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63章

-

[]

這老東西,好強!

葉九州舉劍阻擋,每一次冰魄劍落下,都會有一股寒氣進入體內。

而周身的火苗,也在寒風中搖曳,隨時都可能被打滅。

局勢對於他來說,很不妙!

“哈哈,讓你跟來,死都找不到地!”

曲沖天保持攻勢,笑的很燦爛,整個人散發出強烈的寒意,比冰櫃裡拉出來的屍體還要冷。

麵對淩厲的劍招,葉九州仍是左手持劍抵擋,右手握了握,又鬆開了。

右手的狀況,他自己清楚,已經不能隨意使用。

動用右手拿之時,也就是決出勝負之時。

兩人一直戰鬥,在太陽落山之時,仍冇分處勝負。

曲沖天感受到壓力,也不再放狠話,隻顧專心的戰鬥。

原以為藉助地利,不消片刻就能斬殺葉九州,可對方的強大與頑強,超乎他的想象。

僅是左手劍,就防的滴水不漏,實在了得。

明月高懸,雪山之巔越發的冷,曲沖天的冰元素之力增幅也到了極致。

此刻,是他獲勝的絕佳機會。

“嘭!”

曲沖天猛然發力,寒意大盛,凍退了葉九州。

真的冷!

“寒梅劍法,漫天冰刺!”

曲沖天不想拖了,開始蓄勢,催動體內勁氣,凝聚周圍冰元素之力,化為寒冷的劍氣。

諸多一尺大小的冰錐,在周身凝結。

此劍法,脫胎於梅花劍法中的落梅,由於冇有梅花劍譜日夜研習,他隻能另辟蹊徑。

而葉九州等的,就是這一刻,一招定勝負。

“梅花劍法,碎山!”

他改為右手握劍,不斷催動劍意,化為滾滾劍氣。

以右手此時的狀態,也就隻能發動一次強大的劍招。

“想住在劍內,就給老子動起來!”

葉九州暴喝出聲,用自己的劍意,去喚醒那道神秘的本源劍意。

這一擊,他堵上了全部。

至於右手用過這一次劍招,是否會廢掉,也毫不在意。

“嗡嗡!”

九州劍發出輕鳴之聲,那道沉睡的劍意,已然被他喚醒。

強大的劍氣肆虐,他的右臂已經有些撐不住了,大量的血液溢位。

“嗖!”

曲沖天蓄勢完畢,身形動了,帶著上百枚尖銳的冰錐,衝向葉九州。

雪山之巔,寒意滔天!

“殺!”

葉九州身上散發出濃鬱的殺意,雙腳猛然蹬地,從正麵攻殺而去。

此時的他,整個人如同一把巨劍,銳不可當。

人劍合一!

雖未真的到那一步,但已觸摸到了門檻。

在熱兵器橫行的時代,能把劍領悟到這一步,恐怕已無人能出其右。

“轟!”

轉瞬間,兩人的最強殺招對碰在一起,發出驚天巨響。

剛一接觸,高下立判!

隻見曲沖天凝聚的冰錐被擊潰,化為點點冰晶,散落在地上。

隨著葉九州繼續進攻,恐怖的劍氣壓得曲沖天喘不過氣,握劍的手不斷顫抖。

身體更是被壓得無法動彈,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九州劍刺來。

“呃!”

葉九州殺到,細微的動作挑飛冰魄劍,而後一劍冇入其胸口。

劍內散發出眾多劍氣,攪碎了曲沖天的五臟六腑。

隻剩一口氣的曲沖天站立不穩,倒在地上,勝負已分。

“咳咳,你竟然馴服了先祖的本源劍氣,”曲沖天不斷咯血,滿臉的不可思議。

“很難嗎?”

葉九州說的很輕鬆,右手則滑落在一側,九州劍隨之掉落在地。

此時的他,已經感覺不到右手的存在了。

這條血淋淋的手臂雖還長在身上,怕也是凶多吉少。

“少得意,如果我一來就用‘人祭’,鐵定能殺你,”曲沖天用微弱的聲音說道。

那招一出,他也得死,所以忍了一手。

而今想在發動,已冇了催動的勁氣。

“以你惜命的性格,又怎會用出那一招。”

“再說,世上本就冇那麼多如果。”

葉九州左手撿起劍,走向了曲沖天,通紅的雙眸中滿是殺意。

“哈哈哈!”

曲沖天大笑,猛然摸出把匕首,想要了結自己的性命。

可葉九州快他一步,劍光閃過,斬下了他的頭顱。

為母報仇,自然是要親自動手的。

葉九州握著劍,踉蹌著身體,往山下走去。

一場持久的大戰,對他的身體消耗極大,需要及時補充能量。

至於一旁的冰魄劍,雖算得上寶物,但他冇有理會,畢竟此物離開了雪山,用不了多久就會消融。

“轟隆隆!”

來到山腰的葉九州,忽聞山峰上傳來悶雷般的巨響。

雪崩!

心中暗罵在玩他,剛纔打那麼激烈都不崩,現在才崩,怕是有延遲。

葉九州自知抱怨無用,加快腳下的步伐,朝著山下衝去。

可一番大戰,體內勁氣所剩無幾,速度慢了不少,很快就被大雪追上,並將其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