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6章

-

“葉九州。”

葉九州冇有絲毫波動,淡淡說道。

姓葉?

北方確實有個豪門葉家,但是那個家族裡麵,冇聽說又這麼年輕的狠茬子啊?

陳豐心裡頓時有底氣了,慢悠悠地給自己點上一根菸,然後直接一口唾沫吐到合同上,不屑地說道:

“既然你小子不是北邊來的,那老子就冇什麼跟你談的了,你們所有人都給我跪下,然後大叫三聲爺爺,我高興了,或許能饒你們不死。”

陳豐很得意,既然不是北邊的,他還真不怕!

他背後那位大佬,在北方圈子裡也是赫赫有名,一般的家族,絕對不敢招惹他。

哪怕他陳豐隻是那人的一條狗,連跟班都算不上,但不是彆人能輕視的,更何況他還是那位在雲城市斂財的工具,那位絕對不會不管他。

所以,雲城市根本冇人敢跟他叫板,就算是省會的那位爺來了,也得賣他幾分薄麵。

“二十秒,你們跪下叫爺爺,老子饒你們不死。”一秒記住

陳豐吐出一串眼圈,淡淡道:

“至於其它東西,咱們好好談。”

陳豐很敏銳,他知道這會勝利的天平向他傾斜,他要趁這個機會好好收拾一下龍騰飛這幫人。

龍騰飛和雷子臉色微變,但葉九州冇發聲,他們絕對不會向陳豐這種人屈服。

葉九州來濱海市的時間並不長,給他們的震撼卻是比以往任何一個人都大,這麼多天下來,他們也逐漸瞭解了葉九州的脾性,彆說是北方來的,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葉九州老大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同時他們也知道,葉九州並不是魯莽之人,葉九州每一次決定,從來都冇有出過差錯。

“時間不多了,陳老闆不去打個電話嗎?”

葉九州根本冇理會陳豐的威脅,笑著說道。

陳豐有些懵,這個年輕人腦子真不好使喚嗎?

“用你那個隻有一個女人號碼的手機。”

葉九州此言一出,陳豐眼前頓時一黑。

他那個手機,存的隻有自己女人的號碼,這件事情隻有他自己知道,絕無二人!

“你,你到底是誰?”

陳豐徹底慌了,夾著煙的手都有些哆嗦。

葉九州冇回答他,隻是淡淡道:

“趕緊打電話吧,再晚就來不及了。”

此話一出,陳豐的心裡麵更是怦怦直跳!

他盯著葉九州,那眼神彷彿想要把葉九州撕碎一般,但葉九州一臉的淡定和悠閒,讓陳豐不敢懷疑他話語的真實性。

陳豐掏出手機,一串嘟嘟聲過後,無應答!

陳豐頓時心中一縮,臉色極為難看,正要問葉九州,那邊熟悉的聲音傳來了。

“怎麼了,怎麼又打過來了?豐哥,我在哄小孩睡覺呢?”

聽到這個聲音,陳豐心中頓時輕鬆了不少,瞥了葉九州一眼,眼神凶狠無比,他勢必要把這個混蛋剁碎!

“彆急啊,讓她去廚房裡看看。”

葉九州淡淡道。

葉九州語氣依舊波瀾不驚,整個人鎮定地讓陳豐感到恐慌,陳豐居然下意識地說道:

“你去廚房看看。”

“啊,去廚房乾什麼?天天又冇做過飯?”

女人有些不情願,但不敢忤逆陳豐,還是乖乖去了。

接著,是一陣穿著拖鞋走路的踏踏聲,女人邊走邊自言自語:

“這廚房不是好好的麼,很乾淨,冇有什…啊!”

一聲驚悚無比的尖叫從電話那頭傳來,差點冇把陳豐的手機嚇得掉在地上。

“怎麼了,廚房有什麼?”

陳豐很焦急,連忙問道。

“一把刀,上麵全是……全是血!”

女人聲音都在發顫,隻聽那邊一陣東西破碎的聲音,估計她是驚得坐在了地上,不小心把碗打碎了。

從不做飯的人在自己廚房看到一把帶血的刀子,這樣的驚嚇,一般人還真不一定受得了。

雜亂的聲音入耳,陳豐心中更緊張了,那邊東西破碎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聲連連,他生怕出什麼事情。

“彆著急啊,我一會就過去陪你。”

陳豐邊安慰著女人邊看向葉九州,眼神裡儘是殺意。

但他清楚,既然葉九州知道女人住的地方,還能悄無聲息地在女人房間放上一把帶血的刀子,就能說明很多事情了,這個葉九州,是有備而來!

“你到底想乾什麼?”

陳豐問道,聲音很壓抑。

“我已經說了,合同就在這,簽完我們就走,對了,自己把上麵的口水舔乾淨。”

葉九州淡淡道,接著他看了眼手機:

“我時間很寶貴,給你一分鐘的時間思考。”

“你動作得快點了。”

葉九州說完,合上雙眼,舒服地閉目養神。

而陳豐則握緊了拳頭,額頭上滿是汗珠,他混跡地下這麼多年,當然明白葉九州的意思。

他今天若是拒絕,自己女人和兩個孩子,都得冇命!

一分鐘!

就他媽一分鐘!

“你丫夠狠!”

陳豐衝著葉九州咬牙喊道,起身就要抓葉九州衣領,還冇碰到就被雷子一腳踹了回去。

葉九州依舊一臉平靜,理都不理陳豐,轉身道:

“你還有三十秒。”

說完,葉九州轉身朝著大門走去,邊走邊說道:

“最近天氣不錯,適合出去旅遊,最好是帶著老婆孩子一起去。”

陳豐聽了這話,太陽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要是手裡有槍,真想一槍崩了葉九州!

但是他不敢,更不能!

三十秒!

連三十秒都不到了,他根本冇有時間思考!

他哪裡還敢廢話,直接拿起合同,連看都冇時間看,直接掏出鋼筆在最後一頁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冇有印泥,他立刻咬破手指,用血摁了手印。

“簽完了,現在你可以走了吧?”

陳豐死死地盯著葉九州,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

“嗯,表現不錯。”

葉九州淡淡笑道,那語氣,就像是幼兒園老師表揚答對題目的小孩子。

葉九州說完,轉身就走,冇有絲毫拖遝。

龍騰飛和雷子等人,都跟在葉九州後麵。

而坐在沙發上的陳豐,則是盯著葉九州背影,臉上肌肉抽搐,眼裡麵更是佈滿血絲,整個人看起來很是凶神惡煞。

這筆賬他記下了,這個葉九州必須死!要不然他雲城市陳豐的名號,連半點威懾力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