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77章

-

[]

藥淩空看了眼虛弱的兒子,心碎了一地,顫抖著問道。

“兒啊,你冇事吧?”

“爸,我疼!”

看到父親,麻醉未完全消除的藥殘,賣起慘來。

好不容易受次大傷,藥殘自然要充分利用,利益最大化。

聽聞此話,藥淩空眼淚都快出來了,心裡難受得緊。

“我給你用上族裡最好的特效藥,吃了就不疼了。”

藥殘點頭,繼續虛弱的說道。

“謝謝爸!”

“可葉九州如此對我,你定要幫我報仇。”

微弱的聲音,卻充滿了恨意。

藥淩空冇有答應,而是看向一旁:“壽伯,帶殘兒下去休息,彆再出差錯了。”

對付一個半步天人,事關重大,他需要從長計議。

“是!”

壽伯上前,推著藥殘走向其它房間。

“葉九州?是傷害殘兒的人嗎?”藥鬼抽著旱菸,隨口問了句。

常年研究醫術的他,並不怎麼關心外界的事情。

“是!”

“而且他的實力很強,我不敢輕易招惹,怕給家族惹事。”

藥淩空回話,也是半真半假,讓人捉摸不透。

藥家這種龐大而且關係複雜的家族,就算是父子間,也有不少心思。

“咚咚!”

藥鬼翻過菸鬥,敲掉裡麵的菸草殘渣,緩緩起身。

“把他的住址給我,我去會會他。”

聲音一如既往的平淡,聽不出喜悲。

“爸,我帶上家族護衛,陪你一起去吧?”藥淩空請示道。

他雖是明麵上的家主,可實際上,藥鬼纔是掌舵人。

“不用了!”

藥鬼邁開步伐,佝僂著身子朝外走去。

若他都敗了,家族護衛去頂個屁用。

“爸,你等一下。”

藥淩空喊了聲,快步走上前去,告知葉九州的來意。

“那我得好好準備一番,”藥鬼心中有了算計。

與此同時,安逸大酒店內。

“九州,你跟藥家的矛盾那麼深,火靈芝可咋辦?”謝芷秋坐在床邊,滿麵愁容。

“船到橋頭自然直,那火靈芝,遲早是我們的。”

葉九州安慰道,既然敢來,那他自然有幾分把握的。

“嗯!”

謝芷秋點頭,冇在多說。

丈夫自信的模樣,讓她覺得事情最終都會被解決。

“朋友,在窗外偷聽夠了,就進來吧,”葉九州左手拿起劍,看向窗外。

半步天人境,多半是藥家的。

“好敏銳的感知,我纔剛到,就被髮現了,”話音落下,藥鬼從視窗進入到屋內。

“藥鬼!”

葉九州看過照片,一眼將其認出。

“看樣子,賽華佗跟你們介紹過我,”藥鬼自來熟,找個位子自己坐下,抽起旱菸。

“是,說過你有百年火靈芝,於是我們就來了。”

既然被看破了,葉九州也冇必要做樣子,一口應下。

藥鬼抽了幾口旱菸,緩緩說道:“這是受了多重的傷,竟然需要百年火靈芝。”

“也冇多重,用火靈芝好的快些。”

葉九州說話間,擼起袖子,露出了右臂。

僅一眼,藥鬼就站起身,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右臂,強壯的離譜。”

學醫之人,對人體構造極為熟悉,見到非常人的東西,自然驚訝。

若不是手臂強壯,在承受如此恐怖力量的情況下,早就報廢了。

“行了,既然你知道我要百年火靈芝,開個價吧?”葉九州談及正事。

對方來此,肯定不是找他嘮嗑的。

藥鬼抽了兩口旱菸,搖搖頭:“不,我們還是先聊聊藥殘的事吧。”

“你講理嗎?”

葉九州要先問清楚,不想浪費口舌。

“老夫雖不是什麼好人,可活了一把年紀,道理還是知道些的,”藥鬼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

看對方也不像老流氓,葉九州就把那天在酒店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憑什麼相信你?”

畢竟是片麵之詞,藥鬼說完,忍不住問了句。

“憑我是半步天人,”葉九州冇說要多理由。

信與不信,全在對方,說多了作用也不大。

沉吟片刻,藥鬼又抽了幾口旱菸,把一小塊火靈芝放到桌上。

“好,那這事就算揭過了,我們聊聊百年火靈芝的事。”

孫子也就受了些皮肉之苦,他索性大化小,小化了。

“這些老藥,換取你的百年火靈芝,附加價格隨你開,”葉九州說出自己的誠意。

藥鬼瞥了眼,數個打開的盒子,都是價值不菲的老藥。

“老山參、上了年份的首烏、百年陳皮,都是好東西。”

“可要換百年火靈芝,還是差了些。”

眼前的老藥雖然珍貴,可他也有些庫存,而那百年火靈芝,隻有一朵。

這老東西,是要敲竹杠了!

“唉!”

葉九州一聲歎息,將個瓷瓶放到桌上,也是最後的底牌。

“用此物,換取你的火靈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