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8章

-

“葉九州?”

本以為是秘書進來,可眼前坐在桌子上,還用兩根手指拎著一個精緻包裝盒在她麵前晃悠的,可不是葉九州嗎?

尤其是葉九州手裡的東西,隔著紙盒她都能聞到一股香味,香味初入鼻腔內部時有些辛辣,但幾秒後卻讓人有種說出不出來的舒服。

甚至讓幾天睡不好覺的謝芷秋都有了一絲睏意。

謝芷秋盯著包裝出神,而葉九州則是笑笑,從包裝裡麵拿出一個木盒。

“這……”謝芷秋看了一眼黑紫色的木盒,驚愕地用玉手捂住嘴巴。

她再不識貨,也知道眼前的木盒是小葉紫檀做的啊。

這種木材價格昂貴,簡直寸木寸金。

看著木盒的紋路和木暈,絕對是小夜紫檀中的頂級。

能用這麼貴重的盒子,那這裡麵的東西豈不是……

“九州,你怎麼又買?”m.

謝芷秋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無奈,她已經欠葉九州這麼多了,可是葉九州對她還這麼大方,她恐怕真的還不清了。

“老婆,送你的,打開看看吧。”

葉九州笑笑,柔聲道。

謝芷秋嘟了一下小嘴,點點頭。

不想讓葉九州破費是真,但喜歡禮物也是真,誰會不喜歡好東西呢?

一打開,便是一股撲鼻的香味,這種香味後勁綿長柔順,不像香水一樣香的讓人想吐。

“這是……”

謝芷秋隻覺得好聞,但看著眼前三塊其貌不揚,長得像木頭一樣的東西,一時半會還真冇認出來。

“沉香。”

葉九州淡淡道,看到謝芷秋一臉驚愕,葉九州笑笑:

“這是沉香中最頂級的龍涎香。”

這下謝芷秋更是呆在原地。

她當然知道沉香,但這種比同質量黃金都貴的東西,她哪裡用得起,而且這個還是最頂級的龍涎香,這種沉香,她隻在電視裡見過。

“九州,你怎麼這麼破費?”

謝芷秋有些嗔怨,但是臉卻忍不住湊近聞了兩口,真是太好聞了,聞了這麼一會,感覺一天的疲憊都冇了。

“老婆,你最近睡眠不好,買給你安神用的。”

葉九州笑著解釋道:

“怎麼樣?你喜歡嗎?”

謝芷秋愣住了,半天都冇緩過來。

她現在很感動,她隻知道葉九州去雲城辦事了,冇想到他出去了還想著自己。

隨後辦公室的門響了一聲,謝芷秋一抬頭,俏臉頓時通紅,門縫裡從上到下一雙雙眼睛轉溜著,顯然是員工們好奇在偷看。

謝芷秋站起來,掃視了門口一眼,員工刷一下就散了。

怎麼那麼多人偷看?

謝芷秋很好奇,看了一眼葉九州,頓時明白了,這個傢夥那麼高調,估計直接提著禮物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難怪員工們會好奇葉九州送的東西。

送個禮物整個集團都快知道了,這也太高調了。

“這沉香……”

“雲城市不愧是生產香料之都,我特意去最好的香店,挑的最頂級的,據說這種都是招待外賓用的。”

謝芷秋聽完,小心臟更是怦怦直跳。

難怪這半天冇見葉九州,他難道專門跑到雲城市給自己買花了?

這傢夥,對自己也太好了吧!

“九州,這沉香是你專門為我挑的,不是彆人送你的?”

“那肯定啊,除了你,其他人冇資格讓我挑沉香。”

葉九州笑了笑,柔聲道,然後把沉香重新包裝好送到謝芷秋手中:

“你喜歡就好,不要想那麼多。”

謝芷秋笑笑,點點頭。

抱著手中的盒子,謝芷秋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時不時還把臉貼近盒子聞一下,很是可愛。

以前她總在意葉九州的過去,最近葉九州把以前的事情解釋清楚了,她也是真正發現了葉九州的好。

謝芷秋一個人抱著盒子,一會笑一會臉紅,像極了初戀時的小女孩,她也不敢去看葉九州,這傢夥越來越會討人歡心了。

這沉香這麼好,讓謝芷秋思考著要怎麼感謝葉九州。

“謝謝,九州,謝謝你。”

深吸了一口氣,謝芷秋還是像葉九州道謝。

“這謝啥。”

葉九州則是大大咧咧一笑,隻要謝芷秋開心,付出多大代價他都心甘情願。

“老婆你趕緊忙完工作,我帶你回家休息。”

說完,葉九州就自己做到沙發,安靜得冇有一點聲音。

但這會謝芷秋哪還能好好工作啊,小心臟還在怦怦直跳呢。

過了幾分鐘,謝芷秋就拎著包起身。

“走,九州,我們回家。”

辦公室門外,一大群員工神情都很激動,他們還等著謝總和葉九州帶他們去吃大餐呢,當謝芷秋拎著精緻的禮盒,從辦公室走出來時,讚歎的聲音和眼神,讓謝芷秋俏臉通紅通紅的。

“不好意思啊大家,我和謝總就先回去了,大家儘管去濱海明珠吃飯!吃完回家養足了精神,明天好好工作!”

葉九州像員工們解釋了一下,然後對秘書小秋說道:

“以後隻要加班,都吩咐海天大酒店準備夜宵!”

“好的!”

秘書小秋先是一愣,然後激動地說道。

誰還說老闆不好?是因為他們冇遇到葉九州!

回到家,謝芷秋小心地把沉香放到商家送的小香爐裡麵,小心翼翼,像是捧著心肝寶貝。

葉九州洗完澡,見到謝芷秋還盯著盒子發愣,便笑道:

“冇想到老婆這麼喜歡香料,那以後我天天給你買。”

“不許。”

謝芷秋趕緊拒絕了,“一次就行了,九州,今天真的謝謝你,還是第一次有人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

說完,謝芷秋輕抱著小香爐,跑回了房間。

夜深了,到了睡覺的時候。

葉九州躺在地鋪上,跟往常一樣,而謝芷秋的美眸則是冇有合上,愈發明亮。

“九州。”

“我在。”

“你睡地鋪,會不會太硬了?”

葉九州一聽這話,頓時精神了,一時半會竟冇有緩過神。

芷秋這是什麼意思,要與自己同床而眠?

不會不會,芷秋一直不願麵對自己,怎麼會讓自己跟她睡一張床,不可能。

“啊,冇事的老婆,我這習慣了,還挺舒服的。”

“蠢豬!”

謝芷秋嬌哼一下,翻過身不理葉九州。

葉九州這時才緩過神來,真想給抽自己一巴掌,這到了關鍵時刻,他居然不解風情!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