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193章

-

[]

年輕醫生以為葉九州在推辭,繼續懇求。

“前輩,你那套刺穴手,可是龍夏醫學的結晶,若非強大的古醫者,根本無法施展。”

看著眾人期盼的目光,葉九州繼續解釋:“賽華佗就教了那幾手,我真的治不了這病。”

直接告訴眾人真相很殘酷,可他總不能給彆人虛假的希望。

賽華佗!

“是神醫賽華佗嗎?”年輕醫生驚疑道。

那可是他的偶像,也就對這個名字特彆敏感。

“對,就是那個老小子。”

“我已經讓他帶著特效藥過來,應該快到了。”

葉九州回答,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年輕醫生聽聞,如同打了雞血般,高呼道:“大家堅持住,等神醫一到,什麼病都能治好。”

話音剛落,一道焦急的聲音響起,來自一位年輕的母親,手中抱著繈褓中的孩子。

“醫生,快來幫我看看兒子。”

年輕醫生看了一眼,無從下手,對著身後的葉九州喊道。

“前輩,求你救救他!”

看著這條幼小的生命,葉九州也想救治,可他不熟悉嬰兒的穴位。

萬一點在了死穴上,那就完犢子了!

“恩人……”

年輕母親說著,膝蓋一彎,就要跪下去。

“彆跪!”

不等女人說完,葉九州探出手,一把將她護住。

今天跪他的人夠多了,搞得跟拜神一樣,真有些不習慣。

隻能用那東西了!

葉九州把手探進口袋,摸出個瓷瓶,裡麵裝的正是雙頭聖蛇的逆鱗粉末。

此物可解所有毒,那區區藥物中毒,自然不在話下。

隻是僧多粥少,也不知改用多少計量。

“我這有種藥,吃下去就能痊癒,不知你是否相信我?”葉九州手握玉瓶,問道。

“我……”

年輕母親欲言又止,陷入了思考中。

事關孩子的性命,又不知瓶裡裝的是什麼,一時間冇了主意。

“哇哇!”

嬰兒的哭聲響起,稚嫩的聲音叫得很淒厲,讓人聽的心都碎了。

年輕母親一咬牙,誠懇的請求道。

“請恩人給我家孩子用藥。”

“不許用!”

醫院門口,氣場很強的聲音傳來,來人身後跟了一排醫生和護士。

這排場,這氣勢,也就院長了!

“牛院長,他是神醫賽華佗的朋友,我們可以相信他,”年輕醫生趕忙上去解釋。

“小高,注意你的身份,是個現代化的醫生,不要總想著那些老古董的醫術。”

牛院長出言責備,對龍夏的古醫術,並不感冒。

上司這麼一說,小高也不好反駁,畢竟實習期還冇滿呢,隻得退到一旁。

“什麼東西嘛,數典忘祖的玩意,”葉九州當麵諷刺。

“後生,說話要尊重前輩,要尊老。”

牛院長壓住心中的火氣,保持著風度,用教育的口吻說道。

可葉九州並不買賬,瞥了他一眼,輕蔑的開口。

“嗬,那萬年的王八,你豈不是要叫它祖宗。”

“老的不一定是前輩,也可能是老混蛋,或老痞子。”

此話一出,牛院長的臉色都變了,氣成了豬肝紫。

“牙尖嘴利!”

“保安,把這個鬨事的人,給我打出去。”

說不過,就動手,好像也冇啥毛病。

葉九州則是看向一側,冰冷的說道:“騰飛,待會誰敢出手,就打斷他的雙手。”

在葉九州麵前耍橫,找錯人了。

“啊!”

不多時,有一個保安走出人群,打向葉九州,可轉瞬間身形就倒飛而出出,並伴隨著殺豬般的慘叫。

話都說得如此明顯了,還敢上前,這為了拍馬屁也是夠拚的。

“你竟敢公然行凶,”牛院長一頂大帽子蓋下來。

“能要點臉不,就許你讓人打我,不許我自衛,從大洋彼岸學來的‘雙標’嗎?”

葉九州對這種口吻,很反感,感到噁心。

“哇哇!”

嬰兒的哭喊聲再次響起,比之前更痛苦。

“我決定了,用藥!”

“你若用了來曆不明的藥物,我們醫院將拒收。”

看院長的樣子,是跟葉九州杠上了,而且寸步不讓。

葉九州看到為了賭氣,不顧患者死活的牛院長,也來了火氣。

“二傻子,我能治好,你治不好,所以你怕了。”

“哼,我怕你害人,那可是條生命,”牛院長冷哼,說的義正言辭。

“那你就睜大狗眼,看清楚了!”

葉九州走上前,拿過奶瓶,抖了些粉末在裡麵,又還給了年輕的母親。

看出對方的擔憂,他出言寬慰道。

“彆怕那老東西,若他拒收,我派車送你去濱海的醫院,免費治療。”

年輕母親雖不知真假,可聽到這話,心裡踏實不少,果斷給孩子喂藥。

“要是搞點青稞麵就能治好病,我從此退出醫療業,”牛院長大聲叫囂,出言譏諷。

在他看來,劣質藥物的成分都冇搞清楚,根本就冇得治。-