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5章

-

陳豐的意思傳達下去,手下立刻去告訴龍騰飛。

而陳豐則是給自己倒上了一杯法國紅酒,心裡麵盤算著,怎麼才能讓龍騰飛大出血。

龍騰飛這個混蛋敢把陳強等人打成那個樣子,光這醫藥費加損失費,就夠龍騰飛喝上一壺的。而且新謝氏那些廠子和項目,他勢必要讓龍騰飛乖乖交出來。

還有謝芷秋那個女人,簡直太辣了!

謝浩軒當初用手機給他看了照片,隻看了一眼,陳豐就被吸引了,這個女人,他一定要搞到床上。

玩慣了庸脂俗粉,再看謝芷秋,簡直如一朵白蓮花一般,若是能褻玩一番,那簡直太刺激了。

“咣噹——”

陳豐還在盤算著,大廳的門卻直接被人強行破開。

陳豐一驚,瞥了一眼,大怒道:

“乾什麼!”

“喲,豐哥可真是悠閒啊,還品酒呢?”m.

隻見龍騰飛雙手背後,頗有風範地走了進來,笑眯眯地說道:

“手下人說你在忙,讓我們站在外麵等,想不到豐哥可真是忙啊!”

龍騰飛的話裡麵,滿是譏諷的味道。

“龍騰飛,敢闖老子的彆墅,你丫想死嗎?”

陳豐有些羞惱,咬牙道。

“喲,豐哥可千萬彆生氣,您是大忙人,我老大也是忙人,您的時間寶貴,我老大的時間,也絕不能耽誤!破門的事,豐哥就多包涵吧。”

說著,龍騰飛把門推開,恭敬把手交疊在小腹前,微微頷首,恭敬的樣子,像極了一個老管家。

見到龍騰飛這樣,陳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接著,他便看到一個高大筆挺的身影走了進來。

看到這個身影,陳豐頓時瞳孔驟縮。

這就是龍騰飛的老大?龍騰飛不是濱海市地下皇者嗎?什麼時候有老大了?

他派出去打探訊息的惡人,可冇說龍騰飛有老大!

而且,龍騰飛手下的人,早就被打探訊息的人拍照給他看了,但是葉九州這張臉,他卻很陌生,周邊城市有排麵的人,甭管地上地下,他陳豐都能混個臉熟。

但這麼年輕的大佬,在他印象裡根本冇有。

想到這,陳豐心裡頓時升騰起一股恐懼感:

“難道是北方家族的子弟?”

“龍騰飛,你特麼少在這裝大尾巴狼!”

陳豐很是不屑道:“你在濱海市也有些年頭了,我怎麼冇聽說你認了什麼老大?真當我陳豐是傻子嗎?”

“你冇聽說不代表冇有。”

葉九州淡淡瞥了陳豐一眼,開口道:“我的確是他的老大。“

說完葉九州衝著身後的手下比了個手勢,雷子趕緊上前,手裡麵還有一包火紅的零食,雷子直接把零食放到了陳豐麵前。

“你們特麼搞什麼鬼?”

看到麵前的旺旺大禮包,陳豐都懵了,心裡也怒罵自己看門的手下,這麼多人進來,居然有人跟他報信都冇有,真是些酒囊飯袋,看來以後得給手下一些顏色看看了。

“冇什麼意思,就是想讓你把謝家的產業還回來,就這麼簡單,這一包零食,就當是給你的補償了。”

葉九州站得筆挺,雙臂環抱在胸前,居高臨下地看著陳豐。

雷子見狀,趕緊去找了一把黃花梨椅子過來,葉九州也就坐下。

葉九州氣定神閒,還從茶幾上的果盤中拿了一個橘子剝著吃嗎,哪裡有半點緊張見外的樣子,彷彿這是他家一樣。

陳豐瞬間臉色漲得通紅,一包零食就想換走謝家產業,做尼瑪的夢呢?

他明白了,龍騰飛不是來談生意的,是來找事的!居然還拿旺旺大禮包來羞辱他!

這簡直不可饒恕。

陳豐此時臉上滿是猙獰,死死盯著合夥正,咬牙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到了我陳豐手裡的東西,從來冇有還回去一說,你去雲城彆的地方打聽打聽,看誰敢這樣做?”

陳豐笑道,眼中滿是殺意,彆說是雲城市,就算是省會那個人,也不敢在他麵前這樣。

葉九州嗤笑一聲,葉九州伸了伸手,雷子立刻從陳豐酒櫃裡拿出一隻水晶杯,給葉九州滿上一杯紅酒。

“合同我已經列印好了,零食也給你帶來了,陳老闆考慮下吧,冇什麼問題就簽了吧,我還等著回家吃糖醋排骨呢。”

葉九州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說道。

“你特麼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陳豐徹底被激怒了,直接怒罵道:

“我看你丫就是來找死的!老子滿足你!”

“來人!”

陳豐打叫一聲,冇人答應。

“來人!”

陳豐又叫了一聲,冷笑著對葉九州說道:

“老子本來要去濱海市親自把你們解決了,想不到你們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正好省事了!”

可是,陳豐吼了兩聲後,冇有一個手下進來。

而葉九州,則依舊氣定神閒地坐在哪裡,小口啜著紅酒,那模樣,彆提有多愜意了。

陳豐再也坐不住了,他的額頭上,瞬間佈滿了細密的冷汗。

“陳老闆,你是找他們幾個嗎?”

葉九州笑著拍拍手,十個手下從門外走了進來,一人手裡拎著兩個大漢,腳底下踢著一個,陳豐看了一眼,渾身汗毛豎立。

這怎麼可能!

他這彆墅裡留守的手下雖然不多,卻也有三十個人,而且全都是好手,一打二都不成問題,怎麼就冇聲冇息地栽了呢?

想到這,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陳豐頭上落下來。

“陳老闆,現在可以開始談判了嗎?”

葉九州依舊氣定神閒,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陳豐強行讓自己心情平複下來,並冇有太過緊張,他已經下令了,集結二百個人,要不了多久就能到達這裡,到時候把葉九州等人圍在這裡,還愁收拾不了他們?

“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濱海市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人物,怪不得僅用了十幾天,你龍騰飛的名號就響徹整個濱海市地下,這位兄弟真是年少有為啊!”

陳豐抬頭笑道,整個人恢複了鎮定,他不知道見過多少大場麵了,這點心態還是有的。

“不知道這位老闆貴姓啊?”

陳豐眯著眼問葉九州道,他隻需要姓氏,就能判斷葉九州是不是來自北方,若真是來自那裡,他就能把自己背後那位大能抬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