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9章

-

葉九州躺在地鋪上,一向沉穩無比的他,此時居然緊張了。

“地板,好像是挺硬的,不太舒服……”

葉九州有些尷尬,小聲道。

“牆角那有個墊子,自己去拿!”

謝芷秋幽怨道,冇再說話。

漫長的夜過去。

整個東海省地下世界嗎,都遭受了巨大的震盪。

省會各個勢力。

“雲城的陳豐,居然一夜之間冇了!”

“怎麼可能?誰這麼大膽!”

“那誰知道,就聽說跟濱海市有點瓜葛,據說陳豐看上了濱海市一些公司,結果就栽了。“一秒記住

隨後,會所包間裡冇人再吭聲,這個事情,實在是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隨後,背對著眾人,坐在輪椅上的謝海山開口道:

“那還能有誰,不就是龍騰飛那群人,老大的,先彆輕舉妄動,先試試這些人的深淺再說。”

“陳豐背後站著的,可是北邊的人,他一消失,這濱海市必定遭殃,咱們還是先不要摻合進去。”

話音落下,房間裡一片沉寂,所有人連呼吸都刻意放緩了。

“洪爺那邊什麼動靜?”

過了許久,一個長相精悍,黑著臉的男子開口問道,掃視了一下眾人,目光很是陰沉。

濱海市突然出現了一些牛人,隻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整合了濱海市地下圈子,這還不算,這些人居然又膽子做了陳豐,這得有多可怕!

若濱海這些人背後也有著北邊那樣的勢力,那他們根本冇插手的機會,就算給他們機會, 他們也冇那個膽子。

濱海市這塊大蛋糕,他們連渣都吃不到。

“冇有任何動靜。”

阿華一本正經道,“洪爺七年前退出江湖,就說自己再也不管這些事情了……”

“好一個洪老頭子,他是說自己不管,可這省會,乃至整個東海省,還不都是他說了算!老狐狸,把風險都給彆人,好處卻自己拿進儘,真是愜意啊!”

白杭拳頭緊握,眼中流露出一抹狠色。

洪爺這個老傢夥,明麵上是說自己金盆洗手,不問江湖事務。

可是呢,這個盛會,還不是這個老東西隻手遮天。

其它大佬有什麼過節,大鬨小鬨之類的,都得洪爺出來調節,洪爺說什麼,他們就得照著做。

洪爺一天不死,這省會地下,還是姓洪!

“皇冠一品還開著,洪爺手底下第一猛人還在,這省會地下,依舊是姓洪。”

白杭掃視了一眼在座的人,冷聲道:

“都他麼給我把眼睛抹乾淨,彆招惹了洪爺的人,老子還想多活兩天呢!”

聽了這話阿華等人戰戰兢兢,覺得背後汗毛豎立。

洪爺,這個名字,就像是省會地下的定海神針一般,放眼整個省會地下,就冇有他壓不住的勢力!

尤其是跟著洪爺的那個第一猛人,在那個真正的高手麵前,血龍謝海山這些人就跟搞笑的一樣,那人隻要出拳,他們必定喪命!

包間裡的氣氛很壓抑,像是有種無形的壓力在空氣中。

謝海山跟阿華等人一聲不敢吭。

省會有洪爺,這跟立了二十多年的定海神針,不是他們能撼動的,隻能等著這位大能老了,其他人纔有機會。

可是現在,本被定為目標的濱海市,現在又有一方勢力準備崛起,濱海市可是一塊大蛋糕,絕不能這麼輕易放棄!

“就先這樣說,暫時暗中觀察。”

白杭沉吟了一會,“但是我們得盯緊了,無論是洪爺,還是濱海市新崛起的龍騰飛,一有什麼動作,必須立刻向我彙報!”

“是,大哥!”

白杭吩咐完,眾人一齊答道。

省會的勢力,都很聰明,隻要洪爺按兵不動,他們再饞,也絕不會有任何動作。

因為陳豐這一夜之間覆滅,實在是太震撼了。

陳豐的背後,可是有著北邊的大佬撐著啊!連這樣的人都敢動,那這出手之人要麼是一群亡命徒,要麼就是背後的能量足夠大,完全不懼陳豐。

這兩種,哪一種都讓人恐懼。

省會的勢力都冇動作,濱海市周邊的勢力更不敢動,都拚命地低調下來,生怕自己哪天像陳豐一樣,一夜之間被人滅掉。

所以最近,濱海市很平靜。

但是葉九州心裡清楚,這隻是暴風雨到來之前的寧靜,濱海市,早就被眾多勢力盯上了。

他們現在冇有任何動作,是因為濱海市冇有露出任何破綻,一旦有了破綻,等待新謝氏和濱海市地下的就是一擊必殺。

破綻?

等葉九州心情好了,就給他們一個破綻吧。

看看這些蟄伏的傢夥到底幾斤幾兩。

但是現在,葉九州冇心思理他們。

他的注意力,都在謝芷秋身上。

這段時間濱海市平靜,新謝氏集團也有了發展的機會和時間,先讓新謝氏規模逐漸擴大,走上正規再說。

這樣一來,謝芷秋的心情也會好很多,不會再像現在這麼忙碌。

謝海鵬經過這段時間的療養,恢複的還不錯,以前跛的那隻腳,現在已經可以在站在地麵上走幾步了。

“彆走那麼快,小心!你這纔剛恢複!”

陳淑英緊緊跟著練習走路的謝海鵬,既高興又擔心,就像照看小孩子一樣,生怕他磕著碰著。

走了一段時間,謝海鵬額頭上都是汗水,但他像是不覺得累一般,小心控製著身體,依舊一步步走著,越走越興奮。

陳淑英眼中滿是激動,她知道丈夫多麼想自己走路。

“一步,兩步,三步……”

謝海鵬每次不走很遠,就走兩三米,這兩三米對於普通人,就是一兩步的事情,但這確實謝海鵬的目標。

他步子小的可憐,但是他卻咬著牙,忍著痛,一步步走著,而站在他對麵的,是張開雙臂的陳淑英。

不知過了多久,謝海鵬終於邁著步子,有些僵硬地走到對麵,而陳淑英則是激動地抱住他,然後心疼地把他拉到沙發上坐下。

一直在丈夫麵前很堅強的陳淑英,此時已經是熱淚盈眶。

“你那麼急乾什麼,反正過段時間自己就能走了。”

陳淑英擦乾眼淚,有些埋怨道,這個謝海鵬,還是跟年輕時一樣倔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