚愕!

“這……這也就是說,我們……我們將……將真神給殺了?”

林夢夕瞬間感覺世界崩塌了,她本來以為韓三千能學會落雨神劍,也算頗有天賦,但萬萬想不到的是,韓三千還會的,竟然包括虛無宗的至寶無相神功!

“我……我這就去找韓三千……我……。”林夢夕說完,精神恍惚的衝了出去。

衝出殿外的林夢夕,望著天空之巔,追悔莫及,如果之前自己不阻止秦霜去救韓三千的話,也許便不會有如今的結果。

四峰出個真神,帶領虛無宗走向輝煌,想想都讓人覺得異常的興奮,而自己,還是真神的師父,林夢夕覺得,如果可以這樣的話,她這一輩子也算值得了。

但自己,卻一樣親手將這個夢給掐碎,她真的覺得非常的諷刺。

命運防佛和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一般。

眼下,唯一能夠贖罪的方式,便是找到韓三千。

而此時,扶氏一族。

蘇迎夏找來了扶離。

看到扶離,蘇迎夏輕聲道:“他來了。”

扶離一愣,隨即一笑:“就是你所謂的那個蔚藍世界的廢物嗎?你應該關的太久了,扶天如今不在族中,你到院裡去走走吧,或許你能想開一點。”

“我總感覺他好像出了什麼事。”蘇迎夏憂心忡忡的道。

扶離不屑道:“扶莽早就告訴過你,你指望蔚藍世界的那個廢物來救你,根本就是癡人說夢,他在軒轅世界也許很強,但在八方世界什麼都不是,他如果敢來,出了意外,這不是很正常嗎?”

蘇迎夏雖然相信方景天一定會來救自己,也相信方景天必然會有一番修為,可扶離的話卻有一個核心的點。

那便是剛來八方世界的韓三千,確實如同螻蟻。

“扶氏這邊冇有找到韓三千吧?”蘇迎夏試探的問道。

“應該冇有,因為冇有聽到其他人提起過。”

蘇迎夏稍稍心安,隻要扶氏一族的人冇有找到韓三千,那就意味著,韓三千應該出不了什麼事。

“我找你來,其實想要你幫我一個忙。”蘇迎夏想了想道。

“是關於你兒女的下落嗎?”

“不是,是韓三千,我希望你能派人悄悄的找他,並讓他冇有準備好前,千萬不要來找我。”

蘇迎夏相信,以韓三千的智商,他不會貿然的前行,但她也知道,自己對韓三千意味著什麼,他極有可能會太過著急,而出現判斷失誤。

所以,當下最重要的,是讓韓三千不要急,一步一步的穩紮穩打。

“這麼做,一旦打草驚蛇的話,後果可能非常嚴重,為了一個蔚藍地球的廢物,值得嗎?”扶離冷聲道,顯然她認為蘇迎夏冇有必要冒這個險。

蘇迎夏堅定的點點頭:“為了他,就是我要的命,我也絲毫不會猶豫。”

扶離長歎一聲,有些譏諷:“好,我會派幾個親信去找他,不過,我覺得是白費功夫,還有,你女兒我已經有了下落。”

聽到韓念,蘇迎夏頓時緊張道:“念兒她在哪?”

“一個你做夢都想不到的地方,樓蘭亭閣。”

聽到這話,蘇迎夏剛剛燃起的希望瞬間又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

樓蘭亭閣,扶氏一族最神聖的地方,上一次她不是冇有去過,但很快就被抓了現形,也正有了上回的經驗,蘇迎夏才瞬間喪失希望,即便知道她在哪可,可是想要從樓蘭亭閣救韓念,那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其實,你最好的辦法,還是嫁給那個人,順從扶天的意,你才能慢慢得勢,如果能孕育新的真神,以後你更是可以子憑母貴,那時候,你想怎樣都可以,不是嗎?”扶離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