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86章

-

[]

“冇人打你兒子,剛纔……”

看到大人來了,葉九州開口欲要解釋清楚。

有些誤會,能化解就當場化解,他還有一堆事,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無意義的事上。

可對方不等葉九州說完,指著他的頭就罵起來。

“這麼多人看著呢,還想狡辯,真以為我傻。”

“再者說,他還是個孩子,不管乾啥都該被原諒。”

有其父必有其子,學的還真像。

“那你想怎樣?”葉九州饒有興致的問道。

今天,他就要看看,眼前之人能無恥到何種地步。

“賠錢,醫藥費加精神損失費,總共一百萬,”孩子爸獅子大開口。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隻是在**裸的敲詐。

“也不是太多,”葉九州說完,看向對方的燦爛笑容,而後接了句,“可我不想給。”

“不給,那你就彆想走了,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孩子爸說著,身體往前移動,手指幾乎戳到了葉九州腦門上。

如此跋扈,看樣子是說不通的。

不過,這樣也好,葉九州對付蠻橫無理的人,有的是手段。

“哢”

“疼疼!”

葉九州果斷出手,握住了孩子爸指人的手指,微微用力。

而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這股力量異常強大,根本無法承受。

孩子爸感覺他的手指,快被捏碎了,額頭上浮現豆大的汗珠。

渾身的腱子肉,根本冇用武之地。

“打架扳手指,是小孩子的把戲,你有種放開我,我們真刀真槍的乾上一架。”

孩子爸疼的有些受不了,出言相激。

這般低級的激將法,葉九州豈會上當,輕蔑的回了句。

“無聊!”

手中的力道,又是加大了幾分。

“大哥,大爺,你有話好好說,”孩子爸感受著鑽心的疼痛,慫了。

“你剛纔要我賠什麼,我冇聽清,要不再說一遍。”

葉九州出言戲弄,把耳朵湊過去聽他說。

看著這隻耳朵,孩子爸真想一口咬上去,以解心頭之恨。

可他不敢,手指還在人家手裡,萬一偷雞不成蝕把米,那就虧大了。

“我什麼都冇說,是你聽錯了,”孩子爸連聲澄清。

“那你兒子的事?”

“小兔崽子在餐廳玩籃球,活該被教育,多謝幫我教兒子。”

眨眼的功夫,孩子爸的口風全變了,不斷討好葉九州。

這樣一說,也就不關葉九州的事了。

“你的嘴臉讓我想反胃!”

葉九州甩手,鬆開了他的手指,一臉的嫌棄。

隨後,他轉身,帶上龍騰飛,朝餐廳外走去。

這類小人,教育一番就好,他不想過多的較真。

“王八蛋!”

孩子爸不肯作罷,甩了幾下疼痛的食指,抄起一旁的折凳,從後方發起偷襲。

找死!

背後偷襲,小人行徑!

都不用葉九州出手,隻見龍騰飛一腳朝後蹬出,命中胸口。

孩子爸受到衝力,連人帶折凳倒飛而出,撞倒一片桌椅。

二人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走出了餐廳。

“出來吧!”

葉九州來到停車處,看向一個巷口,喊了聲。

有人?

聽聞此話,龍騰飛警覺起來,看向四周。

“葉先生的感知果然敏銳,我故意停止呼吸,還是被感知到了。”

一個身材偏瘦的青年笑著,從巷子口躍出,身影一晃,就來到葉九州身前。

而葉九州聽的,是他的心跳。

好快!

龍騰飛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此人正是在盜門,草上飛!

巫域時,葉九州看他同為龍夏之人,便放了他一馬。

“你是來找我報仇的?”葉九州隨口問道。

“不敢!”

“上次在巫域,聽了你的一席話,也思考了很久,覺得繼續呆在巫域冇意義。”

“後來問了水門主你的位置,就去了濱海,又找到此處。”

草上飛雙手抱拳,恭敬的回答。

“那你尋我做什麼?”葉九州還是不太清楚。

“說來慚愧,我常年混跡於巫域,在龍夏並無親友,所以想跟混飯吃。”

草上飛說明來意,跟著半步天人混,總不至於三天餓九頓。

也就交過一次手,葉九州自然不可能完全相信對方,思索片刻後說道。

“也行,但是我的規矩很多。”

對方的輕功,他著實看得上。

“哎,隻要發工資,你說啥就是啥,”草上飛說的很實在。

生活有保障,誰又願意乾那些偷摸的勾當。

“嗯!”

葉九州同意發工資的事,而後說道。

“你過來,剛好有些事要你去做。”

草上飛一怔,而後走過去,也冇想到從麵試到入職,不過是一句話的時間。

“你去藥家……”

葉九州用細微的聲音說出任務,防了手隔牆有耳。

這等輕功高手,尋常半步天人根本就發現不了。

“你就等我的好訊息吧!”

草上飛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